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城秦埙:时光深处故景凉

渭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程瑾
  认识秦埙,是在贾平凹先生的《废都》里,他说,“上帝用泥捏人的时候,也捏了这埙,人凿七窍有了灵魂,埙凿七孔有了神韵。”那时候还偷偷去网吧查了查埙的“样貌”,头尖肚园,周身凿着小孔,蛮可爱。这样简易的乐器,能吹出多动听的声音?查来查去并无所获,关于埙乐的视频、音频实在少之又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还打不开链接。

多年之后去丽江,当夜色如纱般笼上了丽江的脸,红灯笼一排排亮起来的时候,我们迷失在了古城中,蛛网般的巷弄密密麻麻地交织在一起,不知不觉中远离了灯浪与音潮。拐过几条黑暗幽深的小巷,被巷子尽头的声音吸引着,这声音浑厚悠扬,空灵柔美,如山间清晨第一缕光,如深山古钟幽鸣,如藏寺老者沉吟,不由加快脚步,循声而去,只见一个老人正坐在路边石上吹埙。这埙音和古城的月色融合交织,让丽江的夜多了一份清净与质朴,由此便深深地记住了埙音。
  传说埙起源于一种叫作“石流星”的狩猎工具。古时候,人们常常用绳子系上一个石球或者泥球,投出去击打鸟兽。有的球体中间是空的,抡起来一兜风能发出声音。后来人们觉得挺好玩,就拿来吹,于是这种“石流星”就慢慢地演变成了埙。
  而关于埙的文字记载,《尔雅》与《说文解字》中均有记载。其中《尔雅》注:“埙,烧土为之,大如鹅子,锐上平底,形如秤锤,六孔,小者如鸡子。”《说文解字》中则记载道:“埙,乐器也。以土为之,六孔。”其实不然,埙大多由陶土烧制成形,也有由木,骨或石制成的。最早的埙制作简单,仅能吹出一个音。后期的陶埙有几个音孔,到了殷代埙才发展为五音孔,能奏出完整的七声音阶。
  经历了由单音孔到多音孔的演变过程,秦汉以后,六孔埙才广为应用,逐渐成了能表达高雅、清丽、悲壮、深沉、凄凉之意的成熟乐器,成为宫廷雅乐乐器大家族中重要的成员,被封建帝王们封为“雅乐”盛行于宫廷。《诗经·小雅》中就有“伯氏吹埙,仲氏吹篪”这样的描写埙在古代宫廷盛典中的演奏情景。
  然而到明清时,人们除了在欣赏宫廷雅乐时还可偶闻埙乐外,几乎不记得还有埙这样一种乐器了。到了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在公演中埙乐几绝于耳。直到1984年在洛杉矶奥运会上,一位名叫杜次文的北京青年男子用古埙演奏的古曲《楚歌》令所有在座的人为之惊叹,从此“中国魔笛”便成为埙的别称,从此开始引起民乐学术专家和民间艺人们的关注。
  而关于埙音,也有多种多样的记载。《乐书》中说:“埙之为器,立秋之音也”,它的声音如秋天之凄美,似时光般悠远。而唐代郑希稷在《埙赋》中说:“至哉!埙之自然,以雅不潜,居中不偏,故质厚之德,圣人贵焉。”也就是说,埙所发出的自然而和谐的乐音,能代表典雅、高贵的情思和雍容的气度,所以古代的圣人们是十分器重这种乐器的。
  而贾平凹却有不同的看法,他在《吹土为声》里写道:“我喜欢埙,它是泥捏的东西,发的是土声,是地气。现代文明产生下的种种新式乐器,可以演奏华丽的东西,但绝没有埙那样蕴涵着的一种魔怪。”在他的笔下,埙成了一位清丽女子,柔媚而极具韵致,淡雅脱俗,自然率真,洗尽心中杂念,带给我们的只有纯粹和宁静。
  还有人说,埙是三生石上的一滴泪。埙乐一起,人内心的悲恸就会不自觉地被牵引出来,深情款款,百转千回。张艺谋早期的电影《菊豆》就大胆采用了埙乐作为电影配乐,乐声多次出现在菊豆悲剧命运发生的片段,把电影的情绪渲染得更加凄凉。
  然而,在各类西洋乐器盛行的今天,埙乐却鲜为人知,公演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烧制埙的民间艺人自然也很难找寻,用蒲城秦埙市级传承人阴占中的话说:“你得从心里爱上这个东西,才能做到坚守和创新。”正是在他多年来一心一意的坚守中,蒲城秦埙才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1990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音乐教师阴占中接触到了埙,立刻被它悠远苍凉,深沉委婉的音色吸引住了;从小就对陶艺很感兴趣而且有深厚音乐功底的他马上产生了自己做埙的念头,从那以后,他跑遍了家乡的沟沟岔岔,精心筛选出适合制埙的陶土,经过反复的实验,最终研制出能够满足专业演奏要求的陶埙。
  在研制埙的过程中他还不断创新,由于传统的梨形埙的高音部不容易吹奏出来,他开始在改善埙的内部结构上下工夫,创造性的发明了“二次边棱音效应装置”和“蜂窝状吸收杂音装置”,使埙的高音部变得非常易吹,音色纯正优美,音量大,音域可以很轻松达到两个八度,包括一个俯吹的小三度。他还把自己研制的埙用于自己的音乐教学里面,让学生在掌握了埙的演奏同时也了解了古老的民间音乐。
  几十年里,阴占中从未停止过探索、创新的脚步,现在的阴氏陶埙分为十音孔专业演奏埙和八音孔普及型埙,形制上有梨形,笔筒形,葫芦型,牛头形等,音色纯正,饱满,圆润;灵敏度高,各个音区的音量平衡,可以方便地演奏出十二平均律。这些秦埙被国内北京,广州,香港等地及欧美一些国家埙的专业工作者和爱好者所喜爱和收藏。
  而阴占中觉得,这与他的期望还有一些差距,他希望在自己还能走得动的这几年里,能云游全国,和制埙高手们切磋技艺,让秦埙和它奇异美妙的乐声传遍五洲四海。目前,阴占中的儿子阴育锋已经创办了全国第一个陶埙论坛和中国竹笛网,这位自小受家庭环境影响的民间音乐爱好者,和父亲一样,执著于传播埙音埙乐。
  在这些艺人们的执著守护中,历经沧桑的埙,如同一位高深老人,鹤发童颜,仍在天地间不甘沉沦地吟唱,跨越几千年的时空与我们对话,再现生命中最本质的东西,让我们在苍凉和温厚的洗礼中,随着这乐声飘向质朴的远古,感受时光深处的苍凉故景。

编辑:王军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