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塬慢行

临渭区韩马初中教师徐永红

关中环线像一条玉带从关中腹地缦绕而过,将整个关中的人物风俗、地理风貌、城市镇落连缀在一起。从渭南沿关中环线向南行,大道两边绿化植被三季有花、四季常绿。首先扑入眼帘的是南塬新区——渭南市创新创业基地,厂房连坐,公园环绕,植被葱郁,百鸟啁啾。新修的解放南路从基地横穿而过,大道康庄,错落有致。即可俯览渭南城区全貌,又可驻足小憩,或是漫道远足,或是畅想古今。整个格局将古朴和时尚和谐地融合在一起,开发中有保护,保护中有发展,人和自然和谐相处,天地相容,自然而自然。

环线有支路直通桃花源。园门巍峨,端庄雄伟,湖水泱泱,莲叶亭亭。古建筑以山势而建,园区顺河道而为。满目望去,两岸桃花,嫣然绽放,自然而和谐,故桃花源,俨然有置身世外之感。戏台演绎古今,唱念做打,或是念白倾诉,或是杀声连角,或是精忠报国,或是悬窗小话,沉醉期间,恍惚间不知身在何处?书画馆古朴生香,名人字画,凡生作品皆置于其中。或是苍劲有力,或是俨然工整,或是目中生情,或是小桥流水。人物字画皆生动有趣,大气有力,身心置于其中,倏忽间就自言自语,如痴如醉。移步继行,但见小桥流水,花颜嫣红,俊男美女皆欢声笑语,置身画中,碧波映倩影,人在画中游。美食街热闹繁华,关中小吃琳琅满目,肉夹馍香气扑鼻,臊子面劲道酸爽,锅盔大如锅盖,葱花饼晶莹剔透,水盆羊肉汤旺肉嫩,铁路油馍溢香迎鼻。行进间偶遇一对新人拍摄新婚照,新娘端庄窈窕,新郎俊美康健。一时间,美景、美食、美人让人流连忘返,不舍离去。

我们的终极目标是去石鼓山,不得已又驱车前行。

沿关中环线继续南行,就走到了南塬的尽头。在阳郭镇古道村的岔路口,我们一行离开了关中环线,走上了“老路”。原来的渭蓝路穿越原大王乡,后关中环线修通后,就改道三官庙了。塬上的乡亲念旧,也是叫起来方便,就称关中环线为新路,渭蓝路大王段自然就成了“老路”。

走上老路,就开始爬岭,地貌由台塬变成了丘陵和山岭。为了降低坡度,路就成了玉带,绕在了山岭上。春天的路是繁花似锦,夹道树洋槐树,两边的坡地大多也是洋槐树,还有柏树、柿子树、酸枣树、野山梨、野樱桃花等。这些树儿的花期不同,就将山岭染成不同的层次和颜色,穷目望去,满眼的绿、满眼的黄、满眼的白、满眼的粉。间或有野生的山花树挂在峭壁上,远远看去,或是靓女,或是老人,或是夫妻,让人浮想联翩,故事不断。要是夏天,一会林荫道,一会阳光道,明暗交错,突然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就扑窗而来,让人惊叹不已。到了秋天,满岭尽然,色彩斑斓。一树树柿子就像灯笼一样挂在枝头。大多会停下车来,摘一个柿子,吃在嘴里,满口的酱汁,沁人心脾。山菊花,还是山菊花,到处都是,满山遍野,一片金黄。若是冬天,茫茫的山野就是一片雪白,远远望去,像野象的,像猛虎的,像蛟龙的,跑的,跳的,游动的,万般姿态,应有尽有。

爬上山岭后,就到了牛寺庙村。这是一个有故事的村子。传说在西汉末年,刘秀被王莽追杀,逃过此地。眼看就要被追上,忽见一老农在犁地,便向老农求救。老农将犁调深,犁了一条深沟,让刘秀躺在犁沟里,躲过了追兵。结果牛累死了,刘秀也得救了。后来,刘秀称帝后,在此地兴建庙宇,纪念此事。当时庙宇雄伟,香火不断。后年久失修,不知毁于何时,但牛寺庙的村名就此流传下来。

再前行,有一路牌,曰高庄。此村庄因高姓人居多,故得名。沿此路口西行,就会来到坡口,极目望去,可见临潼和蓝田的村庄。下得坡来,就到了高湾村。高湾村因坡陡路湾和高姓人多而得村名。进入村中可见一参天古树,状如大瓮,又形似蘑菇,当地人就称为瓮柏树。这是一个鸡叫听三县的地方,西和临潼接壤,西南和蓝田比邻,雄鸡唱晓,三县人民就晨起耕种,忙活开来。

这棵瓮柏树不知道在这里生长了多少年,村里的老人一代传一代,说这是棵神树,动不得,也就保护下来。夏天的瓮柏树就是一把大伞,树下凉风习习,密不透风。冬天,大雪纷纷,树下却了无雪痕,成了孩子们的玩乐场。

瓮柏树生长千年,印证了小村的岁月静好,印证了小村母慈子孝,印证了小村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站在树下,心里不禁生出敬仰。瓮柏树依旧枝繁叶茂,依旧让人不忍离去。心的安静,让人旁无杂念,如处子般。

穿过大王街道,来到蓝田地界。如果说秦岭是中国地理的分水岭,那么,眼前这道厚实的山梁就是秦岭北麓的分水岭。霸水就从这里向西流去,绕过西安,融入渭河,又流到了渭南。我们从蓝田的厚镇折返到关中环线,准备去石鼓山。

在石鼓山风景区的路牌下,有一尊硕大的光武帝雕塑,围绕雕塑建了一个观景台。向东望去,可见一座石山,那就是石鼓山。石鼓山远远看去要比周围的山小很多,山上长满侧柏和白皮松,满山的岩石泛白光亮。山石,白皮松,侧柏相互掩映,明暗交错,自然的就是一幅水墨画,让人不觉称奇。

我们沿山路至山下,准备登山。当地人说登山有两条路,一条从山南而上,可达南北峰之间,一条从西山梁而上,可直达南峰。我们决定从山南而上,沿山梁下山。

我们手脚并用,专注登山。到达南北峰之间的时候,大家已经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了。站于两峰之间,极目远眺,可见关中环线和渭玉高速两条路像带子一样从葱郁的植被中时隐时现。我们向南行,忽见一巨石大如屋。绕过巨石,一潭碧水映于眼前。泉水清澈见底,水底石纹可以分辨,泉水静止不动,不溢不降,就是一个高度,经年累月,保持原样,让人称奇。泉水旁有一石庙,庙里尊奉一座神像,我不信佛,却屈膝而跪,三拜叩首,全在不知觉间。这莫不是山的力量、自然的力量。

过山神庙向南行,已无路可走,悬崖上一行脚印,一道铁索。需手脚并用,屏住呼吸,小心通过。登至南峰,豁然开朗,忽见一巨石矗立在面前,上书石鼓,四下望去,忽然就感受到了山高人为峰的境界。传说刘秀当年逃至山下,无奈上山躲难。忽见如此巨石,形似鼓面,就当下许下心愿,若能擂响此鼓,就有刘氏天下。随手折断松枝做鼓槌,奋力擂鼓,鼓声震天,高兴之下,一鼓槌扔到了高塘,一鼓槌扔到了洛南。这就是石鼓山的来历和传说。

身在南峰向北而望,侧柏之中五棵白皮松直指天空,高大笔直,刚健有力。这就是传说中的“五股香”。石鼓山是一座石山,白皮松全长在石缝间,让人不觉称奇。

夕阳余晖,我们不得已下山。整个山峦随着夕阳西下变化着不同的色彩,白皮松点缀其中,这山就不只是险,更多了仙气和神秘了。

下得山来,驱车返程。华灯初上,树影婆娑。一路欢声笑语,畅谈感受,各不相同。随记之,为南塬慢行。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