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发修鞋价位狂飙为何?经济学里这样解释

渭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杨洁 实习生 王蕊

很多市民都有这样的困惑,现如今,手机越来越普及,价格是一跌再跌,而理发、修鞋子也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生意,价位却是水涨船高,这透视着怎样的经济现象?

市民困惑1 理发、修鞋的价钱是越来越贵了

今年35岁的市民张洁回忆自己刚上大学的时候,经不住宿舍姐妹的诱惑,去理发店做了离子烫,当时是朋友推荐的店面,老板要60元,等自己快大学毕业,再次决定打理自己的头发时,店老板告诉她,做离子烫得要200元,“短短三四年时间,做头发的价格上涨的可真快。”张洁感叹道。

今年刚上大一的学生小邢告诉记者,刚开学那会,他买了一部新手机,换了一个新发型,“买手机的时候感觉好便宜,可是剪头发的时候却觉得好贵,理发师剪了三两下,就收了我20元钱,我上高一的时候理发才5元钱。”

记者询问了城区解放路上的几家理发店的职员获悉,烫头发的价位依据药水的质量而定,在90元—260元之间,“药水越好,当然价位也越高。很多顾客都愿意选择中高价位的药水,药水越贵,效果越好,对头发的伤害也越少。”一位不愿具名的理发店职员透露。至于剪头发,则在10元到20元不等,小孩基本10元左右,成人15元到20元不等。

经营修鞋生意已有十多年的杨师傅告诉记者:“一双皮鞋清洗加保养20元钱,现在物价上涨,材料费贵,修一双鞋不同材料,价位就不同。”店里正在等候的顾客王女士表示:“我是老顾客了,一双价值300元的鞋,没穿过几次,扔了可惜,就拿来修修,加个底,换个跟,缝个链子,顺带把蹭破的地方补一补,算下来差不多100元,小杨修鞋的技术确实令人佩服,一双鞋经过他的手简直就像新的一样。”杨师傅腼腆一笑:“有的顾客刚买的千元新鞋,拿过来花个一百块美个容,这样就更耐穿,现在修鞋的人也越来越少,都是小本生意,挣的是辛苦钱。”

市民困惑2 电子产品的价钱却貌似便宜了

大一学生小余用暑假打工赚的3000元钱买了一部新手机,没几周就后悔了,“当时买的手机是刚上市的,不到一个月,价位却降了将近1000元,应该忍几天再买。”她懊悔告诉记者。记者了解到2015年5月22日,苹果iPhone5S上市时在商家“申诚数码”处最新报价为2799元,而今却只卖1400元,两年时间,价钱降了将近一半。

市民王女士表示:“1000元给父亲买个智能手机,不但能发语音,还能发视频,现在手机的价格是越来越便宜了,我们的生活是越来越方便了。”

宋先生告诉记者,2010年结婚的时候,他送给爱人一台笔记本电脑,“当时是同款产品里面配置最高的,要6000多元。现在再用6000元买一款电脑,配置要比当时的高好几倍,不论是内存还是硬盘,亦或是处理器,都较之前的好很多。”

专家释疑 这是由进步部门快速发展导致的

在经济学理论中,上述两种现象叫做“成本病”。“成本病”是美国经济学家威廉·鲍莫尔提出的一种经济现象,主要在说明一种部门的生产力相对落后于另一种部门的理由。这两个部门其中一个部门是进步部门,另外一个是停滞部门。进步部门的生产率相对快速增长将导致停滞部门出现相对成本的不断上升。他认为很多服务部门都具有这一特征,相对于制造业,服务业劳动生产率更难以提高,因而,随着制造业的生产率改进,服务业在整个经济中的比重反而上升。比如,手机、空调、洗衣机、汽车等制造业属于进步部门,而理发师、厨师、修鞋匠等属于停滞部门,其他领域劳动效率的提高,将间接带动停滞部门工资的上涨。

渭南师范学院经管院的讲师韩宏刚针对这个现象做了如下解释:“实质上,手机是工业品并且标准化程度越来越高。而标准化程度高的产品便于大规模制造,因此手机的价格会随着生产力水平的提高而逐步下降。但是理发、修鞋不是大规模的工业品,它们属于服务行业,服务行业是第三产业,就劳动力成本来讲,它比电子产品等制造业的人力成本高。”韩宏刚还告诉记者,其实烫发的药水实质上是非常便宜的,而理发店说药水贵的原因是这些药水属于垄断销售,在市面上基本见不到。至于修鞋材料的价格其实也不贵,而为何要价高,是因为把人工的成本算在了材料里。

“人工智能”是近年来最热的名词,未来机器人很可能替代生产线上的工人,这意味着生产效率将进一步提高。与此同时,那些原本高收入的停滞部门的工作也会一步一步演变成进步部门。韩宏刚表示:“一定程度上,服务业的发达程度往往决定着这个国家的发展水平。”

编辑:曹超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