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课改,“硬骨头”咋啃

大荔县教育局张长恒

前几日,一位高中校长满腹委屈向我诉苦:家长们根本不懂!课堂教学改革稍一动弹,他们就上访、堵门,无休止的解释,反正就是不能按学校提的新模式来,长此以往,让人心神俱疲。我理解这位校长的心情。他有思想、有追求,心中有方向目标,做事激情如火,敢作敢为,奋不顾身,工作上从不安于现状,铆着劲往前冲。

这位校长以前多年致力于初中课改,应该说成效显著。但这次,已过天命,按政策可以歇下来,凭一股子劲和对理想的执着而依然坚守的他,感觉有些认命了。他有些想不通,为什么高中课改就这么难?理想就这样败给现实?

这让我想起五年前的一个事件。河北涿鹿县全面推行“三疑三探”课堂教学新模式改革,仅两年多,就在家长一片激烈的抗议中被叫停,教科局局长“下课”,留下一封不无悲怆的辞职信。“满堂灌、题海战术,以及对孩子们野蛮的张榜公布等,在我看来都是误人子弟,我不去领导这项工作。”人不干了,风波平息了,曾经倾力付出的事业也搁浅了。“我不愿意我的孩子作试验品!”这是家长们振振有词的理由。课改要不要进行并坚持?毋庸置疑。

新课改是国家层面提出的并实施20年之久的一项重要教育举措。普通高中是课改“禁区”吗?绝对不是。普通高中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实验稿早在2003年已由教育部印发,2017年又印发了修订版,这是指导高中课程改革实践的一个纲领性文件。课堂教学改革还只是课程改革的一个组成部分。高中课改一直未停步,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又印发了《关于新时代推进普通高中育人方式改革的指导意见》,其中明确指出:深化课堂教学改革,积极探索基于情境、问题导向的互动式、启发式、探究式、体验式等课堂教学。国家意志,地方落地实施,名正言顺、天经地义。激进一点的话,教育部部长陈宝生把课堂教学改革提为“课堂革命”。革谁的命?革旧课堂低效率、低水平、低质量的“命”。去年我县曾举办西北地区高中高效课堂高峰论坛,这是特别意味的“三高”,高中表明学段,高效表明追求,高峰表明目标,就是应该在普通高中建立一种高效率、高水平、高质量的课堂教学新生态。

不管怎样说,高考是个铁门槛、是块试金石、是条硬杠杠,能不能把更多学生送进大学校门,这是高中学校的本事所在、质量所在、命脉所在。从我县基本面上看,近几年,通过“拼命硬干”,高考在全市由落后到先进,有了一定程度的追赶超越和局面扭转。但是长远看,离真正先进、一流、卓越还有很大的距离,而且再提升、再跨越、再突破,后继乏力。我们高考一本升学不高,二本升学率甚至赶不上有的地方的一本上线率,清北名校生更是几乎连年“抹光头”。除了生源流失、硬件不足、师资不高等原因外,僵化的机制、落后的观念、低效的模式等教学组织管理体系,无疑是更为重要的因素。在这样的环境里,即使天赋超群的学生,也会逐渐磨去锐利,“泯然众人矣。”

课改是为了使学生更好地学、学得更好,家长的愿望是让孩子学习成绩能更上一层楼,两者目标一致,方向相同,并行不悖。但为什么家长会不买学校课改的账呢?所有的改革都是在质疑中进行的。摸着石头过河,走下去才会抵达彼岸。改革不停顿、不止步,必须进行到底,国家如此,教育亦然,否则,没有希望,没有未来。但改革如果“像大漠追杀匈奴,一回首,既无援兵,又无粮草,孤军深入”,那注定失败,难免“出师未捷身先死”。

要把高中课改搞下去,把好事办好,我想问几个问题,并获取答案。第一,有必要“一刀切”“齐步走”吗?课堂不是工厂车间,教师不是流水线上的职工,因知识结构、性格禀赋不同,同样的课堂也常常呈现不一样的个性风格。陶西平先生说:“大家不同,大家都好。”这似乎有些稀泥抹光墙,实则是尊重多样性存在、鼓励多元包容。模式不求统一,原则标准必须坚持。只要能让学生更好地掌握科学文化知识,更好地促进精神生命成长,就是好课。第二,课堂可以有静悄悄的革命。魏书生老师在辽宁盘锦市任教育局长有13个年头,他的继任者两任的局长,都接续坚持做了一件事:每年10月16日举办培养学生习惯现场会,随机抽一所学校,局领导带着校长们现场观摩、检验“7个一分钟、8个习惯”成果。二十多年来,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这好像不是课改,也没有多大的动静,但实际上打基础、利长远,抓核心、守阵地,是大课堂、大课改。而且绳锯木断,水滴石穿,循序渐进,久久为功,学生学习状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学习成绩提升显著。

第三,拿什么来证明课改新模式有高效能呢?高中是基础教育的输出端,在学习上,孩子误不得、家长等不了、成绩伤不起。强如南京一中,今年一本升学率已达95.34%,创历史最好,却因高分段学生偏少,仍被家长举牌反对:“一中不行!校长下课!”最后被迫回应,低头认错,承诺加强应试教育倾向的整改措施,以提高成绩、扩大优秀生群体。千条万条,家长就看高考一条,就认这个“死理”,这是不争的事实。当然,任何改革创新都需要时间来验证,但至少,课改推行得有一个由“试”到“行”、由“点”到“面”的过程。

第四,家长真的都不可理喻吗?事实上,相当一部分的家长是认识不清、水平不高、能力有限,特别是对我们这样一个西部欠发达地方的家长来说,更是这样。作为学校,应多一些尊重和耐心,多提供一些可行性方案进行比较、多做一些对家长的答疑解惑,对准备实施的课改,反复进行沟通和论证,广泛征询家长意见。课改涉及千家万户,需要得到家长们的衷心理解、拥护和支持。

第五,推进课改有没有凝聚到更多有共识的人?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自我评价:“我既不懂技术,也不懂管理,也不懂财务。我就提了一桶‘糨糊’,把十八万员工粘连在一起,让他们努力冲锋。”我的理解,这“糨糊”就是团结的高超艺术,就是华为的核心价值观和企业关键文化之一。学校课改引领者首先需要考虑的事,就是让更多老师和学生都认同课改、顺应课改,成为志同道合的同行者。纸上谈兵易,躬耕实践难。但是改革者,就必须做好一切准备,坚韧不拔地去迎难而上,向难而行!

习近平总书记讲: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推进高中课改,提高教育质量,振兴大荔教育,此为人间大道,一路沧桑。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