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善举:这个家不能散

渭南日报全媒体记者姚二曼 通讯员陶毅博 
  上有四个长辈,下有一双儿女和一名残疾弃婴,这是王芳玲一家的主要家庭成员。 
  四个长辈里,大伯痴傻,三伯残疾,公公带病,婆八十多岁,而前夫离家出走,便再没回来。 
  每天夜里,王芳玲总问自己:“这一家人怎么活?”第二天醒来时,她又告诉自己:“这个家不能散。”

前夫弃家 
  出生在河南豫灵的王芳玲,22岁时跟着前夫徐继学来到潼关县代字营镇西姚村。家里有一个婆,还有公公、大伯和三伯。王芳玲和前夫男主外女主内,小日子过得也算滋润,在村里第一家盖起了两层小楼,那份骄傲,她至今还记得清楚。 
  好景不长,儿子、女儿相继出生,三伯捡回一个弃婴,家里的负担越来越重。前夫徐继学为了维持生计在山上背矿。久了,他像是被大山困住了脚步一样,回家的次数日渐变少,直到消失…… 
  “找了。每次见着人,都说赚了钱就回来。”提起徐继学,王芳玲目光有些茫然,更多的是无奈和委屈。 
  有一年大雪封山,积雪有半腿高,王芳玲深一脚浅一脚爬到山上。“他和媳妇在这儿背矿,你是他家啥亲戚”,山上一家商店店主告诉王芳玲。她愣了,但没说穿。“我是他邻居,寻他有个事”。 
  找到徐继学,但他的身边多了一个女人。 
  气愤不已,想着婆在临死前还差人出门找孙子,三伯沿街乞讨3个月去寻他这个侄子。“看在一家老小的份上,回家吧。”王芳玲哭着劝,求着说,徐继学冷冷地甩过一句话,“你先回,等把矿卖了钱就回家。” 
  刺骨的寒风直击王芳玲心里,她一路跌撞着下了山,发誓一辈子再也不找了。“当时儿子10岁,女儿7岁。” 
  前夫这一走,便再没回来。 
  “他都不管他家的人了,你就把娃带走吧”,娘家人、亲戚朋友、就连邻居都来劝她。“我是可怜我这一家子人,有我在,他们还能有碗热饭吃。”和王芳玲住一条巷子的赵梅芳,看着她这些年一步步地熬过来,“没有芳玲,这个家早就散了”。

苦苦艰守 
  在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岁月,王芳玲的生活却像苦瓜结到苦蔓上,苦不堪言。 
  家里4个大人3个孩子,常年粮不够吃,吃饭成了王芳玲最怕的事。 
  娘家借,商店赊。蒸一锅包谷馍,一锅白面馍。早上一人开水泡一个包谷馍,到晌午喝玉米糁才能就白馍。有时蒸上一锅红薯,也是一顿饭。 
  有一年,小麦收割前一直下雨,收的麦子都长了芽。王芳玲傻眼了,思前想后,决定让80多岁的婆留在家看娃做饭,自己出外打工。 
  给人做饭,每月200元。出门一个月,趁着放假,王芳玲着急忙慌往家赶。推开门,脏衣服和褥子揉成了一堆,案板上、锅灶边到处结的厚厚一层饭痂。 
  收拾完这些,王芳玲从馍笼拿了馍充饥,一看是个黑疙瘩,才明白婆把麸子当成了麦面。 
  “女儿头发脏了没洗,脸脏得都跟小花猫一样,老远见了我就哭,我的眼泪刷刷地往下流。” 
  然而苦难仍是无情地袭来。日子还没有缓过劲儿来,婆又走了。 
  家里实在穷得拿不出钱安葬老人,大队送了500元,小队给了200元,村里人10元、5元送来,还有送菜、送东西的。“我婆是村里人给安葬的”,王芳玲至今都念着村里人的好。 
  经历了风风雨雨,王芳玲就一个信念,“不能让这个家散了”。

孝感乡邻 
  “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女,能把痴傻的大伯照顾得这么好,给三伯的养子娶了媳妇,先后送走了她婆、公公和三伯,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邻居家的大女儿娣娣说。 
  王芳玲说,大伯虽然痴傻,生活不能自理,可一家人的生活以前可指望着他。大伯不光干地里的重活累活,还扛椽、拉茅厕赚钱贴补家用。他是个可怜人,一辈子无儿无女的,现在老了,干不动了,咋能不养活? 
  大伯82岁了,现 在就像一个不懂事的 娃,让洗脸就不洗, 拉到水盆跟前,把洗 衣粉抹得满头都是; 喝稀饭,他喝一口, 给牛喂一口,经常让 人哭笑不得。“人说 老小老小,现在就是 像哄娃一样哄着他。”王芳玲说。 
  对门的赵一峰说, 在农村不善待公婆的媳妇,也有不少。但像王芳玲这样,丈夫都扔下家,她却伺候了一家四个老人,还给三伯的养子借钱娶了媳妇,实在太难得。 
  王芳玲三伯捡来的养子小红,虽然把王芳玲叫姐,但和她的孩子没啥两样。 
  三伯走起路来全身摇晃,一辈子也没有成家。养了一头牛卖了一万多元,三四年才花了几十块钱,就想省着给小红盖房娶媳妇。好不容易房子盖好了,还没等搬进去三伯就去世了。王芳玲觉得给小红娶媳妇,是她必须完成的任务。 
  自家经济条件不好,小红还天生残疾,找媳妇难度可想而知。 
  王芳玲到处托人说媒,好不容易等婚事定下来,王芳玲又火急火燎地连借带赊五六万元,准备彩礼、装修房子。 
  酒席、新房一样也不比别人少,小红欢欢喜喜迎来了新媳妇。 
  王芳玲的善良不仅感动乡邻,也打动了另一个男人。 
  2000年,经人介绍,商洛市洛南县40岁的赵宝仓带着一双儿女,加入到这个大家庭,给了王芳玲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这个女人不容易,她是我家的大梁”,赵宝仓打心里佩服老婆。 
  守得云开见月明,日子一天天好了起来。“但大伯前不久还是走了,没过几天好日子。”说起大伯的离世,王芳玲难掩遗憾和悲伤。 
  现在,王芳玲每天接送孙这个家不能子上下学,与老伴一起,替孩子们继续守着这个家。王芳玲说,现在的日子就好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