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南市着力破解生猪定点屠宰监管难题

渭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陈治中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近年来,我市以陕西现代畜牧业示范区建设为契机,着眼畜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生猪定点屠宰管理上,积极探索、勇于创新、强化管理,通过实施“抓清理、抓规范、抓提升”三步走战略,强力推进屠宰企业清理和标准化建设,提升行业整体管理水平。清理整顿后,全市生猪定点屠宰企业由最多时的上百家,减少至现在的15家,肉品合格率由2014年的92%提高到2016年的100%,保障了群众舌尖上的安全。我市做法得到了部、省充分肯定,外地和省内各市先后到我市考察学习,生猪屠宰监管“渭南经验”在业内受到推崇。

蒲城大红门肉类食品有限公司产品分割车间

上河屠宰厂品质检验员正在进行瘦肉精检测

抓清理:优化布局减厂关点

以前,渭南和其他地方一样,生猪屠宰行业“小、散、乱、差”问题突出,与规范化管理的要求相离甚远。为了改变这种现状,我市按照“统一规划、合理布局、严格准入、适度集中、强化监管”的原则,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对生猪屠宰管理工作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清理整顿。

2012年7月,经过市级层面生猪定点屠宰企业资格审核清理自查,一批不符合设置规划,经整改仍不达标的企业被取缔。到当年底,全市生猪定点屠宰企业清理减少至55家。

2013年6月,省上下发了《关于全省生猪定点屠宰资格审核清理结果的通知》,我市共15家定点屠宰企业通过了审核。到当年底,被取消资格的其余41家生猪定点屠宰企业全部关停。至此,我市生猪定点屠宰企业从最多时的上百家到最后的15家。可以骄傲地说,我们打了一场漂亮的“歼灭战”。

始终把握政府在清理关停中的主导权。关停开展启动后,市政府成立专门调查组,经过排查摸底、广泛调研,摸清了家底,制定了关闭实施方案。召开全市生猪屠宰企业清理关闭会议,下发有关通知,明确了时限要求。各县(市、区)在市上的统一组织下,分批次开展统一清理关闭行动。由于前期工作扎实,相关企业从大局出发,对清理关闭工作给予理解和支持,保障了整体工作平稳有序、快速推进。

始终牵住主管部门这个“牛鼻子”。市政府责成畜牧主管部门深入15家最终通过审核的屠宰企业,召集企业法人会议,要求企业既要保证肉品质量,又要保障辖区供给,不能因关停影响市场供应。同时,制定出台《渭南市屠宰企业不良行为档案管理(暂行)办法》,建立起产品可溯源、质量可控制、去向可查明的质量安全管理体系。

始终坚持把“人”的有关问题解决好。按照“积极稳妥、维护稳定”的原则,市上统筹安排,对原食品公司所属生猪屠宰企业职工进行安置,解决人员就业和养老问题,使16家食品系统职工经办企业自动放弃经营。对于具备养殖条件的关闭企业,各县(市、区)在畜牧发展项目方面予以倾斜,支持关闭企业再次创业。

始终抓住“压力”和“动力”这两个关键。在关停过程中,由市政府督查室、法制办、畜牧局组成明察暗访组,直奔企业检查,拍照摄像,收集资料。市政府对关停工作不力的县(市、区)进行通报批评,约谈相关县(市、区)长,追究人员责任。给“压力”还要给“动力”。为鼓励各县(市、区)开展关停工作的积极性,市政府下发《关于下达关闭未取得定点屠宰资格屠宰企业奖励资金计划的通知》,对按规定完成清理关闭工作的市政府列资奖励,每关闭一个A类屠宰企业奖励10万元,关闭一个B类企业奖励5万元。

始终高悬打击肉品违法行为这把“利剑”。在重大节假日,由畜牧、食药、公安部门联合开展以整治肉品市场为主的“亮剑”行动、开展以打击私屠滥宰等违法行为为主的“惊雷”行动。严格市场准入、“两章两证”齐全,打击“白条肉”经营。通过不间断的打击和整顿,净化了市场,规范了管理,提高了肉品质量,保障了群众“舌尖上的安全”。

抓规范:科学化管理标准化建设

开展生猪定点屠宰企业标准化创建活动是提高企业科学化管理、规范化运营的基础性工程。2014年,我市制定出台《生猪屠宰企业标准化创建方案》,抓住屠宰企业主体责任和驻场人员监管责任落实两个“关键”,围绕生猪入场、生猪准宰、同步检疫、产品准出“四条主线”,要求屠宰企业从8个方面进行整改提高。

——基本资质完善。屠宰企业必须依法取得生猪定点屠宰许可证、工商营业执照、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排污许可证。

——环境卫生整洁。厂区墙面统一以蓝白为基调,路面硬化、环境绿化。

——设备配置到位。完善屠宰设备和检疫检验仪器,增加与屠宰数量相适应的头、蹄、内脏存放设备,实行一猪一筐,集中收采,增添冷藏配送车辆,建立独立参观通道。

——操作人员达标。配备与屠宰规模适应、经省级培训考核合格、依法取得健康合格证明的屠宰技术工人和肉品品质检验人员,上岗时统一着装,品质检验人员工作服为黄色、屠宰工为蓝色。

——检疫检验规范。生产工艺和操作流程符合《生猪屠宰操作规程》《生猪屠宰肉品品质检验操作规程》,签订“代宰”协议,执行“瘦肉精”、药残快速检测。

——记录台账完善。在驻场检疫员的监督和指导下,及时、准确填写《生猪入场检查及静养记录表》等13种记录,按期分类归档保存,以备检查。

——严把四个关口。在入场、屠宰、下线、出场四个关键环节,严格执行“四不准”制度。入场“四不准”,即:无检疫证明不准入场、无牲畜耳标不准入场、病猪不准入场、死猪不准入场;屠宰“四不准”,即:没有申报检疫不准宰、没有进行“瘦肉精”和“药残”抽检不准宰、静养时间不足的不准宰、喷淋清洗不干净的不准宰;下线“四不准”,即:头蹄内脏不对应入筐(篮)实施同步检疫检验的不准下线、不摘除“三腺”不准下线、不修割和冲洗的不准下线、不盖章标记的不准下线;出场“四不准”,即:检疫检验不合格的不准出场、“瘦肉精”“药残”检测不合格的不准出场、“三腺”、修割品不准出场、产品去向不明的不准出场。

——管理制度统一。通过总结实践经验,制定了生猪屠宰十项管理制度,使各个环节有法可依、有章可循。

据统计,企业在标准化建设上共计投入资金750万元。大批先进设备安装到位,从业人员素质过硬,场区环境漂亮整洁,流程规范、台账完整、制度上墙。

抓提升:规范化建设永远在路上

规范化建设没有终点、不画句号,规范化建设我们永远在路上。

创新载体,打造规范化建设的“升级版”。在标准化创建的基础上,2016年我市组织开展了屠宰企业“比规范、晒档案”活动;2017年开展了以“严格‘四关四不准’”为主要内容的技能大比武活动。15家企业为此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设定工作目标,制定活动计划,不断完善制度和记录档案。监管部门制定了“一企一策”方案,全面审视企业屠宰流程,查找薄弱环节、梳理安全隐患。以屠宰企业为运动员,监管部门为教练员,省内专家为裁判员开展评比活动,初步形成了适合大中型企业的“两检融合、企业为主”质量控制模式和适合小型企业的“两检协同、各负其责”质量控制模式。

借力智慧畜牧建设,提高企业标准化建设水平。智慧畜牧项目是渭南市建设陕西现代畜牧业示范区和建设智慧城市的大背景下,打造的畜牧业信息化项目。今年,我市在智慧畜牧项目建设上重点向生猪屠宰企业倾斜,所有的生猪定点屠宰企业都搭建了视频监控、物联网传感等设备,建立了全市畜产品电子商务交易中心,实时显示平台上所有的后台交易数据和参与企业的宣传。借力智慧畜牧建设,促进了企业的精细化管理,实现了信息化服务的便捷共享。

抓成效:提供渭南经验奉献渭南智慧

通过清理整顿和标准化创建工作的开展,我市生猪屠宰行业布局更趋合理,资源更为集约,管理更加科学,企业规范化进程加快,步入到稳定、有序、规范、科学、高效的发展新阶段。

——屠宰行业供给不断优化。

近几年,我市生猪屠宰行业呈现出“一减、一增、一提、一降”四大特点。“一减”即:生猪屠宰企业总数大幅减少。从2013年起,全市共关停了41家生猪屠宰企业,目前仅剩15家,淘汰率达75%;“一增”即:生猪屠宰量不断增加。虽然屠宰企业总数大幅减少,但全市生猪屠宰量却从2013年的49万头,增加到2016年的73万头;“一提”即:货源质量显著提高。比如,蒲城大红门公司建立了自己的养殖基地,经开区雨润集团还与养殖企业签订代养代收协议。通过自繁自育和代养代收,生猪质量显著提高;“一降”即:生猪代宰比重快速下降。屠宰企业与代宰户签订委托协议,变“代宰”为“代收”,代宰量减少,代宰比重下降,肉品质量稳定。

——企业主体责任不断强化。

清理关闭后,各企业屠宰量不同程度增加,效益明显增高,投入的信心进一步增强,在开展标准化创建活动时,企业的主体意识不断强化。企业投入力度加大,仅标准化创建就投入资金达750万元。关键环节管理加强,保证确保从入场到市场的全程安全。品牌建设意愿强烈,15家企业共开办直营店126家,以“大红门”、“雨润”、“古徵”为代表的一批名优品牌应运而生,成了市场的“香饽饽”。

——行业管理能力得到提升。

监管思路明确。通过有效探索,我市逐步形成了以“设施完善、制度严格、技能娴熟、质量保证”为核心内容的规范化管理模式。

监管水平提高。全市各级建立起制度清晰、措施得力、技能合格、手段先进的监管体系,监管人数从原来的224人精简到68人,降低了行政成本,提高了管理效率。

肉品质量提升。根据省畜禽屠宰加工质量管理站开展的生鲜猪肉质量安全抽检情况,我市生猪屠宰企业抽检合格率由2014年的92%上升至2016年的100%。通过屠宰企业清理关停、标准化创建和改造升级,企业形象有了极大的改善,社会认可度得到显著提升,产出肉品不仅供应农贸市场和肉品专营店,更直接走进部队、幼儿园、超市等场所。

食品关乎生命,安全重于泰山。近日,省政府办公厅出台了《陕西省关于进一步加强畜禽屠宰行业管理工作的意见》。作为“陕西现代畜牧业示范区”建设的主体,我市将以此为指导,进一步创新理念、创新思维、创新载体、创新经验,为生猪屠宰行业健康稳定发展提供“渭南方案”,奉献“渭南智慧”!

编辑:曹超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