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故事︱锣鼓声声 回音情动

渭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马辛

黄河岸边上锣鼓就该有黄河的雄浑与伟岸、粗犷与豪迈。亲身体验过东雷上锣鼓表演的人都赞其的确不输黄河气势。

合阳县东雷村地处黄河西岸,自古是通往山西的交通要隘,有“铁码头”“看船嘴”之称。旧时,村中的百姓除农耕外,不少人从事驾船摆渡或拉纤摇橹,终年在黄河上劳动生活。为祈福求神、庆贺丰年,每年正月十五皆在村中修的三官庙前闹社火。从正月初五清晨起,锣鼓队便挨门依户在群众院落中大敲大擂,俗称“镇穷鬼”。上锣鼓的表演则是正月十五晚闹社火时的高潮,是最热闹最精彩的活动。当鼓手们围鼓敲击达到高潮时,便争先上鼓、边击边跳,因而,群众称其为“上锣鼓”。

上锣鼓从何时起源的?没有史料记载。问村里的老人,都说:“从先人手里就是这样。”

为什么只有在东雷村才会有这种与众不同的上锣鼓呢?村里人有两种说法。

一种说法是为了祈福。东雷村村东原先有一座规模很大的三官庙,供奉着天官、地官、水官三位神灵,东雷村的人对水官礼拜最勤,是因为村子紧靠黄河。靠水吃水,村里的人自然要祈求神灵保护,四季平安了。于是出社火前,村中南北两社的“社火头儿”由老者作证,在村中土地庙前烧香祭奠,献上供品,热热闹闹地敲打一番,以此献媚与神,盼望神灵赐福于百姓。

另一种说法是为了驱鬼。东雷村东临大河,南北均是大沟,在黄河魂看东雷,凸出的一块土崖极像一个伸出的乌龟头。老人们说,东雷村坐落在“乌龟头”上。按照风水上的说法,村子扎在“乌龟头”上,村外老有那些不安分的鬼魅伺机加害于人,每年开春如果不上锣鼓,不在激烈的争斗中留点血让那些家伙们瞧瞧,镇镇他们,村子便不得安生。

上锣鼓的具体时间在农历正月十四到十六,有时候闹热了,正月十七再上。如果闹社火,上锣鼓就在每天下午社火将结束时开始,一直延续到快半夜;如果不闹社火,上锣鼓便从后半晌开始酝酿,快半夜时“收兵”。

东雷村200多户人,大部分姓马。正月初一进祠堂拜祖宗时称叔喊爷,长幼有序,恭而敬之。到了上锣鼓时,却按地域分成南北两社,各为其社,横眉怒目,形同路人。

表演上锣鼓时,场地四周燃起堆堆篝火,两社群众高擎火把,照得夜晚如同白昼,虽说是天寒地冻、北风凛冽之时,但所有舞者均赤身袒背仅穿一条短裤,有的头戴草帽壳,上插野鸡翎;有的脸上涂红抹黑,有的戴着用核桃皮做的眼镜;而鼓手胸前则饰两个圆形布圈(类似妇女的胸罩)。问其鼓手为什么这样装束,艺人也说不清。记者认为这很可能是原始母系社会中以母为首领的一种对女性崇敬的遗存。

表演场地设在村中广场,四周燃起堆堆篝火,熊熊烈火照亮夜空,无数人群高擎火把跑动,给人们一种极具原始意境的感染。表演开始前一社群众扛鼓抱铙悄悄地跑在另一社的地界上纵情敲锣打鼓进行挑衅;另一社群众则闭门掩户等待时机进行反击。突然一声口哨,另一社群众破门而出涌向广场,挑衅的一方便迅速地扛起大鼓逃逸回自己的地界。如没有被撵上,围追的一社锣鼓队又在被赶散的一社地界上猛敲狠打进行报复,如此两社进行相互挑衅。如一社锣鼓队被追上后,就将其所敲的大鼓夺下来,将本社的大鼓摞在被夺来的大鼓上纵情敲击,甚至两社人群往往在相互追撵中发生打架斗殴,如有人被打破头流了血后,社火头忙喊“见红了”,大家方停止相互间的追撵,两社锣鼓队在一起共同敲击表演。铿锵鼓声如雷鸣,无数火把与篝火映照夜空,人人纵情敲锣鼓,个个争先围鼓而上,其场面、其表演、其动作均无任何统一规范,全由舞者尽情发挥。激越的情绪、纵情的欢跳、震天的锣鼓以及熊熊的篝火,突出了“狂、蛮、粗、野”的风格和气氛。这种围火作舞,纵情欢跳的场面,仿佛再现了原始氏族部落同敲共舞的场面,如同让观众身临到古老的历史时代中。有人看后,称赞说:“这真可说是原始舞蹈的活化石。”通过“上锣鼓”的表演,可以生动感受三秦民间鼓舞所具有深邃的传统文化内涵和它的悠久历史的社会价值。

从内容上看,东雷上锣鼓主要有三个环节,锣鼓开始时敲的鼓点叫“排锣”,节奏较缓,十分整齐,是在酝酿情绪,同时向看热闹的人宣告:马上就要开始上锣鼓了,当然还有呼叫那些尚未到场的同伴的意思。接下来的鼓点称为“流水”,比“排锣”节奏加快,花样增多,向对方挑战的意思十分明显,显示鼓手的敲打水平也在这一部分;第三部分是进入高潮时期的“上鼓”阶段,此时敲打的人情绪发展到高峰,鼓手骑马蹲裆,敲锣的一脚踏鼓,一脚踩地,锣槌经头部画弧,先击鼓,后击锣,鼓手则高举鼓槌和锣手错开击鼓,否则是要砸烂手的。鼓手和锣手边敲边围鼓转圈,十分整齐。敲铙钹的则把铙钹高高举过头顶,矫健有力。只听领头人“吁——”的一声悠长尖利的口哨,早已做好准备的一个五大三粗的小伙子猛地蹲下身,双手抓住大鼓上的铁环,抡上脊背,撒腿便跑,其他人在后紧随;另一家见状,同样扛鼓便跑。两家在广场上拼命追逐,都想把自己的鼓摞在对方鼓上,对方哪里肯让,你争我夺,难解难分。据说,上锣鼓的“上”就是由此得来的。

马笃学今年67岁,是东雷上锣鼓的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之一。据他介绍,每到节日,东雷上锣鼓都被邀请到西安等地表演,村民参与的积极性特别高,好多服饰道具都是自费添置。“尽管我们可以组织两支演出队伍,但是,所有的活动都参加的话根本安排不过来。”每年快到春节时,东雷上锣鼓的排练都很频繁。马笃学说:“这个时候,在外打工的年轻人都陆续回来了,排练主要是为了教村里的年轻人,我们这种原生态的文化表演还是要靠年轻人来传承。”

2007年6月8日,在全国第二个非物质遗产保护日,东雷上锣鼓应邀参加了由陕西省政府主办的大型文艺晚会“大河风”的演出。同年,东雷上锣鼓以其突出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人文价值,被列入了陕西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每当激昂的鼓调响起,我们仿佛穿越时空,又一次站在了古老的黄河岸边,这大概就是这里人所说的河之声,河之魂……

编辑:曹超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