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渭南丨渭南南线东下巡礼

刘高潮

渭南,一座既古老又年轻的城市。古的是新、旧石器时代就有人类活动,新的是渭南已成为发展中的明星。主城区坐落在渭河下游南岸,四周一马平川跑到潼关,黄渭洛三河汇聚华山北麓,华夏文明之根,文化遗存十分丰富。

渭南独占天时地利人和,东临晋豫,西望长安,南倚秦岭,北连铜延山地,是“三秦要道,八省通衢”的陕西东大门。陇海铁路、西郑高铁、连霍高速、西禹高速横穿全境,交通十分便利。80万年前的蓝田人、大荔人最早在这里繁衍生息,以华山为基的华族部落,创造出丰富的老官台文化,泉护村的文明之光,照亮了华夏民族的族源之地。这里人杰地灵,贤哲辈出,是字圣仓颉、酒圣杜康、史圣司马迁、廉圣杨震的故里,又是爱国将领杨虎城、著名外交家潘自力、地质学家和古生物学家杨钟健、水利学家李仪祉的家乡。

渭河下游两岸,沃野良田百里,自古为陕西粮仓。清澈的湭河水穿城北流入渭。煤、电工业能源丰富,粮棉产量居全省之首,物产十分充裕。同州西瓜,赤水大葱,富平九眼莲、石雕,澄城黑瓷,蒲城椽头蒸馍,合阳面花,华州皮影,华阴老腔等,为中省地标产品和非物质文化遗产,千百年来造福人民。

沿310国道即渭南南线东行,跨越第一条南北河流赤水,是临渭与华州区的界河,赤水将山塬分成两爿,相传周处在此斩蛟,将河水染成红色。据考1700年前,西晋元康九年(299年)氐族首领齐万年10万叛军造反,大将周处率兵在此与其大战七天七夜身死,遏制了西祸东移,河水变红,留下赤水古镇。水上有座古桥,清康熙六年(1667年)被山洪冲毁,重修为九眼龙头螭尾石桥。道光十二年(1832年)又一场山洪卷起沙石,将石桥淤平,再建时为省工省时,挖出石桥桥面,在上接建拱桥九孔,老桥深埋地下,后世无人知晓。到了改革开放,人们在河心淘沙取石,老桥终见天日,形成桥上叠桥奇观,今为国家重点保护文物。

桥西南一公里是革命旧址——赤水职业学校,为陕西早期共产党人王尚德1922年9月创办的地下交通站,担负着在陕传播马列主义的大任。在此诞生了陕西第一个党团支部,使渭南燃起“交农”运动的熊熊烈火。

渭华起义军指挥部驻扎的高塘小学旧址,如今建成革命纪念馆,陈列着起义领导人刘志丹、唐澍和革命军、赤卫队用过的枪炮、梭镖、服装、徽章、军旗、办公用具以及相关书籍、资料等革命文物;巍巍的纪念塔下,安葬着先烈的灵骨,这里已成了红色旅游胜地。

车到华州城,一座金碧辉煌的牌坊映入眼帘,它是明万历皇帝为旌表华州影响国史走向的三大名人之一郭令公所建,门额一边是唐代宗赞誉“功盖天下”,另一边是唐肃宗美言“再造唐室”。进城走老西关街,是二大名人郑桓公的旌功坊和墓地纪念园,他2800年前建古郑国,庇护太子,经略有方,舍生赴死保佑平王开立东周,留下今天的柳枝“王宿”遗迹。第三大名人寇莱公寇准(今属临渭),他耿介刚直,指挥宋军挫败了20万辽兵南侵,使其签订澶渊之盟,换来北疆百年安宁。莱公牌坊原在华州西门外柳溪,可惜今已不存,仅留下坊北侯坊古镇地名。

唐华州城东西十余里,南北4公里,三面环水,南靠五龙山,是皇家避暑胜地。西5公里为西溪湖,北有方圆15公里天鹅池,东为汀湖湿地,当年国家水上运动如端午龙舟赛等均在溪池举行,唐昭宗驻跸华州两年有余。华州一直是关中东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中心,唐代号称东出长安“通化门前第一州”。

华州城东4公里处是巍峨的少华山,据《山海经》记载,因其小于太华山得名。《封神榜》中描写的少年英雄雷震子,哨聚于山东龙凤岭杀富济贫,留下遗迹龙凤祠——永庆寺。《隋唐演义》中,王伯当义军在少华山安营扎寨,修建了山上的跑马岗、饮马池和石门寨,至今故址犹存。《水浒传》一百单八将第一条亮相好汉九纹龙,庄园就是山前司(史)家村,园下的长寿坡底,史大郎习武的手植槐今粗两米有余。少华山演绎出诸多波澜壮阔的史卷,皇家多次建宫祭山,唐昭宗封其“佑顺侯”,宋神宗封其“丰润候”,祈福佑民的少华宫旧址依稀。山中森林茂盛,植被苍翠,水源丰沛,是人们休闲旅游养生的好去处,现已建成国家森林公园。

经古人类遗址泉护村,转过“华封三祝”古台往东,是华阴最西的罗敷镇,它是秦东的交通枢纽,商洛山货特产在此下山,渭北粮油果棉在此集散。镇以罗敷扬名。勤劳智慧的罗敷女,“耕者忘其耕,锄者忘其锄。”华州郡守一见动心,以金钱享乐为饵,诱罗敷给他作小,被忠于爱情的罗敷痛斥。这个发生在陌上桑间的故事,表现了劳动人民不嫌贫爱富的传统美德。此后才有了罗敷山、罗敷水、敷水驿站,大诗人白居易、元稹、韩翃都曾歇脚,并留下诸多逸闻趣事。

车子东下慢上古镇“桃下”,传为夸父追日,不舍昼夜,渴死在邓林,手杖落地生根,化为一片桃林。潼关塬史称邓林塬,民叫桃林塬,古镇因位于塬西坡之下得名。

抬头,到了拔秦岭而起的华山,它壁立千仞,直插云天,五峰状若莲花,山以花名。华山景区,西有衔环结草,杨宝救白雀的仙峪,东有黄芦子采药修炼升仙的黄甫峪。主景五峰仙气缭绕,道观星罗棋布,汉唐公主多在山谷结庐习道,华山论剑别开生面,被道教命为四大洞天。山前玉泉院为老祖陈抟始建,亭台楼阁回廊勾连,翠柏榔榆泉湖潋滟,是北方园林的典型代表。山下西岳宫黛瓦红墙、金碧辉煌,自汉武帝始建,历朝历代多有修葺,楼台亭阁、石坊大殿保存基本完好,号称“五岳第一庙”。院内两千年来文物收藏丰富,古木碑石比比皆是,又称“陕西故宫”“关中小碑林”。

登上华山北峰云台远眺,东北方潼关雄楼隐隐约约,黄渭洛三河交流浩浩荡荡;西北望八百里秦川田畴似畦,城镇高楼林立,眼前一片好风光。这如诗如画的仙山胜景,是渭南人世代创造的人间奇迹,组成黄河文明不可或缺之一部分。站在潼关港口,面对滚滚而来的黄河触关东下,现代公路铁路大桥伴随着车龙鸣笛,伸进了烟水茫茫的山西风陵渡口;十二连城的山塬,在莽苍中挽起河南灵宝三门峡主库区的水天……踞关思河,三千年的硝烟兵祸已经散去,无垠的河面上偶尔漂流的游船还在激流中弄险,不由人耳畔就回响起黄河船夫曲、船工号子、皮影老腔、碗碗腔、曲子、乱弹、东路梆子大调,既激越震撼,又清雅婉转,至今仍在渭南大地流传!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