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贫攻坚|网红“花椒姐”的脱贫经

渭南日报 记者石小荣通讯员杨菊侠

前段时间,韩城的网络红人“晴姐”,带着儿子去石家庄美美地旅游了一圈,每到一处,都留下了母子俩快乐的身影。看了朋友圈里的照片,许多人一眼就认出,这不就是直播网红———“晴姐”嘛!

这个网络红人微信昵称叫“晴姐”,是“快手”上的网红,韩城的大红袍花椒、花椒籽、花椒苗、花椒系列产品随着她的直播,走向了全国。

可很多人并不知道,“晴姐”家还是贫困户。“晴姐”名叫段丽萍,是韩城市芝川镇三甲村村民,父亲肢体四级残疾,左眼失明,右眼做过手术,儿子上幼儿园。2016年以前,“晴姐”生活很幸福。丈夫开车每月赚五六千块钱,加上家里的花椒收入,一家人日子过得甜甜蜜蜜。在家照顾父亲和孩子的“晴姐”,在闲暇的时候,就赶时髦地做起了“微商”,有一搭没一搭地在网上卖足贴膏药,纯粹是为了玩新鲜。

2016年10月,丈夫突遇车祸去世,当时儿子才两岁多,家庭的重担一下子落在了“晴姐”的肩上。按照政策,她家被评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市上驻村帮扶的干部想方设法,为段丽萍家出谋划策,帮助她摆脱贫困。

“丽萍是个非常要强的人,对家庭被评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这件事,她极不情愿,认为自己还年轻,有手有脚有头脑,被评定为贫困户是不光彩的事情。”韩城市综合行政执法局驻三甲村工作队队长高成说,“她从小患小儿麻痹,落下了后遗症,肢体轻微残疾,可她一直瞒着我们,不去鉴定,也不办理残疾证,我们还是听邻居说的才知道。她儿子上幼儿园,可是她从不去领教育补助,不想让儿子知道自己是靠政府救济的,希望从小给儿子灌输自强自立的思想观念。”

为了让“晴姐”尽快脱贫,镇村干部安排她到一家农业公司跑外销。可由于家庭拖累,只干了20多天,“晴姐”就辞职了。在这短短的20多天,“晴姐”倒是学了不少东西,她知道了花椒各个等级的价格、物流的程序、如何搭配货品,于是她萌生了做花椒生意的念头。

既要照顾孩子和老人,又要赚钱养家,“晴姐”想着走微商这条路应该可行。2017年春节一过,“晴姐”就将韩城大红袍花椒、花椒籽、花椒苗等在微信上推送。由于“晴姐”热情耐心,慢慢地,“晴姐”将韩城花椒系列产品卖到了四川、甘肃等地,一个月也有了四五千块钱的收入,最多的一天收入近万元。

生意顺了,收入多了,去年花椒采摘的时候,“晴姐”写了一份申请书,交给了驻村工作队,主动要求退出贫困户。

今年年初,“快手”APP渐渐在周围火爆,驻村帮扶工作人员建议“晴姐”注册账号,通过直播卖花椒产品,增加收入。“晴姐”了解后,立即购买了三脚架、摄像头等,注册了账号,在田间地头做起了直播。很快,她就成了很接地气的网红“花椒姐”,目前她的粉丝达到5300多人。

8月9日中午,“晴姐”刚摘完花椒回来,几个人给她打电话,说他们是山东的,就在大门口。“晴姐”以为朋友开玩笑,就出去了,没想到,是几个不认识的人,他们说,看到了“晴姐”的直播,觉得花椒很好,正好借韩城举办花椒大会的机会来她家看看,确认“晴姐”拍的是否是真的,如果是真的就和她长期合作。他们看到“晴姐”家堆积如山的花椒,了解了她家的情况,敬佩地竖起了大拇指。

现在的“晴姐”,整天忙得不可开交,不是发货,就是外出学习考察。前几天,“晴姐”又去安徽和山东了,说是安徽客户邀请她,想在当地建花椒基地,去山东则是考察那儿的特色水果,看能不能在花椒地里套种,保墒又增加椒农收入。

问及“晴姐”现在的收入,她笑了笑,没吭声,隔了半天说:“肯定够老人和娃花。”

高成说,“晴姐”的日子现在好得很,他听说“晴姐”已经计划自己开公司,创建自己的品牌,准备干一番大事业。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