潼关抗战纪事

●张树新

1937年11月7日,太原会战还没有结束,日军飞机就首次轰炸潼关。11月8日日军侵占太原,11月13日首次轰炸西安。陕西开始燃烧日军侵华战火,且成了日军迫不及待的进攻目标。但是,直到1945年9月2日正式投降,日军的铁蹄都没有越过潼关。八年艰苦抗战,潼关前线有着说不完的英雄故事和抗战传奇。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谈起抗战提出“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视和平,警示未来”的重要观点,引发各地抗日老兵和亲历者回忆当年抗战历史、人民群众探索探讨抗战历史的热潮。笔者收集到部分潼关抗战档案资料信息,编写成一事一说的小故事,以飨读者,共同铭记潼关抗战历史,缅怀抗日先烈和健在抗日老兵的英雄事迹。 

三十二倍十五榴 

潼关抗战前线有一种十分厉害的大炮,名字怪怪的,叫“三十二倍十五榴”,啥意思?其实就是炮筒口径15厘米、炮身长是口径32倍(即4.8米)的重型榴弹炮。它弹道比较弯曲,适合于打击隐蔽目标和地面目标,在当时算精准的现代化先进武器。 

抗战初期,日军拥有相当数量的重炮,而我们像样的重炮几乎为零。蒋介石聘请的德国军事顾问冯·塞克特老将军建议,别买落后的垃圾武器老被动挨打,要买就花点高价买精品先进武器,虽然数量太少,但起码在关键处有还手之力。1934年与德国签约购买24门sFH18榴弹炮,并要求射程必须有15公里。签约厂方按要求研制成功的这款榴弹炮,中方就叫它“三十二倍十五榴”。好事多磨,因德国政府外交、经济等部门在对华政策上有分歧,致迟迟不能交货,直到1936年底,24门新炮才运来。早已培训的“重炮十团”才算真正建立。这批榴弹炮在1937年9月的上海战场、12月的南京战场,都建立下奇功,可惜因撤退的运输线路被敌人断绝,只好分别沉入水下各4门炮,共丢弃了8门。后来,剩余炮还参加了徐州会战、武汉会战、昆仑关战役等几乎所有重大战役,又随远征军入缅,重拳敲击敌人,立下赫赫战功。 

1938年3月7日(农历二月初六),日军在风陵渡隔河首次炮击潼关。傍晚,国军四十六军军长樊崧甫率领部下从华阴驰援,午夜主力部队到达关城阻击日军侵略铁蹄。但是,潼关驻军缺乏炮兵部队,只能被动防御。当时,根据侦察所得情况,对河日军在风陵渡集结兵力,准备大举进攻潼关,形势十分危急。樊军长急报当时西安行营主任蒋鼎文,请求调派炮兵防守潼关。蒋介石接到蒋鼎文转呈请求,深知潼关正是护卫西安护卫重庆的关键处,1938年3月中旬的一天夜里,命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机械化“重炮十团”,由团长彭孟缉亲自率领该部三营进驻潼关。据笔者现搜集资料,炮三营七连驻潼关西塬,八连驻东塬。按原来每连配置四门重炮,两个连应配置8门。但因已丢弃8门炮,只剩下16门重炮,所以潼关顶多配置了4门“三十二倍十五榴”,至于具体隐蔽炮位设在何处,笔者还需进一步挖掘查找。当年购买这种先进的机械化火炮,配属越野卡车、观察车、指挥车、摩托车等附属装备极多,每门炮总价大约是法币80多万元。要知道,当时100元法币就可以买两头黄牛,也就是说相当于每门大炮总额可以买1.6万头牛。潼关按4门炮计算,就相当于值6.4万头牛的价钱,那可真是太值钱的宝贝武器了。 

炮弹打进日军炮筒里 

秦晋豫金三角地区广为流传着“潼关神炮一炮定乾坤,炮弹打进日寇炮筒里”的传说。笔者是潼关县南头村人,20世纪70年代初,在田头歇息时,就听社员老贾神谝说:“当年大炮队的连长有神功,抱起一颗炮弹甩两甩,刷的一下撂过黄河插进日本鬼子炮筒里,鬼子大炮给炸得哑巴了。”在网上,笔者看到还有一种说法:当年有个十四五岁的山西人叫侯深娃,在潼关一家丝绸店熬相公。据他说,有次日军炮弹飞来潼关差点炸死蒋家二公子蒋纬国。蒋委员长因此动怒,严令卫立煌毁掉那个大家伙。卫立煌不敢怠慢,在手下几十万大军中寻找能搞掉日军巨炮的能人。后来便找到在旧关保卫战中失去一只胳膊的彭炮目。彭炮目来到潼关很是神秘,凡人不搭话整天坐在河岸,注视风陵渡静等日军开炮。当日军轰过来几发炮弹后,他拍拍屁股土,起来到我方炮兵阵地矫正大炮,一发炮弹就飞进了日寇的炮筒子里。 

笔者查阅资料,炮十团团长彭孟缉并不是“独臂将军”,但怎么会有那种说法呢?经几位山西籍朋友解释:1938年10月,日军常冈宽治中将经过山西广灵县到前线督战,八路军组织部队在此伏击。当时年仅20岁的八路军战士彭清云是突击队长,率队向敌人猛扑,打得敌人措手不及。彭清云是有名的神枪手,一枪击中了这位日军中将。主将阵亡,日军阵脚大乱。但是随后增援的日军部队火力非常凶猛,彭清云右臂被打残。1955年,他被授予少将军衔。神枪手彭清云击毙日寇中将的英雄故事,一直在山西广为流传,后来他又成了著名的独臂将军。与潼关一河之隔的山西风陵渡民间,很可能把指挥神炮手的彭将军,误传为神枪手彭清云,就有了神炮手指挥官是独臂将军的说法了。 

据潼关县政协《潼关文史资料》第六辑(1992年6月)的“来函照登”,华县少华乡西寨村的黄立新先生“致文史办的函”中记述:记得隔河炮击奏奇功,时间是1940年春的一天。当时七连第一炮设在周家村,临时观测点设在城内一个山上,奏奇功的那天下午还下着小雪。先向敌人阵地连射28发炮弹,均落在敌人大炮阵地周围。最后又打了3发,打入敌人大炮掩体内,霎时敌炮掩体内人炮全毁。掩体内的汽油、弹药等连着燃烧数天。参加这次炮击的是七连第一排,排长高明友,炮长蒋英堂,瞄准手孙良文(或是孙良成)。当时观测班班长是马耀全,成员还有张广如、高崧径等。炮击奏奇功后,炮兵总指挥部邹某,亲自到潼关慰问,给连长、排长、瞄准手记了功,事后连长升为营长。这次奇功,大大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军民拍手称快,共同称其为“神炮”。 

因为榴弹炮的弹道弯曲,弹丸的落角很大,接近沿垂直方向下落,所以不会落入敌人炮筒里。“炮弹打进日寇炮筒里”,只是民间对“隔河炮击奏奇功”这一真实胜仗的神奇传说。 

日军掉到黄河像“下锅饺子” 

1938年3月中旬,配置“三十二倍十五榴”的重炮十团三营进驻潼关以后,因日军炮击给县城造成严重破坏,居民非常愤恨,推举县商会出面要求炮营发炮还击日军。守军二十八师师长董钊派遣副官处中尉副官王鹤雄前往联络。彭孟缉团长谨慎地表示,没有蒋鼎文(时任西安行营主任)的命令,无法承担暴露目标的责任。17日,日军炮兵又向老潼关防地炮击,间歇时间很短。中午过后,观察哨报告,日军运到风陵渡的军用物资,以炮弹、枪械和橡皮艇居多。蒋鼎文与董钊等人分析判断,认为日军有渡河进攻潼关企图,决定二十八师师部进驻潼关一线,炮十团三营由师长董钊统一指挥。 

3月23日黎明,日军猛轰老潼关山脚下的防御工事,一时间碎石飞扬,董钊要求各部继续隐蔽待命。到了早上8点多,观察哨发现风陵渡岸边有日军集结,几只橡皮艇已陆续放入水中。师长董钊急奔老潼关城墙半腰上的哨所,只见黄河那边有40余只橡皮艇满载日军,正向潼关划来。不一会工夫,日军炮兵开始延伸射击,划在最前面橡皮艇已离开岸边四五十米远了。9点20分,彭孟缉团长一声令下,一直沉默待命的炮十团三营终于向日军发出怒吼,炮弹带着呼啸声,飞向对岸。只见风陵渡北面的日军炮兵阵地一阵阵浓烟翻滚,停在对河火车站的两节黑色车皮也被击中,顿时火光冲天。师长董钊命令三营抵近射击,轰击敌人沿岸工事和橡皮艇。彭孟缉团长又是一声令下,炮弹在河中炸开,橡皮艇顷刻间灰飞烟灭,冲在前面的橡皮艇大起大落般簸动,被簸起的日军“噗通、噗通”地掉入河中,就像往黄河这沸腾的热锅里“下饺子”。落水的日军又被二十八师轻重机枪一阵好打,无一幸免。11点左右,剩余的日军10余只橡皮艇仓皇逃回对岸,枪炮声也渐渐停了下来。这一仗毙伤日军近百人,击毁敌野炮两门。潼关县县长和县商会会长出面慰问部队。商会会长对彭孟缉团长和胡克先营长说:“百姓们听到自己的大炮打响了非常振奋。上午敌人渡河时,许多胆大的人竟然爬在岸边高坡上观望,看到日本鬼子在黄河中成了下锅饺子,心里边痛快极了,高兴极了。”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