2021年全省生产安全事故十起典型案例

★案例一★

鄠邑区107省道富村窑村村口“1·11”渣土车侧翻碾压较大事故

2021年1月11日21时许,西安市鄠邑区107省道富村窑村村口两辆重型自卸渣土车相撞,其中一辆重型自卸渣土车侧翻并与前方一辆载人小轿车碰撞碾压,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约324万元。

发生原因

田某驾驶改装的重型渣土车超载行经交叉路口,并闯红灯信号通过,与前方避让小轿车的李某驾驶改装的重型渣土车发生碰撞后,使李某驾驶的重型渣土车向左侧翻并砸压在梁某驾驶的小轿车顶部,造成事故。

主要教训

一是渣土车营运企业西安良善实业有限责任公司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对渣土运输车辆进行非法改装,对行业监管部门指出的问题整改不力,组织存在安全隐患的车辆上路营运,未按规定组织安全生产教育培训。

二是两辆渣土车驾驶员均存在安全意识淡薄,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规,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

三是渣土车所有人高某,非法改装车辆,对车辆管理不严,默许该车及驾驶人未经建筑垃圾处置车辆、驾驶员备案,承运工程渣土和弃土运输。

四是鄠邑区政府、航天基地管委会及城市管理、交通运输、公安交管、水务、拆迁安置等部门安全监管、检查不到位。对建设工程施工、建筑垃圾处置、非法改装车辆路面管控等领域专项整治、打非治违措施不力,事故预防工作不扎实。

★案例二★

神木市大柳塔“5·3”道路运输较大事故

2021年5月3日14时许,神木市大柳塔试验区东过境线3KM+820M处发生一起重型半挂车与小轿车相撞的较大道路运输事故,造成3人死亡,3人受伤。

发生原因

李某在未取得道路运输从业资格证的情况下,实习期内驾驶牵引挂车超载、违规上路行驶,在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控制,也没有交通警察指挥的十字路口,未停车瞭望,与高某驾驶的小轿车相撞,造成事故。

主要教训

一是重型半挂车所属企业山西金三顺物流有限公司安全主体责任不落实,驾驶员管理制度不健全,机制不完善。无道路运输从业资格证非法营运,车辆管理混乱,只挂靠、不管理,车辆动态监控使用不规范。

二是神木市东茂源洗选煤业有限公司员工安全教育不到位,源头治超责任不落实,长期存在超装过磅问题,导致超装超载车辆违规上路,事故车辆惯性增大,制动距离变长,增大了事故发生的概率和后果。

三是属地政府公安交管、交通运输、城建、能源等部门履行职责不扎实,路查工作威慑力不足,打非治超不深入、工作不到位,致使辖区内车辆非法营运、超员及重型挂车超载现象频发。

四是驾驶员安全意识淡薄,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规,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

★案例三★

眉县陕西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景区

“6·12”车辆伤害较大事故

2021年6月12日14时许,宝鸡市眉县境内陕西太白山国家森林公园景区大型普通客车从“天下第一索道”景点下行至世外桃源景点附近发生翻坠事故,造成3人死亡,7人受伤,直接经济损失440万元。

发生原因

客车驾驶员杨某为第一天上班的新聘人员,对道路情况不熟悉,在接送游客途中超速行驶、疲劳驾驶,并单手操作方向盘,导致车辆失控。

主要教训

一是陕西太白山旅游交通运输有限公司负责安全管理的责任人长期不在工作岗位,造成安全管理层断档缺位,落实风险管控措施不力,未定期组织开展安全风险评估和危险辨识。

二是未组织新聘员工开展岗前培训、跟班实习,新聘驾驶员不熟悉车辆性能和运行线路直接上岗。

三是未设置安全管理机构、未配备安全管理人员,分工笼统、职责不明确,监督工作不力。

四是景区管委会和属地政府旅游管理、交通运输等部门履行安全生产监督检查职责不到位,督促指导旅游市场重点时段、重点场所、关键环节安全风险评估和危险源辨识不深入、不细致。

★案例四★

榆阳区华瑞郝家梁矿业有限公司

“7·15”水害较大事故

2021年7月15日15时许,榆林市榆阳区华瑞郝家梁矿业有限公司30108综采工作面发生一起水害事故,造成5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1382.8万元。

发生原因

郝家梁矿业公司在未取得榆阳区能源局同意的情况下,擅自组织生产,作业中该地段煤层顶板覆岩结构异常,回采过程中顶板防塌、防沙、防水煤(岩)柱失效,采空区顶板局部抽冒,上覆含水层及地表水裹挟泥沙溃入工作面,导致事故发生。

主要教训

一是郝家梁矿业公司未严格执行监管部门要求停产整顿的监管指令,擅自决定在30108综采工作面带负荷调试生产。

二是煤矿安全管理混乱,未按规定设立安全管理职能部门,安全管理人员配备不足;煤矿技术管理机构不健全,采用购买服务的方式开展防治水工作,未配备防治水专业技术人员。

三是在30108综采工作面开采前未按照《煤矿防治水细则》第85条、86条的规定,对开采煤层上覆岩层进行专门水文地质工程地质勘探,并编制专项开采方案设计。

四是安全技术措施落实不到位,未安装矿压监测系统,在机头过渡架侧护板未安装到位的情况下组织工作面推采,防治水技术管理、工作面端头支护存在漏洞。

五是行业监管部门履行煤矿安全监管工作不到位,区能源局未对煤矿包抓工作进行具体安排部署,未对该公司责令停止生产的执行情况进行跟踪监管,驻矿监督员履职不到位,未发现、制止矿井停产整改期间擅自组织生产的违规行为。

六是榆阳区政府对煤矿安全监管工作督促指导不够,未及时解决榆阳区能源局技术力量薄弱以及驻矿监督员数量不足的问题。(未完待续)

(来源:陕西省应急管理厅)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