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黄公路行︱在洽川,遥望君子与淑女的爱恋

榆林日报记者 郝彦丰 / 文  渭南日报记者 雷沛 / 图

华山论剑西凤酒·澳洲金地红酒带您领略“壹号之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走在合阳县洽川风景名胜区,人们总是情不自禁地想吟诵这段诗句,因为《诗经》中这首脍炙人口的诗篇就起源于此,再加上景区内以此诗中的佳词命名的亭台楼阁以及用石刻木雕壁画等形式表现全诗内容的建筑物随处可见,更是助推了游人诵读的雅兴。

洽川,因古有洽水而得名。这里是黄河流域最大的河滨温泉湿地,风光秀丽,四季如画,有号称国内最大的芦苇荡,面积达10万余亩,并栖息着丹顶鹤、黑鹳、大鸨、白天鹅、苍鹭等珍稀鸟类百余种,素有“黄河最美在洽川”之赞誉。

隐藏在万顷芦荡丛中的处女泉是洽川景区最闻名的景点。处女泉又名东鲤瀵、伏鱼泉,其水温常年保持在30度左右,水质清澈,富含硒、铜、锶等多种有益于人体的微量元素,每到冬季,雾气腾空,绵延十里不绝。事实上,处女泉不是一处泉水,而是一个泉群,大小泉眼上万。大者如车轮,小的似蚁穴,水的浮力极大。站在泉边凝视,可见泉底水冲起了金黄色的细沙,汇集如蝶,故又有“蝴蝶泉”之称。

处女泉   榆林日报记者 杨彬 摄

“处女泉”的名字来源于洽川一个古老的民俗。传说,周文王仰慕伏羲,常置身于此处的万顷芦荡中演卦诵诗。有一天,他在芦苇丛中散步,突然发现一女子在雾气蒸腾的泉水中嬉戏。蓝天白云下,茂密的芦苇围成的天然屏障,让女子的婀娜身姿若隐若现,那景象真是美极了。文王为此所吸引,更被姑娘的美貌深深折服。这姑娘就是太姒,因经常来此沐浴,才出落得如此光彩照人,后来便成了文王的妃子。于是,当地就逐渐形成了一个风俗:姑娘出嫁前都要到这里沐浴,让清澈的泉水洗去满身的尘土和疲劳,去迎接人生最幸福的时刻。所以,当地百姓称此泉为“处女泉”。

在景区入口处,屹立着两尊高大的人物雕像,这便是周文王与太姒。只见夫妻二人,相依远眺,文王一只手轻轻揽着太姒后腰,甚是恩爱。基座上刻着“天作之合”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寓意这桩婚姻的幸福美满。其实,这个成语也出自《诗经》,原文为“天监在下,有命既集。文王初载,天作之合。在洽之阳,在渭之涘”,意思是说“上天明察人世间,文王身上集中了天命。在他还年轻的时候,上天就给缔结了好姻缘。文王迎亲是在洽水北、渭水岸”。

作为我国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里第一首诗《关雎》便是描写周文王与太姒之间的爱情故事。那么,孔子为何将这首爱情诗置于首篇?从古至今,学人多有争论。走在洽川景区,我更愿意相信是“君子”与“淑女”纯净的心灵和真挚的爱恋深深打动了孔子的心。他们的爱恋,如雎鸠“关关”鸣叫般自然、本真,没有像现代人往往附加婚姻太多的物质条件。“窈窕淑女”一句反复吟咏,再无多余一字对女子体貌作任何描摹。窈,美心;窕,美形;淑,美性。这三个字从德慧、体貌、性情三方面简洁却又全面地描述了女子之美,其实也从侧面反映出当时古人质朴天然的审美价值取向。而诗中的“君子”,也是一位“克己复礼”之人,我们看不到他身上流露出丝毫肉欲占有的冲动,只能感受到他愿永久沉浸在美的芳泽里的强烈渴望。正如孔子赞叹此诗“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极具儒家所倡导的“中庸”、“中和”之美,对诗中所蕴含的社会规范内涵推崇备至。

或许,我们都应该来洽川走走,因为爱情在这里还是原来时的模样。君子之德与窈窕之美相互浸润,让那份久违的情怀如这道清澈的泉水一样温暖。

编辑:曹超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