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生:乡亲们的好村医

渭南日报全媒体(记者程瑾)冬天的乡村,少了绿荫的点缀,显得有点破败。村巷很少有人出来,显得有些冷清。中午时分人们才陆续走出,在阳光好的地方聚成一团儿。山墙根下翻阅阳光的人们,享受这恬静慵懒的美好时光——这是潼关县荒移村一个平常的冬日午后。

荒移村位于潼关县秦东镇东塬上,这一片区域还包括了荒移村之外的上汾井、下汾井、杨家庄、寺角营四个村,交通不便,经济落后,村民生活贫困。从小,刘永生就耳闻目睹了乡亲们“小病拖着不治,大病没钱不能治,得了急病医院太远来不及医治”的情形,深切感受到了乡亲们因缺医少药饱受疾病煎熬的痛苦。三十八年后,刘永生成了这片土地上最出名的医生,一个人肩负起了为几千名乡亲治病的重任。

此时,刘永生送走了最后一名患者,摇了摇他那已经僵硬的脖子,伴随着骨节摩擦发出的响声,刘永生突然觉得有些口渴。刚准备拿起桌上的茶杯,电话却响了,“喂?谁?……葛栓锁?……好,好,我马上过来。”背起药箱,刘永生急急地走出了卫生室。

村道上,乡亲们看到刘永生,热情地打招呼,刘永生一句一句回着,脚步却更急了,因为电话的那一头,又是一个需要救治的生命。

远远地就看到了葛栓锁老人家的房子,刘永生一路小跑进了屋子。此时,老人躺在床上流口水、大口喘息,凭着多年的行医经验,刘永生很快判断这是脑梗的症状。于是,他赶忙叫来老乡,开车把老人拉到医务室,并给老人吸氧、输液,老人的症状很快得到了改善。但刘永生还是不放心,又和老人的女儿一起把老人送到县中医院做脑部CT,确诊为脑梗。

老人的女儿拿着诊断证明慌了神,眼泪掉了下来。一个非常严峻的现实摆在她面前——因为需要外出打工,老人回家后无人照料。她哽咽着求助刘永生,希望永生能够把老人带回医务室治疗。刘永生二话没说,就把老人拉回去,安排在治疗室住下来,给老人输液、吃药,又陆续针灸、扎火针、走火罐。在刘永生的悉心照料下,老人病情慢慢稳定,20多天后,已经可自己拄着拐杖走路了。老人的女儿回来后,说了很多感谢的话,但刘永生却说:“谢啥?扎针、走罐,又不花钱,就是花些工夫,费些劲罢了。房子和床在那儿闲着,只管住。床单、被罩洗洗就行了,电费、水费也用不了几块钱……”

“没有永生,我就活不到今天。”葛栓锁老泪纵横,坐在老人旁边的永生却笑着:“叔,看你说的是啥话么,我既是医生,也是党员,医生就该救死扶伤,党员就该帮弱扶贫,这些事儿都是该干的事情。”

永生说,这辈子最高兴的事情就是有能力治好乡亲们的病。然而,有些病却是刘永生治不了的。因为医疗条件,也因为他能力有限。

“不是有句名言吗?叫‘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那我就应该尽力减轻他们的痛苦,让患者带着希望活着。”刘永生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家住荒移村三组的党红喜44岁,是一名脑肿瘤患者。一日中午,正在家休息的党红喜病情突然加重,整个头像要炸开一样,呕吐起来,就像高压水枪往外喷。下午,胃里空空的,却又开始吐水,还夹杂着血,整个人感觉天昏地转。

家人赶紧叫来刘永生,给他检查、输液、吃药。经过两天的紧急救治,党红喜终于缓了过来。好不容易捡回了一条命,他的意志却崩溃了。“现在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早死早投胎,也不连累屋里人了。你看,因为这病,我把家里的积蓄都花完了,还欠了一屁股债,娃上学还要钱,我活着就是一个累赘。”党红喜的语气里充满了绝望和无奈,眼泪夺眶而出。

看着眼前这个大男人被疾病折磨得瘦骨嶙峋,刘永生的心紧紧揪在一起,他为自己不能医治好病人而感到愧疚,但更不忍心看到病人放弃生命:“瞎想啥呢!你以为你走了,你娃上学就不掏钱了。你想让你爸你妈白发人送黑发人?”

党红喜一听这话,放声大哭,他怎么忍心丢下老父亲老母亲,又怎么舍得离开妻子孩子?那一天,刘永生去了党红喜家三次,最后一次直到党红喜想通了,晚上12点多才离开。

在刘永生的号召下,全村20多个党员都对这个困难家庭伸出了援助之手。“我们就是想让红喜知道,社会从来没有抛弃他。”刘永生笑笑。

俗话说,再好的人背后总有人说几句坏话,但永生的“好”,却是十里八乡人人都承认的。乡亲们说,永生医术好,人品更好。“如果没有永生的热心帮扶和宽宏大量,我谢双喜哪能有今天的日子。”谢双喜说,在他心里,永生是个好医生,好党员,更是好人。

1985年冬天,谢双喜弟兄三个自制炮竹发生爆炸,事故导致老大残废了一只手,老三双目失明,老二谢双喜是唯一一个没有受伤的。一时间,兄弟三个连口热乎饭都吃不上。那时,谢双喜甚至有了死的念头。

看着这一家人,刘永生心里难受。他给老大看病,带老三到西安、郑州治眼睛,看病的费用都是刘永生掏的。为了让谢家兄弟有稳定的生活来源,刘永生开始帮他们承包果园、滩地,养猪。

1991年,到了谢双喜该说对象的年龄。刘永生“保媒”,给谢双喜介绍对象。可姑娘们了解谢家的情况后,没一个人同意。谢双喜一连见了21个女孩,都没成,直到第22个才有了眉目。

着急的刘永生情急之下要把自家的房子让给谢双喜成家用。当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好多人都劝他三思,包括他的妻子。可当他看到谢家一大家子人的困苦境况时,他狠下心,毅然决然说服妻子,把自家的一院子房都让给了谢家,还自己掏了2000元的彩礼钱,买了电视机,帮着谢双喜成了家。然而,好运并没有眷顾刘永生和谢双喜。

1992年,农历的三月初八,谢双喜开着农具车到潼关县城办事,在回来的路上,正好碰见了也要回家的刘永生父亲,便好心要捎他回去。谁知在半路上出了车祸,刘永生的父亲当场去世。正在看病的刘永生听到消息后,冲向门外,跪在地上,爬过去紧抱父亲的遗体,撕心裂肺的大声哭起来。随后,刘永生的家人把谢双喜告到了法院。但这时,冷静下来的刘永生却又开始了思想斗争。最终,几天几夜后他选择了原谅谢双喜。

他跑回家,跪在所有家人面前,声泪俱下,哭求着说:“爸已经不在了。可‘娃’还小,饶了他吧,我愿折寿20年,愿长跪不起。如果打官司,会把‘娃’一辈子给毁了!谢家一大家子也就全完了!”此时,房子里哭声一片,刘永生长跪不起,一直跪到全家人理解,默认。而谢家,新的生活也由此开始了……

这,就是刘永生,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永远为患者,为乡亲们,创造生的希望!

“有谁能与我们的医生相比,医生啊你最美。虽无浓妆和脂粉,却有爱心永远放光辉。你是花中的玫瑰,你是百姓的贴心人。你的医德令人敬佩,你的服务使人暖心,你对病人总是那么耐心,百姓都来把你赞美。”潼关东塬的山坡上,不知是谁又吼了这首歌——这是当地的乡亲们为刘永生写的歌。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