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中华——走进深圳

一个城市的“荷尔蒙”

渭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杨欣

地王大厦俯瞰深圳

渭南,地名始于前秦苻坚甘露二年(360年),以城在渭水之南而得名,隶属于陕西省,古称下邽、莲勺。位于东经108°50′-110°38′和北纬34°13′-35°52′之间,总面积约13134平方千米。地处陕西关中渭河平原东部,是陕西省的“东大门”,早在秦汉之际,渭南就已享有“省垣首辅”,“形胜甲于三秦”的美誉。
  深圳,地名始见史籍于明永乐八年(1410年),于清朝初年建墟,当地方言俗称田野间的水沟为“圳”或“涌”。深圳因其水泽密布,村落边有一条深水沟而得名。深圳又称鹏城。位于北回归线以南,东经113°46′至114°37′,北纬22°27′至22°52′。地处广东省南部,毗邻香港,珠江口东岸,东临大亚湾和大鹏湾;西濒珠江口和伶仃洋;南边深圳河与香港相连;北部与东莞、惠州两城市接壤。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建立的第一个经济特区,创造了举世瞩目的“深圳速度”,同时享有“设计之都”“钢琴之城”“创客之城”等美誉。
  渭南到深圳,1800余公里。
  汽车转飞机,历经3个多小时,4个渭南女子终于抵达深圳。

 透过弦窗,看到雨中犹如巨大的银色飞鱼出海一样的深圳T3航站楼,一行人兴奋地叫出声来。

下了飞机,走进乳白色的“蜂巢世界”,我们4个渭南女子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东瞧瞧西瞅瞅。自然光透过蜂窝状的天窗洒进来,柔和明亮。因为设计独特,显得空间非常开阔,没有在其他机场的那种压迫感。走上几步就会看见一个雕塑形花池座椅,里面是五颜六色的花草,边缘可供旅客休息,看似随意摆放却又恰到好处。
  我们一边叽叽喳喳的赞叹着一边拍照,根本停不下来。
  出来后才发现外面的雨已经很大了。
  大雨,街上很安静,只有满眼的青翠扑面而来。
  “深圳的绿化太美了!”这座城市的绿化让来自西北的我们有点震惊。
  “我们这儿的绿化在全国那可是数一数二的。”接机司机师傅的语气中掩饰不住的自豪。
  都说大城市楼高,到了深圳才会发现这里是这楼还比那楼高。我们来的时候,适逢雨季,抬眼望去很多高楼直插云霄。
  不过,吸引我的仍然是这座城市无处不在的绿色。
  据说深圳城市绿化覆盖率超过45%,放眼过去,一片绿意盎然。深圳的绿化带很宽,就像同行的人说的,宽的都可以开垦种菜了。道路两旁的大榕树非常茂盛,据说这些榕树与深圳同岁,每棵树下也是或方或圆的花坛,里面或争相斗艳或含苞待放。马路中间的隔离带和边上的防护栏也挂满了绿植和花卉。人行道两旁的小区、单位几乎都掩映在绿色当中。走在人行道上,两旁、头顶都是郁郁葱葱,甚至于人行天桥都被绿色所包围。

精心绿化的地下通道出入口

比之我们西北城市里的“零星”绿色,深圳的绿化不但好而且很精细。我们采访时发现,这里每一个地下通道出入口也都经过精心装饰,整体以绿色为基调,然后在两侧错落有致的木质花篮里种着各色花卉,看上去非常舒服,有一种田园风光的既视感。这样设计的初衷也许是想让忙碌一天的人们在下班时看到这些花儿可以有一种“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放松吧。细节决定成败,不得不承认,深圳是一个非常注重细节和人性化的城市。这份细致和人性化不仅仅是迎来送往的航站楼和街道绿化,包括后来我们在地王大厦采访时,门口有专门的几个工作人员为进大厦的每一个带伞的人套上雨伞专用袋,这个城市的人性化服务细致到每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深圳是一个绿色城市,更是一个真正的现代化城市。

在地王大厦采访时我们深切地感受到这座现代化城市的魅力。站在地王大厦的最高处眺望深圳,目光所及之处,是不同建筑风格的高楼群组成一幅恢宏的城市画面。在地王大厦我们观看了地王深港之窗献礼深圳35周年的影片。在影片中,从更高的角度和更广阔的视野来欣赏和审视,深圳呈现出另一种风采:深南大道像一条长长的电影胶片,演绎着城市发展的传奇经典;市民中心的大鹏展翅,破译了深圳崛起的深邃密码;设计新颖的大运会场馆,从内向外散发着青春的气息;悠悠深圳河的粼粼波光,流动着春天的永恒旋律……这里再也难寻当年的荒滩孤石,再也不见当年的低棚矮户。

1980年8月26日,深圳和珠海、汕头、厦门一起成为中国首批经济特区。是的,37岁的深圳是个非常年轻的城市,不仅仅是城市年轻,生活在这里的人群也以年轻人居多。

一连几天,我们发现城市里街道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偶尔遇上几个也是行色匆匆的年轻人。

“你们准备干什么去呢?”终于,我们在地王大厦采访时,在大厅遇到一群打扮时尚的年轻人。
  “我们今天准备出海玩。”在500强外企工作的Juno和Ada争着告诉我们,对我们突如其来的招呼他们显得非常热情。
  “深圳,是我们年轻人奋斗的好地方。”Ada来深圳不到两年,已经有了自己的团队,团队的每一个人都像深圳这座城市一样,年轻又有活力。

  

不知是因为工作忙碌还是因为天气的缘故,在信兴广场和京基100广场也几乎没有人。偌大的广场没有闲逛的人,更没有我们这边盛行的广场舞。直到后来我们乘坐地铁才知道,原来,深圳的人都在地下活动。地铁里全是人,全是年轻人,因为这是一个年轻人打拼的城市。
  作为改革开放窗口和新兴移民城市,加之独特的地缘和人文环境,造就了深圳文化的开放性和包容性,吸引了无数年轻人来到这儿为梦想奋斗。
  “深圳包容性好,空气好,比北方信息发达。”来自天津的Ada对生活了快两年的城市如是评价,“我最早是想去香港工作的,因为深圳离香港最近想先在这里过渡。没想到爱上了这座城市,现在决定把这里活成‘主场’。”
  深圳,没有我想象中大城市的冷漠,更没有想象中的全是钢筋水泥的冰冷,而是一个有血有肉、浑身散发着荷尔蒙的“年轻人”,充满干劲和激情。

这座城市,值得生活在这里的人们热爱。


地王大厦——铭记于心的深圳地标

渭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郭艳

“一九七九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神话般地崛起座座城,奇迹般聚起座座金山……”深圳的故事,是春天的故事。

繁花似锦的六月,我们4个地地道道的关中女子一路向南,来到这座改革春城。刚一放下行李,大家便迫不及待地走上深圳的街头,寻找此次采访的目的地之一——地王大厦。中国第一座钢结构建筑、以两天半一层楼的“深圳速度”成为当时“亚洲第一高楼”,它可以说是深圳不可或缺的地标符号,见证了深圳二次创业的辉煌岁月,承载了那个时代人们太多的梦想。

上世纪九十年代深圳第一高楼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是一座活力向上,属于年轻人敢闯敢干的城市。37年间,就是这个当年的小渔村,使改革开放在全国人民的眼中变得具体而形象,让国人认识现代化、建设现代化。招投标、招聘择业、股票、期货、债权等现代化元素从这里奠基,从而覆盖全国。更多的外地人和创业者也从全国各地涌来,在这片热土上追逐着属于自己的梦想。

“早期,罗湖就是深圳,深圳就是罗湖。当年,深圳很多的奇迹都是在罗湖发生的。”1985年,当时27岁的侯翠美离开广东清远老家来深圳打工,初来就被当时刚建成不久的“中华第一高楼”——国贸大厦深深吸引。楼高53层160米、“三天一层楼”的建设速度……于是,她决定留下来,希望在这座城市闯出一片天地。凭着自身的努力和机遇,侯翠美一家3口如今定居在华侨城,拥有一套价值约400多万元的房子。

“今年是深圳经济特区成立37周年。从边陲小镇到现代化国际大都市,深圳走过了不平凡的历程,可以说是一天不看就变个样。现在想想,地王大厦从这里拔地而起,其实也就一眨眼的工夫。”侯翠美回忆说,如今的地王大厦所在地蔡屋围那一片区域,虽说是深圳最早的金融中心所在地,但特区设立之初,这里不过是东门老街的边缘地带,甚至可以被叫作“荒山坡”。1992年,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南巡后,深圳掀起了第二次建设高潮。就在这一年,蔡屋围的“地王”成为我国第一块面向国际公开招标拍卖的土地。1994年5月27日,当专程从东京运过来的6颗金螺栓,被牢牢拧在巨大的钢架上,地王大厦的钢结构施工正式开始,此后的1年零27天里,总计69层、高384米的地王大厦以“两天半一层楼”的建设速度,刷新了当年国贸大厦创下三天一层楼的“深圳速度”,也成了深圳人一个新的精神载体,成为新速度、新梦想的代名词。

现在,放眼望去,蔡屋围附近已高楼林立,但地王大厦那高耸入云的两根塔尖依然令人震撼。

“80年代看国贸,90年代看地王。”国贸大厦和地王大厦,无疑是20世纪80年代、90年代最能承载特区精神和深圳奇迹的地标。特别是在建地王大厦时候,工人就像搭积木一样,先把大楼的“芯”搭起来,然后再一圈一圈地往外搭钢架子,令人惊叹。
  据记载,这个摩天大楼,在安装钢结构件的熔焊栓钉、高强螺栓就多达100万颗,最大的螺栓重500多克,小的也有350多克。当一个重250克的螺栓头从300米高空掉下来时,它的落地力量可以达到4吨,这时的小螺栓威力不小于子弹。工人们都说,地王有100万颗“定时炸弹”。为管理这些小子弹,工程建设史每天登记螺栓、栓钉的使用数量,每天用几个,就发几个,而且每个人都要用专门的工具袋来装,对工人的手动工具,则挂在各自的安全带上,以保证小工具也不掉落。在整个主体施工的379天中,从未发生过一起重大伤亡事故,从来没有碰破一块玻璃幕墙,从来没有噪音扰民,也从来没有火花溅落事故。


奇特的“飞鱼”

渭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杨晓妍

深圳宝安国际机场航站楼(资料图)

依窗而坐,透过浅薄的云层望去,葱葱郁郁的树木,银带似的河流,交错延伸的道路,各种色调逐渐由轻变重,深圳这座年轻城市的轮廓逐渐显现。

思绪飞转,说起对于深圳的认知,似乎依旧停留在上世纪九十年代那首红遍大江南北的歌曲里。一首《春天的故事》唱出了深圳城市的历史变迁。这个又名“鹏城”的“年轻人”,从一个南海之滨落后的渔村发展成为今天中国最具活力的现代化的经济特区,只用了二十余年。一座一座拔地而起的新建筑,尽情地展现着这座年轻城市的魅力,也诉说着这座城市梦境似的传说。以至于在之后的很多年里,每每想起这座城市,都抑制不住想去看看的冲动。

飞机落地后,怀揣着儿时的憧憬,我开始好奇地打量着这座细雨中的城市。远远望去,一架架色彩绚丽、稳当起飞的“海燕”,与高大的建筑擦肩而过,随即冲入云霄。地面上,一只巨大的“飞鱼”,俏皮地越过地平面,似乎有意追逐那些躲进云中的“海燕”。绵绵细雨冲刷着即将一飞冲天的“大飞鱼”。水珠敲打在一块块不规则的玻璃天窗上,折射出耀眼的光,真的让人无法忽略这只庞然大物的存在。
  “大飞鱼”的出现,不仅开启了一段奇幻之旅,也刷新了我对这座南方城市的认知。

天气晴朗时候的机场

“大飞鱼”是深圳宝安机场航站楼,因外形酷似海洋生物蝠鲼而得名。蝠鲼因为有着从海洋向天空惊人的跳跃,俗称“大飞鱼”。
  这座“飞鱼”建筑,伏地而蹴,俨如从大海跃出,翼若垂天之云。凭借着巧妙的仿生学建筑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一座非凡的建筑,将海洋与天空联系起来,完美地展现了“鲲鹏变身,化鳞为羽,变化奥妙,穷究天人”的传说,演绎了这位“后起之秀”丝毫不介意张开怀抱,拥抱世界。

漫步在深圳航站楼,你会发现候机厅里除了设有单独的母婴室、儿童娱乐区和盲道等颇具特色的服务区域之外,随处可以找到齐全的指示资料,尽快帮助乘客找到目的地,了解深圳。为方便北方乘客来深,登机口设有免费电话,在各楼层分设的医疗急救室……细节之处,透露这座移民城市的热情、包容的特性。


蜂窝状的表皮为这座“飞鱼”建筑赋予了奇幻色彩。午后的航站楼,熙熙攘攘,一切是如此的真实。明亮的光线透过表皮上38000多个天窗尽情洒落,造型独特的天窗把太阳化为无数闪亮的光点。随着你的不停移动,光斑时而亮时而暗。此刻的你,犹如行走在一条时光隧道上,不知不觉时间慢了下来。数百个“莲藕状”的“空调树”,时常会让人以为误入了一片奇幻森林。这些造型奇特的树,为步履匆匆的行人,送来丝丝清凉。时不时地发出声音,为满眼疲惫的行人送去丝丝温暖。原来,这些造型独特的“空调树”,藏着消防、广播等设备,遇火情时可以喷水,机场广播也是从这里传出。
  此刻,航站楼不只是有着冰冷庞大的钢铁巨鸟以及水泥铺筑的漫长路面,漫长而枯燥的候机时光也变得更加有趣味。在这一方小天地里,你也可以享受独属于自己的幸福时光!此刻的你,会觉得机场不仅仅是出发和抵达的过渡空间,也可以是一个目的地,足以让你细细品味每一个角落的风景。


编辑:郭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