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颉庙:寂寞的繁华

上帝为你关上了一叶窗,必然会为你打开一扇门。白水之行,验证了这句话的神奇。

当车轮向着县城之北飞驰时,情绪仍然有些低落,总是把人和事想得太简单的我,又一次感受到了置身于复杂人海中的挫败感。车窗外层层叠叠的绿,在天高云淡的背景下,像一幅梦里的画,在宁静的山路上移动。城市的喧哗,人群的扰攘,越来越远了。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车停在一片古旧的建筑前,得知这就是传说中的仓颉庙,我们不免有些吃惊。

大凡认识汉字的人,恐怕没有几个不知道仓颉的,包括那些慕名而来的金发蓝眼的老外。在汉字越来越国际化的今天,人们越来越认识到,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古圣先贤的睿智聪慧。仓颉,这位汉字的创造者,所发明的不仅仅是一些寓意深刻的象形文字,更开启了人类文明史艰难而辉煌的第一步。“文字始祖”的尊称,表达了人们无限的敬仰。清明祭奠黄帝,谷雨拜谒仓颉,是我国自汉以来流传千年的民间传统。

然而,与黄帝陵之大气磅礴不同,眼前的仓颉庙,像一个满肚子故事的老人,历尽沧桑。如果不是讲解员细致生动的介绍,我们怎么也无法想像它已有1800余年历史,是国内唯一仅存的纪念文字发明创造的庙宇,被国务院正式列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座北屏黄龙山,南临洛河水,占地17亩的古建筑群,在东汉延熹五年(公元162年)就已颇具规模了。庙内现存有以元、明、清为主的古建筑,精美壁画19幅,珍贵碑刻16通,尤其珍贵的是被专家誉为“绿色国宝,活着的文物”的四十余棵千年古柏环绕于庙,与山东曲阜孔庙、桥山黄帝陵之古柏群并称为中国三大古庙古柏群。

正对庙门的青砖照壁之上,有一幅方形砖雕,上面的图案被一片黄泥巴糊住。心里正暗暗叹息着,不知道是谁居然如此胆大,敢这样破坏文物?聪明的讲解员,马上就解开了心中的疑团,原来,砖雕里面的动物叫独角兽,是古代传说的瑞兽之一,传说它能明是非、辨曲直,凡遇到歪斜不正,背德使奸者,就会用头上尖尖的独角去顶,所以,古代的法官都用它作为服饰或执法器械的图案。可这位神兽执法过于严格,连象征着阴郁的乌云也在被其顶触的范围之内,所以,每当天旱时,乡亲们就用泥巴将它的眼睛糊住,这样就能够云聚雨生,以解旱情;而当天涝时,乡亲们又将它身上的黄泥巴清除掉,希望能够借其的神力将乌云顶散,从而风调雨顺。

正说话间,同行的朋友已从照壁上的小门洞里进出了一趟。与传统的影壁浑然一体隔绝人视线的造型不同,这个小门洞也是仓颉庙的特色之一。传说这也有两层含义:一是当地百姓希望借这个小门洞,让好风水能源源不断的流向家乡;二则让庙里长眠的圣人能够透过这道门洞,看到后人的生活、活动,同时也希望将仓颉文化及仓颉精神通过这道门洞一代一代弘扬与传播下去。

还没有真正进入,单单在庙门外,我们就已经被这些传说深深地吸引,心情也豁然开朗。

进得庙门,眼睛好像不够用了。我们又想去看看映入眼帘的形态各异的古柏,又被山门内两侧的东西戏楼吸引,顺着讲解员的手指看去,那墙壁上一块块精美的砖雕,又令人不忍移开眼神。“鹿鹤同春”、“麟凤齐寿”、“麟凤兆福(蝠)”、“鱼龙化变”……每一块小小的砖雕,都蕴藏着一个个古老的传说,蕴藏着老百姓最朴素最直接的期盼。因为传说中,仓颉长着四条眉毛,四只眼睛,人们为了纪念他,特意搭建了东西两个并列式的戏楼,让仓颉两只眼睛看东戏楼,两只眼睛看西戏楼。呵呵,如此看来,此庙的设计者,想的还真是挺周到啊。

仓颉庙内的另一大奇观,就是造型各异的古柏了。距今三千二百年的“喜鹊登枝柏”;在距今四千多年的柏树怀里,长了一千多年的槐树——“柏抱槐”;距今两千六百年,“扁枝柏扁枝扁身扁杈杈”的“扁枝柏;距今三千多年,谦卑忠诚,坚决不进庙来的“不进柏”;还有距今已五千余年,与轩辕黄帝陵的黄帝手植柏相媲美的“仓颉手植柏”……仓颉庙的古柏群,不但是历经沧桑,更是千姿百态,妙趣横生,每一棵树都有其独特的传说和特性,都是不可复制的历史资源。

在古柏环绕中的仓颉墓门上,“通德”、“类情”之横额,喻意仓颉造字“能通天地之德、可类万物之情”,是对仓颉造字最精炼的诠释。陈列在仓颉庙前殿里的《仓圣鸟迹书碑》,上面仿若图画的28个字,就是当年仓颉所造象形文字的原形,这些古老的文字,像一串神秘的符号,记述了黄帝与炎帝联合中部和东部诸部落,筹谋与蚩尤开战,并一举打败蚩尤及庆祝胜利的过程……有人说,这篇鸟迹书碑堪称华夏民族第一篇用文字记载的史记,而我们觉得,作为文字工作者,学习一下仓圣人的简洁凝炼也很有必要。

走着,看着,听着,时间仿佛在这里停止。这里的每一块砖雕都刻满传说,每一棵古树的枝叶都长满故事,那些凝聚着智慧的古老文字,记忆着历史的繁华,从远古款款而来……这个寂静的古建筑群里,呈现的是传统文化的盛筵。

思绪忽然飘得很远。

传说,为了表彰仓颉造字,老天爷专门下了一场“谷子雨”,意为恩泽大众。从此,谷雨时节拜仓圣,就成了民间习俗,千百年流传至今,这是古人感激仓圣造字最朴素最直接的表达。而在文化日益繁荣的今天,与厚重丰富的资源不符的,是这里的清冷寂寞,这是一种令人心痛的忽视。

或许由于经济原因,使这个文祖圣地未能得到很好修缮,庙内外建筑油漆斑驳,许多壁画砖雕已经不易辨认。

据工作人员介绍,即使是旅游旺季的仓颉庙,日平均接待旅客也不到五十人。因为距县城三十多公里,附近也没有宾馆、超市等生活设施,游客都是匆匆而来,急急而去。

而相应的宣传推广似乎也不到位,试问有多少游客知道,仓圣的故事和他的归宿?

在全球汉字日益升温的今天,旅游业蓬勃发展的大局之下,有如此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却不能好好利用,岂不是太可惜?

我们期待,有更多的有识之士把关注的目光投向这里,真正行动起来,让仓颉的故事,仓颉的精神,仓颉的风骨,一代代传承下去,发扬光大。让这块中国文人向往的灵魂圣地,重现光彩!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