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中华——走进北海

听说北边有片海

记者张维娜

北部湾一号

高德港大桥

初闻北海,是听同事说起,第一反应是北京的北海。听了她的解释,才明白此“北海”非彼“北海”。
  此北海,是广西省陆域面积省内最小的地级市,下辖地区有海城区、银海区、铁山港区和合浦县,2个乡、21个镇。那是一个由沙滩、海鲜、珍珠组成的地方。
  初临
  走出北海福成机场的那天,天气略阴,微风带来阵阵凉爽。和渭南此时的干燥高温相比,这里简直是天堂。
  有句话说:“千海、万海不如北海;千州、万州不如杭州”。当问起北海的标志性建筑,送我们过来的司机说,你们住的北部湾一号就是其中之一。
  “我看网上说北部湾一号的独特之处就是把桂林山水的外形搬到了北海,取意‘山水城市’,意在将自然中的山水意境引入城市,在城市中造就山水的意境。可是如果我不对比桂林山水的照片,单独看那就是一栋让人觉得奇怪的建筑。是我不懂得欣赏吗?”我问。
  司机忍不住笑了:“其实不止你这么认为,我们当地人也没觉得把桂林山水摆在这里有什么意思。我们更觉得这是一个倒地的‘福’字的一半。只是北部湾一号还正在建设中,你们现在看不到全貌。”
  等站在北部湾一号的路对面,我深刻理解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句话:这样的建筑群可不就是一个倒地的“福”字的一半嘛!这算不算是“福到”了?只是这个一半的倒“福”字,还缺少了最左边的一横,实在是让人遗憾。
  这里背靠北海市,面向北部湾海洋,拥有700多米长的海岸线,是北海市规划建设中北部海岸的高档商住区,被誉为“皇冠上璀璨的明珠”。
  我们定的是一间全海景双标房,一眼看到的是阳台外灰蓝色的海平面。望着窗外一览无余的海景,亲身感受温暖的阳光、温柔的海浪、金色的沙滩和清新的空气,真正的体会了一把“面向大海,春暖花开”的意境!
  闭上眼睛让思绪放空,天马行空的想象着自己的故事:在这样宁静的夜晚,坐在藤椅上,手执一杯红酒,心不再被俗世烦扰,就如这悠悠荡荡的藤椅一样,一本书,一杯酒,悠哉悠哉!
  可是现实是——好书我有,可独独缺了一杯红酒啊!
  南珠魂
  说到了建筑,司机建议我们应该去北部湾广场转转。“北部湾是这边唯一的一个广场。虽然不大,但那里有我们的北海之魂。”
  其实在出发之前,我上网就百度了北部湾广场——北部湾广场是北海最大,也最具北海特征的城市广场,最有名的是“南珠魂”雕塑。它的设计者是原四川美术学院院长、我国著名雕塑家叶毓山先生。1986年,叶毓山先生受邀来到北海,负责设计雕塑。叶毓山先生花了三个月时间设计,创作出十几个方案让市民讨论,最后确定下来最终方案。
  百闻不如一见。北部湾广场最引人注意的还是位于广场北侧的“南珠魂”雕塑,大约有三四层楼那么高,像是一个巨大的贝壳,静静地站立在水池中。仔细看,那是一个立体三叶贝壳,贝壳中还衔着一颗不锈钢球,好似熠熠发光的宝珠孕育于贝壳中。水池内,环绕“南魂珠”有三组造型独特的雕塑群,分别是骑承海鱼的珠女、骑承海龟的青年渔民和骑承海马的渔翁。绕着“南珠魂”转了一圈,不远处一株百年古榕吸引了我们的目光。听广场的安保人员介绍,这是一株已有两百多岁高龄的古榕,移植的时间比雕塑施工的时间还早几个月。
  在询问了不少当地居民,查找了不少资料后,我才知道这三座雕塑的名字分别为:
  珍珠神女——俯仰怪鱼,手持珍珠,飘逸闲暇。说她像刚从海底采来珍珠,不如说她正沉浸于爱情的享受中,但又含着两分忧思。
  大海之子——跨神龟,吹海螺,茫茫沧海波腾浪翻,大海之子威风凛凛,豪气英姿。他全身显示出的无穷力量像一张拉满的巨弓,回响的海螺声似乎在向人们发出召唤。
  虬鬓仙翁——老人从南海深处而来,精灵乖巧的海马是他巨大的坐骑,他不分昼夜,浪里来海里去,好似大海之父,管辖着这茫茫大海中的一切。
  当地居民自豪地说,“南珠魂”就是北海的城市标志,是因为这里有约2200年历史的南珠文化。其实南珠之乡真正的故乡是合浦县,而且南珠的八大古珠池有七个在合浦。北海以前是归合浦管的,直至1987年7月1日,合浦县划归北海市管辖,所以北海市也被称为南珠之乡。
  城市
  对于北海,我注定只是一个过客。但于我,北海已如轻柔凉爽的海风,在心底留下痕迹。
  在北海前后待了一个星期,发觉虽然“城市总是相同的”——无非楼房林立,街道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但与家乡陕西渭南相比,似乎有些不同之处。
  一路行来,这个城市里少见警察,甚至交警。并不宽敞的街道上,以各色的电动摩托车居多——当地人说,由于城市公交发展缓慢,家家户户有电动车是避免不了的。为了让游客出行方便,电动车出租更是应运而生。街道旁,店铺前,电摩、油摩随意停放,一辆辆,一排排,无人看管。车主解释,这边没人偷电动摩托车,你可以放心的停车。
  走累了,本想找个喝茶的地方歇歇脚,却发现周边各式冷饮店林立,唯独消遣的茶馆不见踪影。虽然算不上“国粹”的粉丝,可是在“国粹”已经冲出国门登上世界舞台的背景下,这样一个悠闲、舒适的城市里竟然很难找到它的身影——酒店里倒是设有麻将室。也或许我没找对地方?
  但是想想家乡渭南,各个路口交警执勤,仍然免不了交通违规的市民;崭新的自行车停在小区楼下,再下楼时已不见踪影,电动车更是巴不得加上七八个链条锁来防盗;各个街道茶馆遍地开花,不乏来客——大多数人都是来打牌的……不是我们不热爱自己的城市,而是我们的凝聚力还不够。
  此时,我更理解了当地居民口中的“北海之魂”——当每一个市民都热爱着这片土地,相信北海能给大家带来更好的未来。不仅仅是期待,大家也在付出着自己每一分力量。


丝路起点的前世今生

记者夏莲


  合浦汉代文化博物馆

  铁山港码头

  “走,去合浦汉代文化博物馆和铁山港。”采访途中得知北海是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今年4月习总书记曾来此视察,一行人临时改变计划,决定沿着习总书记的脚步,探访一下这个“海丝”起点。租车,走起!
  导航开启,一路沿着滨海公路北上,向着目的地合浦县进发。合浦县是北海市下辖的唯一一个县,距离北海市区30公里左右,曾是汉朝的郡治所在地,也是古代中国远洋航线——海上丝绸之路的最早始发港之一。不认路,导航开启,地儿不熟,网上查询,生活在一部手机走天下的现代,我实在想象不出,古人如何在信息闭塞、技术匮乏的条件下扬帆远航,开辟出一条海上丝绸之路。
  车窗外蔚蓝的海水在阳光下波光粼粼,外出的渔船星星点点洒在海面上,思绪不由穿越千年,脑海里不断闪现千帆竞发的画面。两千多年前,古人在这里扬帆出海,载着精美的丝绸、瓷器、茶叶远航至南亚、东南亚诸国,又将金、银、琉璃、象牙、沉香带回中国。海上丝绸之路铸就了多少王朝的辉煌。沧海桑田,当年港口的喧嚣与繁华、见证那段辉煌的城郭与码头,早已淹没在20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不知此行我们还能找寻到多少历史的痕迹。
  我的担忧不幸成真了。头顶烈日,行车40分钟,中午12时,终于到达合浦汉代文化博物馆,一座红黄相间的仿汉代建筑映入眼帘。一行人顾不上辘辘饥肠,兴冲冲跑向大门,却吃了个闭门羹。很不凑巧,博物馆安装空调,闭馆一周。大门紧闭,闭馆通知“把门”,连工作人员的影子都没看见,好不容易在景点介绍中找到了博物馆电话,却无人接听。想尽办法无果后,只能隔着铁门一睹风采了。
  铁门“当关”视野受限,只能看见一座极具汉代风格的建筑坐落在十多米的高台之上。四处转转,发现博物馆周围这样的建筑还不少,完全称的上是仿汉建筑群了。细看介绍才知道,原来依托汉代文化博物馆,合浦县在周边建起了一个汉闾文化园。
  无缘得见珍宝,终是不甘心,妹妹的同学恰巧在此从事导游工作,于是厚着脸皮拨通了电话。小钱是个热心的姑娘,耐心给我们做了一次免费导游。通过小钱,我们得知该馆为合浦汉墓群抢救性挖掘后建造的,出土的文物中有大量玻璃器、石榴石、水晶、琥珀、绿松石、香料、焊珠金饰等物品,都是东南亚、南亚、西亚和地中海等地区输入的舶来品,如今他们都成了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贸易物证。小钱还提起了一个有趣的文物,东汉铜提梁壶,据说出土的时候壶里还保存着半壶美酒。这壶世界上最古老的酒,承受了岁月的变迁,也见证了合浦作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的兴衰。
  博物馆参观过不少,这个无缘得见的合浦汉代文化博物馆让我印象尤为深刻。站在如此大规模的仿汉代建筑群中,仿佛穿越千年回到了汉朝,耳闻一件件精美文物的出处,眼前浮现一幅生动的“海丝”历史画卷。此处不仅颠覆了我对博物馆乏味的认知,也彻底颠覆了我的历史观。在我认知里,大抵古人口中的南蛮指的就是南部沿海一带,因此我也一直以为这些地区古时都是偏僻、落后、未开化的地方。合浦汉代文化博物馆之行,着实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历史课。
  合浦汉代文化博物馆,让我们触摸到了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的历史,而下一个目的地——铁山港,却让我们看到了古港的来世今生。
  未见其容先闻其名,几天的采访中,当地民众对铁山港评价颇深,特别是4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到此考察,让当地人很是自豪,当地的出租车和滴滴司机每每都要和我们介绍一番,也让我们对铁山港有了初步了解。
  北部湾港是我国大陆距马六甲海峡最近的港口,是西南地区最近的出海口,由防城港港区、钦州港区和北海港区组成,而铁山港是北海港区的重要组成部分。铁山港湾阔、水深、岸线长,是一个天然深水港,对于重振海上丝绸之路、打造向海经济具有重大的意义。
  名气大找起来却不容易,兜兜转转一个多小时才终于到达铁山港公用码头。
  天高海阔,门机高耸入云。“哇!”一行人不约而同将嘴巴凹成O型,发出惊叹声。只见十几个巨型门座起重机沿着海岸排成一列,像金刚战士一样守卫在码头,密密麻麻的集装箱摆满了码头,像极了城镇里的楼房。就是在这里,习总书记与码头工人亲切交谈,并提出殷切嘱托“要建设好北部湾港口,打造好向海经济,写好新世纪海上丝路新篇章。”
  一行人迫不及待的下了车,却再次被震撼。站在巨型门座起重机面前,人类渺小的像只蚂蚁。然而我们又不禁感慨,人类真是伟大的发明家、造物主,如此庞然大物最终不过为人所用。和同事想找个地方拍下码头全貌,却发现没有航拍设备,无论在哪、怎么拍都是徒劳。
  本想采访一下与习总书记面对面交流的码头工人,但此时码头所属公司已经下班,只有值班人员在岗,很遗憾没有采访到。不过值班工作人员还是很热情地给我们介绍了港口建设情况:目前,北部湾国际港务集团铁山港公用深水码头1#-4#泊位(10万吨级,水工15万吨)建成运行,综合通过能力1200万吨。5#-10#泊位工程拟建10万吨级、15万吨级散货码头各3个,设计吞吐能力4000万吨。另外,神华国华广投(北海)发电有限公司铁山港区2个设计吞吐能力1000万吨的10万吨级煤炭专用泊位已经开工建设。到2020年铁山港港口吞吐能力近亿吨。
  铁山港巨大的吞吐能力让人惊叹,也让我们对海上丝绸之路的振兴充满期待。如同海潮有涨有落一样,历史的辉煌并不代表永久的灿烂,曾经的荒凉并不代表永远的寂寞。合浦作为汉时的最早始发港,曾给这片土地带来财富和尊荣。而后,它在历史的长河中沉寂,被遗忘。如今,铁山港的建设开发,将再次带来荣耀,重新书写海上丝绸之路新篇章。
  风悠悠,海茫茫,穿越历史,见证古港辉煌。海上丝绸之路,曾作为友谊的桥梁,文明的使者,缔造了汉王朝的辉煌。如今,“一带一路”倡议的提出,也必将助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