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常老师

渭南日报记者 毕云丹

“我不会说。”听说要采访他,电话那头他有些难为情。个头不高,略胖,衣着简单朴素,见面时,他刚从临渭区教育局拉回学生们的期末试卷。言谈中,浓浓的关中口音恰似与朋友在对话。

经济法学专业毕业,恰逢临渭区南塘小学招水电工,经过应聘他入职了。自此,张飞的脚步再也未离开过学校。2017年,被调入渭南小学。

在教研教学等重点工作中他没有什么笔墨,但是在日常工作中,却处处都有他的身影,时时演绎着最美的故事。

“除了没有上过讲台,其余事情他都干过。”无论是校长还是其他同事一说到他,都这么说。

“与老师一起向上的氛围特别好。”

在他的世界里,他始终坚信,所有美好,都不是通过豪夺或者巧取获得的,而是要付出艰辛和努力。

初到南塘,他除了做好学校的水电暖等工作外,还在打印室帮着做一些其他活计。在打印室忙碌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对电脑运用有些生疏的地方。那时,南塘小学门外有家图书馆。“我下班没事就会在那里点对点地学习,慢慢越学越多。”张飞对那时的记忆尤为清晰。

那时候,学校有一台电脑,他没事就在上面鼓捣。对电脑的学习更是层层深入,由初级知识到录制视频、剪辑等等。

一个普通的午后,他陪妻子和孩子一起出门逛街,经过东风大街一处婚礼拍摄点时,正逢店里的师傅在对当天的婚礼视频进行剪辑加工。张飞的脚步挪不动了。

柜台里是店里的师傅在认真剪辑视频,柜台外,张飞出神地盯着电脑屏幕一动不动。整个中午,他看懂了几个视频剪辑中的节点性技术问题。

在技术方面,他既不是专业出身,后天也没有专门的机会让他去学习。但是,一旦学校给他提供学习机会,他都会紧紧地抓在手里,甚至去蹭其他老师的国培计划的学习机会。

2015年、2016年,学校派他去杭州培训微型课。一周的扎实培训,让他的技艺更加精湛。

学习强国APP上线以来,张飞找到了另一个学习平台。学习强国里面微课微视频,张飞一遍遍播放,从中寻找灵感和技巧。

临近暑假前,渭南小学80多名老师,每名老师10分钟的微课,张飞一个人承担所有录制和后期制作工作。

“在没有任何事情打扰的情况下,一天时间能做三节课。”时间久了,他已经把这项工作当成他的分内之事。

其中有一星期他录了30名教师的课,每天总是7:00准时开始,午饭时间经常是中午1点多,晚上七点结束。

当问到他为什么要这么拼时,他淡然地说:“事情总要有人干,与老师一起向上的氛围特别好。”“力所能及的都是分内的。”

暑期,当老师们放下手中的课本,做短暂休整的时候,却是张飞最忙的时候。

他要一间间走遍学校里的49栋教室。走进教室,先对窗帘门窗等进行整体检查,随后用手轻轻摇晃一下课桌,搬起孩子们的板凳,前后左右上下检查个遍。

“螺丝松动,或者有些已经掉了,不及时补上,开学了都是安全隐患。”自从进入学校,无论是在起步的南塘小学还是如今扎根的渭南小学,这项工作成了张飞的必选动作。

这些年,尽管他的脚步从未走上讲台,但是他的足迹遍布学校的角角落落。

除了要翻看、检查这些桌椅板凳,教室里的门窗、教学设备、窗帘等他都统统做了检修。

他说:“我是渭南小学这个团队的一份子,更是这个大家庭的一份子。”所有事情到他这,似乎很少有分内分外之分。

“进到学校,你就是学校的人,力所能及的都是分内的。”说这些的时候,他似乎觉得这一切都稀松平常。

今年,疫情期间学校为了做好开学准备工作,张飞又主动扛起了校园消毒的工作。

30升水倒进传统的手押式打药桶,再按照比例倒进消毒水,提起,上背,那个蓝黄相间的药桶几乎占据了他的整个后背。中午一遍卫生间,下午走进教室、走廊、餐厅、操场,甚至草坪等学校的角角落落。一天下来七八桶水,天天如此。

“他的后背整个都是湿的,裤子也湿了大半截。”看到他的背影穿梭在学校的每一处,老师丁对香的手机里存下了他默默无闻的一幕。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