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小虎丢了

渭南日报 记者 毕云丹

6月8日,时光还和往常一样,只是这一天多了些雨水。

午饭过后,程珂佳习惯性绕着校内缓缓踱步,时而趴在窗户上看看班里的孩子是否都正常休息了,时而环顾一下学校,看看有没有其他异常,确保一切正常,她才能够安心休息。当她的脚步刚接近学校监控室时,听到里面有人嘁嘁喳喳,语气急促,情绪略微有些焦躁。

“发生什么事了?”停下脚步,推开监控室的门,程珂佳走了进去。监控室内,四(2)班班主任和后勤黄老师正在忙着查看监控。

“马小虎早上没来,打电话家长说已经送到学校了。”听到这,程珂佳的心先是一紧。随即循着老师的指引找到监控中的马小虎,发现,他确实未进校门。

监控画面内,马小虎家长把他送到学校门口,直接转身走了,而马小虎此时并未进校门,而是绕过值班老师从老师身后往西走了,再往西就进入学校监控的盲区。

马小虎丢了。

从早上7点多到中午1点多,这孩子去哪了?发生了什么事?他出去干什么?所有担心和疑虑一股脑涌向程珂佳。

“第一时间给家长打电话了吗?”她问班主任。

“我见他平时肯迟到,想着再等会,后来一个学生肚子疼急忙送中医院检查,把马小虎遗漏了。”老师满眼婆娑地回答道。

“一路向西,一路向北,一路公园、厕所、池塘、网吧,一路往孩子回家的路上找,沿途联系交警、商家、加油站、查看一切可看的监控视频……”紧急情况下,火速安排学校老师分头去找。

来不及想太多,程珂佳一边联系交警,想办法调出重要路口的视频监控,试图能够找到孩子的踪影。一边联系公安部门,希望得到公安部门的配合,尽快找到孩子的下落。尽管在开始的时候相关人员不是很配合,但是听着她一遍遍焦急的请求,看着她满面愁容地站在人群中向更多人求救,交警、公安等相关职能部门也都纷纷伸出援手,参加到寻人的队伍中。

直到下午7时许,依然没有任何音讯。

池塘、网吧、附近的玉米地,程珂佳从这些地方出来,已经没有丝毫的力气。她的脑海里闪过很多有关孩子溺水、丢失等负面信息,她瘫坐在学校不远处一片河滩地前,任雨水拍打着自己的脸。

“校长,找到了,找到了。”电话那头班主任喜极而泣。

“娃在哪?还好吧?我马上过来。”程珂佳立马站起身。

“已经回家了,说是早上因为着急上厕所,上完发现迟到了,去了朋友家,我现在在他家。”

没等班主任说完,程珂佳豆大的泪珠夺眶而出,过去这6小时比一年还漫长。

夜里,她在当天的工作日志中这样写道:

静下来,我不断地反思、梳理。这么多年,我一直叨叨,没有安全,一切教育都无从谈起。安全是学校头等要紧的大事,没有安全,教育改革发展无从谈起,学生成长成才也无从谈起。

一路走来,感叹又一次在幸运中逃过一劫,这些年在校长的岗位上,深感是素质教育还是应试教育,是研究性学习还是满堂灌,这些对校长来说都不是大事,对校长来说最大的事是安全问题,校园安全问题要常抓不懈。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