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故事:锣声嘹亮诉传承

渭南日报全媒体讯(记者 马辛)在合阳县黑池镇流光溢彩的民间社火中,有这样精彩的一幕:数十面铜锣随着同一个鼓点一齐飞向高空,在阳光的照耀下,金灿灿一片,极为壮观。当一排排抛起的铜锣从空中划落的一刻,高亢、清脆、紧凑的锣声,整齐划一,时而似疾风骤雨震撼人心,时而又像微风拂面净化心灵……

撂锣,从名字就能辨别其表现形式。“撂”是当地土语,意为“抛”“扔”。撂锣,即是手持铜锣边舞边敲边将大锣扔向空中的一种表演,当地又称其为“抡锣”。
  关于撂锣的起源,民间有两种说法。一种是起源于线戏演出中的神戏。线戏即合阳独有的提线木偶戏。至今户不足300、人口1000余人的合阳县黑池镇西中雷村,在历史上却曾出过10余位著名线戏艺人,是合阳有名的“线戏窝子”。过去村中请戏班都是打着神的旗号,线戏每演出前先要唱神戏,艺人走下戏台,在神殿前的广场上表演把铜锣撂向空中又接住敲击的特技。民间闹社火时,也模仿线戏艺人把锣撂向空中,久而久之,便形成了撂锣这种独特的民间艺术。不只是西中雷,在附近的南吴仁、太定等线戏艺人众多的村庄,也有撂锣这种民间艺术形式。

另一种则来自民间传说,西中雷村东一二里便是广袤的黄河滩。很早以前,黄河滩里有一种怪兽,不时上塬来祸害群众,人们恨它,却无法制服它。有年冬天,一位村民提着铜锣从外村回来,没想到在野地里碰见这张牙舞爪的怪兽,情急之中,他将铜锣向怪兽砸去。铜锣触地,发出响声,怪兽听见锣响,竟吓得落荒而逃,从此再不敢上塬。这件事让人们意外地发现撂出去的铜锣可以祛除不祥,辟邪趋吉,便在闹社火时边敲边把锣撂向空中,以求村庄平安,从而形成了“撂锣”。
  据撂锣的市级传承人王银祥介绍,撂锣这种民间锣鼓表演方式由两部分组成。行进中撂锣,落场子时敲旦子。西中雷村人喜爱撂锣,每到冬日农闲季节,青年人便跟着有经验的人学习撂锣,有的人反复练习,把胳膊都练肿了还不停息。自然也出现了许多高手。过去每条巷道两头都有梢门,两檐流水,高四五米,曾有一位高手从梢门这边把锣撂过去,快步由梢门下穿过,从另一端将锣接住。每年闹社火时数十位锣手一字排开,按照指挥的手势,控制不同的力度,锣飞向空中时,可以排成一条线、月牙形(又分上弦月与下弦月两种)或雁字形,观者无不惊叹叫绝。

撂锣除了春节闹社火表演外,也常于当地娘娘庙过会时,作为一种迎神社祀的仪仗表演。旧时群众认为娘娘神非常灵验,每年正月十四要将娘娘神迎进村中,全村各户就前来烧香祭祀,以求多子多福,平安如意。每逢迎神撂锣时,几乎全村各户都有人参加,有的敲鼓,有的撂锣,有的舞花杆,实在没有人能参加表演时,也要做把彩伞以表对神灵的虔诚。据当地群众介绍,清末民初表演撂锣时,男舞者均按传统戏曲的校尉打扮,每人身穿黄马褂、皂色裤、腰系战裙、扎靠腿、画净角脸谱、戴黑(红)口条(髯口)。女的多按传统戏曲中的刀马旦装束,显得英俊、潇洒。更有趣的是担任撂锣指挥者的演员,俗称“大鸡毛”(系“大计谋”的谐音),脸涂红色,脑后插根长野鸡翎或在帽后缀一撮鸡毛,身着蓝色青花绸袍,足蹬红布鞋。此种装束仍保持着比较古老的传统风格。现在表演撂锣,男舞者大都穿中式对襟衣裤或穿统一颜色的运动衣裤,女的多穿彩衣裤,腰扎红腰带,身披大襟红棉衣,据说是代替过去的斗篷,更增添了舞队的色彩。
  穿过历史烟云,随着社会需求的不断扩大,撂锣也在传承中不断创新着,县城商铺开业庆典、明日婚嫁捧场,锣鼓之声此起彼伏,站在经济角度看,锣鼓体现了新的自我价值。正如西中雷村村民关永妮所说,“先前村民敲起撂锣图个热闹喜庆,现在锣鼓响起来,还可以赚些钱零花。”
  说起撂锣的传承问题,王银祥眼中神采飞扬,“为了传承这一传统文化,春节期间,村上利用学生回家过年这段空闲时间,专门让老艺人手把手地教孩子们学习这一技艺。现在,已经培养出10余名小锣手,撂锣这一民间绝活后继有人了。”
  2002年,合阳撂锣在渭南市组织的“千面锣鼓迎千禧”活动中精彩亮相,一炮打响,蜚声东秦,近年又多次应邀进城并赴相邻的澄城表演;渭南电视台为其拍摄了专题片,让撂锣显身荧屏;在新华社高级摄影记者范德元所著《空中看合阳》画册中,西中雷撂锣占了很大篇幅;2012年,撂锣列入“陕西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外出的机会多了,眼界也开了。在王银祥看来,合阳撂锣之长在于对传统技艺的传承,之短在于大动作很少,创新不多,这也是撂锣发展需要解决的瓶颈。希望以后合阳撂锣有机会得到专家学者的系统指导和改进,在创新中焕发出更大的活力。
  我们认为,创新性地编排民间非遗的同时,需要对非遗项目的传统文化和现代元素进行指导和验收,保障原生态的价值观和审美观。原生态的非遗项目不能过分开发现代元素,这是对非遗的伤害。合阳撂锣能成为省级非遗文化遗产,在于它真实地从民间诞生,民俗厚土滋润着它,耳濡目染熏陶了一代又一代人,它的本质是粗犷、彪悍的“泥土汉子”,如果把它打扮成一个小巧、玲珑、细语慢声、弱不禁风的“模特少妇”,把原生态的民俗艺术删掉大部分,增添的现代气息难以展现非物质文化精髓,呈现的效果不伦不类,传承的结果可能是逐渐退出原生态的历史舞台。
  合阳撂锣是一扇窗,透过它,不仅可以看见合阳悠久的历史,更能看到劳动人们对艺术不懈的追求,如何更好地将合阳撂锣传承与发展下去,需要每一位民间艺人的努力。我们希望,合阳撂锣能在传承与发展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走出这八百里秦川,走向更好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