枝头柿子价值几何?火红的柿子 家乡的味道

渭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周海燕

火红的柿子 家乡的味道

湛蓝的天空,太阳暖暖的照着大地,翠绿的麦苗探出了头,红彤彤的柿子挂满枝头。

华州区高塘镇腰村的刘公社趁着天气暖和,手拿竹竿夹,提着竹笼,准备摘些柿子,他这是要给从四川回家的儿子准备家乡的特产。来到柿子树下,刘公社一边拿起竹竿夹选柿子,一边念叨着,“再过些日子儿子就要出发去四川,给儿子准备带点家乡的特产,核桃、花椒都装好了,还有这必不可少的柿子。摘些硬柿子,方便儿子坐火车携带。”

刘公社在树下转了几圈,瞅准了一繁茂的树枝,瞄准目标后,又小心翼翼地摘取,取掉枝干后,轻轻放进竹笼里。一会工夫,50斤柿子的任务完成了。

柿子是特产,也是家乡的味道。刘公社抬头望着树上红彤彤的柿子,又回头看看满满竹笼,似乎有些遗憾,“火车上只能带50斤,多了就要增加费用。”

青壮劳力少 柿子没出路

48岁的魏小红家有两棵50岁树龄的柿子树,满树的果实,很是诱人。

前几天,魏小红自己联系了客商进村收取柿子,每斤价位0.35元。客商进村看后,摇摇头走了,原因是柿子已经熟透,软了,没办法运输。

无奈之下,魏小红就打电话给亲朋好友,让他们自己来地里摘取,自己拿回家吃,“谁吃谁摘。”

满树的柿子挂在枝头,却无人问津。精明的魏小红掰着指头算了算,“如果每天能摘200斤柿子,每斤0.35元,共70元。但是我每天出去打工,管吃饭,净挣70多元。柿子到市场上也未必能卖完,所以还不如我自己去打工。”

“村里会挂柿饼的就摘取一些挂成柿饼,妇女会做醋的,也会摘取一些酿成醋,都是供自家食用。我不会挂柿饼,也不会酿醋,所以就让亲朋好友自己吃。”魏小红补充道。

40余岁的刘先生年轻力壮,将竹笼捆在树干上,坐在三四米高的树冠上慢慢摘取,这可急坏了树下的妻子,“慢点,慢点,够不着就不要了,摘多少是多少。”妻子的话语中隐约有些担心。“这柿子树很脆,容易折坏,我们这每年都会发生摘柿子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摔骨折的事情。”

刘先生自信地说道:“你看,我是踩在树的主干上,没有在枝干上。再说了,我试过了,这主干很硬。”说着用脚踩着主干,“你看,多结实的,不用操心。”

“高处的不要摘取,留些给鸟过冬,咱要维护生态平衡。”妻子用最纯朴的意识和善良的爱心维护自然的和谐。

渭南师范学院东盟博仁财经学院李富荣教授说:“像刘先生这样自己上树摘取柿子的人很少,因为农村的年轻劳力基本在外务工。从表面上看,这似乎只是一个农村劳动力短缺问题,而从深层次分析,这是三农问题,更是涉及到农村产业结构调整、特色农产品可持续发展以及扶贫帮困等一系列的问题。”

柿饼形成产业可脱贫增收

74岁的孙进京,悠闲地坐在自家院里晒着太阳。屋檐上、院里的铁架上,挂满了串串红柿子。

这些柿子产自孙进京家50岁树龄的柿子树,每年能收获千斤柿子,孙进京将它削皮,经过架挂、捏心、下架、出水、合饼、潮霜等工序后,挂成柿饼,等到春节期间,这些在自然条件下加工制作而成的柿饼就可以拿到市场上去卖掉。

孙进京将柿子挂成柿饼,收入提高了。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每年收获千斤柿子,柿子每斤卖三毛钱,收入是350元。要是将这千斤柿子挂成柿饼,到春节时虽只能收获200斤柿饼,但柿饼价位高,每斤4元—5元,年底就能有800元—1000元的收入。“所以,每年最少能多挣500元,柿饼比柿子值钱。”说着眼睛眯成一条缝。

自家的柿子产量多,有像孙进京这样挂柿饼的,也有用柿子来酿醋,但都因产量少,没有形成产业。而在富平县柿子已经形成产业链,采取“龙头企业(合作社)+贫困户”模式,把千家万户的自主经营转变为有组织、有分工的产业化经营模式,形成产业链,结成利益共同体。每年富平县年产鲜柿5万吨,加工柿饼1万吨,总产值6.5亿元,已有2100多户贫困户依托柿子产业实现了脱贫。

李富荣说:“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求‘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支持和鼓励农民就业创业,拓宽增收渠道’。柿子挂满枝头,要么无人采摘任由风吹雨淋,要么送人或者简单加工自用或卖出,不管哪种方式,给农户带来的收入都是有限的,甚至不如出门打短工。为振兴农村产业,政府应有相应的产业规划。对于像柿子这样的初级农产品,如果能够做到像富平柿饼、大荔冬枣的规模化、产业化和市场化的运作水平,农民收入自然会倍增。当然,对于自家院落中的一、两棵柿子树而言,恐怕还是要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完成收入的转化。另外,柿子加工用途少、销售收入低,这在很大程度上也和加工手段、加工技术的缺乏与落后有直接的关系。初级农产品附加值本身就低,还缺乏深加工的技术和基础,也就难以发挥自身优势和增收了。在这方面,可以发挥农产品行业协会的力量,也可以在扶贫帮困中,有针对性地对农户进行技术和加工培训,提高柿子的附加值,这是特色农产品的未来之路。建设美丽乡村是一个系统工程,特色农产品的产业化和市场化需要多方努力,行稳致远。”

编辑:曹超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