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节日|渭南日报记者带您探寻家乡年味_渭南日报全媒体 

我们的节日|渭南日报记者带您探寻家乡年味

渭南日报全媒体 记者 程瑾 马辛 马栋蕊 实习生 吕洁 配音 曹超男

2018,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不由分说地闯入我们的世界。雪花催促着时间老人的脚步,不经意间把我们又一次拉到了农历新年———“春节”的门前,凝神屏气、充满期待的同时又怅然若失,除了比平时更多商贩的繁华街道、打折商品之外,“年味”似乎还应该有些其他什么吧?

记得作家冯骥才有这样一段话:“年味就是全家团圆的喜乐气氛;就是晚辈孝敬长辈围坐在桌前敬的那一杯酒;就是屋外烟花闪耀飘进鼻内的一股幽香;就是妈妈忙前忙后做的一顿年夜饭中的饺子;就是逛庙会看着舞龙吃着糖瓜儿仿佛又回到童年的一种享受;就是不管认识不认识,见面都说过年好的那种友好感觉;就是满大街挂满了红灯笼充满了祝福话语的那种气氛……这就叫年味!”这种略带抒情形式的描述的确说出了许多人的感受。“年味”大概就是藏在这“一碗饺子”“一个糖瓜儿”“一场灯会”背后的传统民俗,正是这些在漫长悠远的岁月中沉淀下来的民俗,赋予“我们的节日”意义和生命。

在这个积雪未消但阳光温暖的冬日,我们来到了合阳——这个被称之为“东府旧邑,渭北新乡”的“莘国故邦”,民间传统文化,诚属满目琳琅。根据《合阳赋》所云:刺绣纸塑,独具地方色彩;花馍剪纸,屡登大雅之堂。社火上锣鼓,传承民俗风情;跳戏线偶戏,更彰时代之光!若说到合阳过年的传统习俗,“纸塑窗花”和“合阳年馍”是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去的,人们把美好的夙愿,虔诚的祝福以及对生活的憧憬一齐融进这一朵朵民俗艺术之花中,深情地表达着对亲友的祝福,对未来生活的憧憬。在家家户户贴窗花、蒸年馍的热闹气氛中,“年味”也随之溢了出来。

在合阳,有一首歌谣:过大年,贴窗花,窗花就是我的家。过家家,吹喇叭,腊月家家贴窗花……贴窗花是合阳人迎接新年的一个古老传统。来到新池镇张家村秦牡丹家中的时候,客厅里坐满了正在制作窗花的村民们,红、黄、绿、蓝各种颜色的纸铺开摊在桌子上,旁边还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金银箔、绸布料、丝线,围着茶几而坐的人们取出一张纸,裁成一小块儿,细心又庄重地用笔在上面画出一朵小花或者一个小狮子,不一会儿一朵绚烂的“小花”、一个栩栩如生的小狮子就跃然眼前。

除了这些我们见惯了的平常剪纸之外,秦牡丹还向我们展示了合阳独有的“纸塑窗花”,除了裁纸、画样子之外,还多了包扎、剪贴、点染、堆塑等一系列复杂工序,五颜六色的纸在人们的指尖上蜕变成一个个活灵活现的花鸟虫鱼、飞禽走兽。做好了窗花,几个人又忙着卸下窗户,撕了小窗格上铺满灰尘的白纸,再糊上新的白纸,把刚刚剪好的窗花一个一个贴在小窗格里。贴完窗花,已经临近晌午,温和的阳光里夹着一丝冷风,吹进这座农家小院,刚刚贴上去的那些多姿多彩的窗花迎风舞动,铮铮作响,仿佛在演一场“窗格上的木偶戏”。忙碌了一早上的秦牡丹和大家看着窗格上跳动着的一个个人儿、一朵朵摇摆的花儿,脸上溢满了笑容。正如她所说:“窗花是开在我们合阳人心上的美好之花,它们装点着冬天,装点着新年,向家家户户报告着春的气息。”

看过了灵心慧婉雕镂时光的“纸塑窗花”,感受到跳跃在窗格上的新年之后,我们又来到了坊镇坤龙村曹芳侠的家中。她家的客厅倒是静悄悄的,但厨房却是一派热闹景象,原来为了迎接新年,人们聚在一起制作年馍。和面、揉面、做花、蒸熟、点染,每一道工序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片刻间,一团团白面就在人们手中变成了各式各样的飞禽走兽、花鸟鱼虫。对当地人来说,什么样的贵重礼物都比不上制作精良的面花所传递出来的美好祝福来得实在。神桃,包含对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祈盼;红枣的圆形“花花馍”、半圆形蝴蝶状的“油帮帮馍”和顶是拧花的小花馍,分别按亲朋辈分予以赠送,包含着对亲人们的祝福。

不过,与平时我们见到的绚丽多彩的合阳面花有所不同,年馍虽然造型多样,但并未着色,保持了面食自然的白、香、甜。正如曹芳侠所说:“我们合阳过年有一句话,带一千带一万顶不住一个馍疙瘩。”在合阳,年馍意味着民俗情愫,制作上不以形似,而已神似为满足,让它成为美的化身,情的使者,礼的载体。用年馍代替礼仪交往中的一般俗物与金钱,当地人认为这一份别出心裁的礼物更养人眼目,更具合阳特色。其实说到底,合阳人始终难以抵抗的是这栩栩如生的馍馍背后那份饱含祝福的心意。

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人们还在忙碌着,厨房里暖烘烘的,大家围着桌子,一边做着年馍,一边说着村里的新变化,村道翻新了、环境变美了,扶贫工作组又来了,谁家添孙子了,谁家孩子结婚了……这种暖烘烘的、大家彼此关怀的喧腾氛围大概就是“年味”吧,不论世事如何变迁,不为繁华易素心,保持迎新年的传统“仪式感”,保有对生活的希望与热情。


编辑:周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