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王秀丽的羊和诗

渭南日报 记者刘虹

王秀丽是个性格坚定的女人,此刻两行清泪却悄然滑落。看着焚化的纸钱如黑蝶飞舞,她喃喃着:“蝶儿啊,飞到那个世界,告诉他咱家的羊越来越多,日子越来越好,他就放心吧。”

8月17日是传统节日七夕,她刚买了几只四川羊,黑耳朵长长耷拉着,像披发的少女很是好看,就跑到丈夫坟前,告诉他这个消息。他离开四年了。当年只有他不计上门女婿的俗名,和她坚定地站在一起,照顾她瘫痪的母亲,养育她的儿子。现在,她比任何时候都想念他,忍不住吟唱出一首小诗:

触景生情不由伤,

阴阳相隔两茫茫。

人家都有团圆日,

我夫一去不还乡。

往事历历在目。他在外包活,她在家养羊。他们刚盖了房,虽欠了债但日子依然有指望。他说:“养一二十只是养,养几百只也是养,都得搭人搭工,不如在咱家那二亩地盖个羊场,扩大养殖规模,日子才会越过越好。”就在准备动工时,一场意外夺走他的生命。

她感到天塌地陷,可沉重的生活,不允许她沉迷苦痛无法自拔。打小喜欢秦腔的她,被戏剧里很多坚强的女性打动过。长大后,她不但唱秦腔,还学戏词写诗。当她从痛苦的深渊挣扎着爬出,清醒认识到所处境地,她对自己说:“抱怨没有用,一切靠自己。我已无路可退,只能勇敢前行。”

她不愿在丈夫离世后,心安理得顶着“贫困户”的帽子。2016年夏,在华州区赤水镇扶贫办干部帮助下,她贷了5万元贴息款把羊场盖起来,又开着三轮车从外地买回30多只羊。

羊儿咩咩叫,她像听到孩子唤妈妈,心柔软极了。怕它们饿着、渴着,一天喂两次,早晚给添水。怕它们晒着,为省钱,给羊场搭防晒网她不请人,爬高上梯自己干。打扫羊场、出粪这些脏活重活从不在话下,每天起早贪黑,开着三轮车去割草。精心喂养下,2017年,羊繁殖到70多只,她卖掉8只公羊,挣了1万多元。2018年春,羊繁殖到120多只,她卖了12只奶羊,挣了1.5万元。

“这两年没挣多少钱,但赚了羊,现在连羊带场,最少值几十万元。以后不卖大羊,只卖羊娃,靠大羊繁殖哩。”说到羊,王秀丽很开心。

她跟儿子商量,再贷10万元扩大养殖规模。儿子不同意,怕她太辛苦。可王秀丽不死心,她心里藏着许多梦:“奶羊繁殖到200只,每天产奶1000斤,按今年行情,每天收入5000元。我还想带领田梯村贫困户一起养羊,有钱大家赚,形成一定产业规模,跟富平羊奶厂直接建立联系,设置鲜奶收购站,省去中间环节,收益会提高。”

闲暇时,她写诗表达生活,排遣寂寞。她为梅花写诗“孤芳自赏无人问,傲雪凌霜独自歌。”她为荷花写诗“楚腰纤细随风摆,荷叶罗裙水中仙。”

羊,给了她生活基础。诗,给了她精神力量。当朝霞又一次染红大地,她开着三轮车行驶在田野为羊割草,心里有只诗歌的小鸟快乐飞翔。割草时,她发现一株小草,从干旱的泥土中挣扎出绿色的叶,捧出红色的花。瞬间,一首小诗在她胸口涌动:

一粒小种子,遗落田埂下。

一场暴雨后,悄悄把芽发。

不怕风来吹,不怕雨来打。

努力向上长,开出炫丽花。

她说:“我还年轻,生活不只养羊,还有诗和远方。”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