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品难得吴三大

王月菊

冬来闲居雅室,看着客厅书房悬挂的三大先生亲笔题赠的《清风霁月》《书逸》两帧墨宝,不禁潸然泪下……在寒意袭人的时节,上帝将这位钟爱的儿子接去天堂。他走了,他的仙骨柔肠,犹如徐徐清风,扑面而来;他的仁泽善举,似潇潇春雨,荡漾心田;他的丹青妙笔,若颗颗晶莹的珍珠,熠熠生辉,光芒四射!

初识先生,缘于他的寥寥题字。那是八十年代初,我在地区妇联任宣传科长。一次筹办巾帼书画展时,文联主席丁文德,专程去西安求得了先生的《半边天》。三个浑然天成的赫赫大字,在展厅如鹤立鸡群,前来参观者无不津津称道。同时,先生还特地赠我《清风霁月》横幅一条。我将其视若珍宝。几十年来,几次搬家,几经装裱,一直悬挂于客厅中央,作为座右铭。我以为,做人当如清风,温暖似春;做事当如皎月,不染纤尘……

真正与先生相识相聚,是在2000年一个金秋送爽的日子。他带着相濡以沫的妻子,从西安来渭南与朋友聚会,我们两口子也在被邀之列。席间,他要我挨他而坐,拉长叙短,好似久别重逢的兄妹。他和大家一起开怀畅饮,谈笑风生,那豪爽谦和的人格魅力,深深地感染了在座的宾客……饭后,他片刻没停,提笔而就《书逸》与我们。似觉意犹未尽,接着又赠四尺墨迹一幅:《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雲影共徘徊,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我受宠若惊。他被一帮求字的人团团围住,忙不迭地对我说:妹子,我实在抽不开身,拜托你带我老伴到街上转转。我欣然应允,陪同大姐驱车前往湭河东岸老城游逛。大姐不胜感慨地说:这里是她早年生活过的地方,变化太大了。当年繁华一时的闹市已荡然无存,只有那几间低矮的小屋,依稀可辨昔日的情景……她说:老头子整天忙得不亦乐乎,到处留字题匾,办书画展,应邀出国访问讲学,抽不出时间陪着故地重游,今天来这里总算了却多年来的一桩心愿……她说:老头子生性耿直,乐善好施,不断有人找上门来索字要画,他有求必应。并培训了不少弟子,尽心尽力教他们习画练字。还时常向一些贫困村民捐款捐物,资助家境贫寒的子弟上学。当得知有人模仿他的真迹卖钱时,他淡然说:人都要生活嘛,一笑了之。从与大姐断断续续的攀谈中,我深深感到,一位书苑奇才的悠悠爱民情怀,以及那虚怀若谷、为人师表的大家风范。他埋头耕耘不问收获,淡泊名利潜心书画。有人认为他傻,是的,他的别号长安憨人。但他憨得坦然,憨得纯真,憨出了不同凡响的精彩人生!憨至深处是难得糊涂,憨达忘我境界就是超凡脱俗的世间高人……

先生出身书香名门之家,从小勤奋好学,博览群书。精通诗文画印,更善歌舞话剧表演。不管是从军打仗,还是泼墨檄文,处处展现出他过人的胆识才智和不随波逐流的文人风骨。多变坎坷的人生阅历,积淀成丰厚的文化底蕴。加深了他对人生的感悟,铸就了他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他坚持弘扬传统文化,秉承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在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卓尔不群的成绩。养心但求写字,先生的墨宝,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在八百里秦川颇负盛名。

胸无城府人如玉,腹有诗书气自华。我欣赏先生的才气,更敬佩先生的人品,他有一颗金子般的心!他无愧国务院授予的“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无愧“国家高级美术师”殊荣。他是书坛精英,他是人中楷模!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他的美名响彻华夏,永垂青史!他的墨香飘洋过海,流芳天涯。

惜哉痛哉,长安从此无三大!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