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记念刘和珍君》中的“记念”与“纪念”

大荔县城郊中学许林茹

在学习《记念刘和珍君》一课时,所有的老师都会潜意识里跟学生强调课题中的“记念”也做“纪念”。我在一次公开课上竟发生了意外。公开课上,后面坐着几个听课的老教师,紧张的我竟忘了向学生解释清楚为何鲁迅先生用“记念”而不用“纪念”,因而在板书时,竟将“记念”与“纪念”不分而写,一会出现“记念”,一会又出现“纪念”。

在课堂快结束时,一位学生却站起来问:“老师,我们到底该用哪个‘jinian’呢?”学生这么一问,本来就紧张的我脸憋得通红,我只隐隐约约查过,鲁迅先生写这篇文章时因为文白混杂,很多繁体字和简体字混用,所以他才写了“记念”。但这究竟是不是真正的答案呢?我自己也不能准确回答。好在一声下课铃将我从这场尴尬中解救出来。

私底下,我才将这两个词细细品味。“纪念”和“记念”在《现代汉语词典》中通用,它们都有通过记忆或文字等方式把事物保持或记录下来的意义。而“纪念”用的场合较多一些,指用事物或行动对人或事表示怀念,例如:“纪念碑”“纪念品”“纪念币”等等。那么什么时候用“记念”呢?一般当表示惦记、挂念之义时,用“记念”,例如:他心里一直记念着失散多年的妹妹。再从用法上来说,“纪念”一词多用作名词。如:我把这张照片留给你做个纪念吧。而“记念”多用作动词。如:神记念诺亚和诺亚方舟里的一切走兽牲畜(出自《圣经》)。但生活中也不乏“纪念”作为动词来用的例子,如:“用实际行动纪念先烈”。经过反复推敲,我们不难发现,“纪念”作动词来讲,“纪念”对象都已经死亡,或者逐渐消失,或者不会再出现;而“记念”的对象多为活着的,有生命希望的人或事物。

这样来看,鲁迅先生用“记念”一词不仅仅是在当时社会背景之下的文白交杂的混用,体现更多的则是他的用词考究和匠心独运。刘和珍君虽是已故的青年学子,但在作者心里她仍然活着,仍然值得他惦念和记忆,因而他才写作《记念刘和珍君》。

不知我做这样的考究是否有意义,姑且虚妄言之吧。再回想当时那节课,确实是自己的失误,板书上的随意而为,往往留给学生的就是“态度不端正,学术不严谨”,身不正何以为范?看来在今后的教学中,必须对自己严格要求,才能让学生心服口服;必须让自己低如涧谷,才能得一股清流。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