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冬灌那个站

耿林博

在二黄流曲总站工作过的老职工,提起2001年的冬灌,都会脱口而出:“越野车拉树根破冰,去掉拦污栅,大轮毂砸冰……”这些经历诉说着当年冬灌的艰辛……

“小麦不冬灌,产量减一半”。这是灌区群众多年的实践经验。2001年是二黄由工程建设转为灌溉管理的第三个年头,群众对冬灌的认识没有那么深刻,全局的工作重点是发展良性的灌溉市场。那年冬天连续低温,渠道结冰,冰块壅塞渠道,堵塞前池拦污栅,泵站机组被迫停机,开停机频繁,工作从来没有如此艰辛过,但大家都明白,如果选择了放弃,失去群众的信任,那么两年来入户宣传所打下的灌溉市场将前功尽弃。

2001年12月1日,冬灌拉开序幕。次日开始大降温,气温降到了零下10摄氏度,这样的低温天气持续了半个月,河道大面积结冰,随着机组把冰块从河道抽到大渠里面,围着这些冰块又一层一层地结着新冰,渠道里的冰块越来越厚。顺着三合站北干渠望去,犹如一条白色玉带,严严实实地覆盖着渠道,看不到一丁点水面。

北干渠上游系统都是在北干渠侧向取水,冰块随着水流沿着北干渠一股脑儿直冲下游最末端的流曲和刘集。到了刘集和流曲分水口,由于节制闸控制水量的原因,进入刘集分干的基本都是藏在大冰块下面的水,漂浮在水面上的冰块最终涌入到流曲系统的三合站前池。

我当时在流曲和王寮站担任总值班长,王寮站由于侧向取水,冰块对抽水影响不是很大。而流曲站前汇集了从南郭站后六公里分干渠涌来的冰块,再加上流曲站是系统内的枢纽泵站,为了保障整个系统正常运行,我们必须全力克服冰块造成的困难。

冰块来的第一天,我和值班人员捞了半个小时后,体力明显跟不上,一班只有两个人,还要在机房里面值班,顾此失彼,根本应付不过来。工作没有经验也谈不上有什么预判,面对突发情况,为了保障运行安全,我迅速向当年主管机电的副站长王晓汇报了情况,同时采取临时措施把机电运行班改成了两班倒,一班三个人,室内两个人,剩下的那个人和我在前池打捞冰块。王副站长到现场后告诉我得赶快找人:“你们几个根本不行。”起初一班雇了两个人捞冰,后来冰块越来越多,人手根本不够用,又联系群众前来帮忙。就这样前池漂来多少冰块我们就打捞多少,捞不过来时就用铁耙击碎,让它能顺利穿过拦污栅,尽量减少冰块堵实拦污栅阻水的情况发生。

在前池捞冰的过程中,不时能听到机房此起彼伏的电机启动声音,一听到这个声音,神经都紧张了,凭着少有的经验,这是哪个流道又让冰堵实了。当停机后拦污栅前水流压力减小了,冰块这时也好打捞许多,等流道进水畅通后,又重新开启这台机组,最多的时候一天开停机30多次。就这样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机组在拦污栅堵实后停机,打捞干净后又重新开机。

第二天出了站门走到分干渠前,看到渠道白茫茫的一片全是冰,我的心情又沉重了许多。我们继续投入战斗,大约过了两三天,形势越来越严峻,局里便下派了一些领导和机关人员来协助,到现场后大家立即投入到和冰的战斗中。我们先是听说领导在越野车后面绑了一个大树根,在北干渠来回拉着破冰。当时主管灌溉的副局长李全盈带队来到我们站,让人找了个大汽车的轮毂,用一根绳穿过,两边人站在前池两侧各抓一端,提起来又落下,狠狠地向拦污栅前池的冰砸去,我感觉这一猛砸把我心里多天来连续作战的无助感全部砸没了,又对破冰充满了希望。

然而,砸得胳膊、手都酸疼发颤,几乎没有力气再抓绳,但效果不大,就停了。到了晚上冰块壅塞更厉害了,领导们又开始研究新方案,就有人提议把拦污栅拔了看一下效果。当时大家都没经历过这么大的冰,也算是摸着石头过河,说干就干,加上五六个群众,很快四个拦污栅相继被拔上来了,李全盈更是身先士卒,全程参与,极大地鼓舞了我们这些后辈们干事的劲头。随着拦污栅拔掉以后,冰块大量涌向进水池,不一会儿便造成机组出流大幅度衰减,不得不切换机组。由于冰块进入泵壳,机组也开始振动起来。折腾到凌晨,这样的方法行不通,最后不得不把拦污栅又全部放下去。当时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大冰块卡在了出水阀下面,造成出水阀一关闭就有问题,无法正常开停机。值班人员便在库房找来了喷灯,烧了半个小时左右冰块融化完了,设备才恢复正常。

这样又持续了好几天,气温始终没有回升的迹象,经局务会研究最终还是停机了。

从开始灌溉到结束,大约持续了十几天,当时流曲总站从上到下,每个人都鼓足了干劲,无论是机电、调度还是管水人员都是全天坚守在工作岗位,“饥一顿饱一顿,满脸胡茬”是当时每个人的真实写照。

现在回想起来,正是当年留下的优良作风,才成就了流曲多年来一直保持第一大系统的优势。正如当时某位领导说的“这次灌溉锻炼了我们的队伍,考验了我们的设备”;也正是这次的不放弃,才使灌溉市场高歌猛进,蓬勃发展,为灌区连续多年引水量全省第一打下了良好基础;更是这次冬灌顶得住,豁得出,干得好,锻炼了干部职工能征善战的铁脊梁、宽肩膀,才造就了一批能打硬仗的管理员和机电总值队伍,如今的他们都陆续走上了领导岗位,也应了单位内部流行的一句话“流曲是个锻炼干部的好地方”。

(作者系渭南市东雷二期抽黄工程管理中心员工)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