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往事

谭文德

上世纪七十年代,关中城乡的百姓生活很苦,小孩子们早早地就期盼过年。在我的记忆里,那则是件时常想起的很有趣的往事。

再穷的人家,过年也要蒸白馍,支油锅,割肉吃,我们家每年还要炸些丸子。从小我就见过,每到这个时节,爹娘总是自己动手擦萝卜丝、剁馅儿、和面,油炸些萝卜丸子和红薯丸子。咸的菜丸子熬菜以醋出头,是地道的农家美味,可以一直吃到元宵节。甜的红薯丸子,挂在屋檐下的馍笼里,早早就被我和弟妹们一点点偷吃光了。

过了腊月二十之后,煮肉的香味和支油锅炸食物的香味,在村道里不时飘过,馋得人直流口水。我清晰地记得,那一年腊月二十三之后的一天,暖阳高照,我还躺在生产队打谷场的麦草垛边,一边晒太阳,一边背诵着寒假里英语老师布置的单词,Monday,Tuesday……

刚出锅的白馍和包子的清香,马上招引来了强烈的食欲。在灶房里负责烧火的孩子,急不可耐地央求着大人要先吃为快。那几天小孩子整天想的就是吃,而大人总是设法把给过年准备的好吃的藏起来。

过年的时候除了穿新衣,就是美美地吃个够。初一大早起床,父母早已把新衣新裤给小孩子准备好了。高兴地穿上新衣服,天还没亮就跑到大门外的树坑里捡拾爆竹。那时再穷的人家,也会在过年时给孩子们添置一身新衣服。新棉衣棉裤散发出的那种特有气息,至今记忆犹新。大年初一这天,是农家一年中最悠闲,也最快乐的一天。许多人会聚到一起或闲谈或娱乐,放松忙碌了一年的身心。乡下人对传统民俗,还是格外看重的。从初二开始,就排着日子挨家挨户走亲戚,亲戚多的人家会一直延续到正月十五前后。

快到元宵节了,小孩子们又缠着大人要买甩炮、灯笼和用来点灯笼的小蜡烛。等不到天黑,就挑着各自的灯笼上村道里玩去了,一根蜡烛燃尽后再换上新的。夜幕下的村道,被各式灯笼的点点亮光点缀得五彩斑斓。那暖意浓郁的夜,早早触发了人们对春的向往。有时不小心把灯笼没挑正或让风一吹,蜡烛就把灯笼点着了。这个十五也就提前结束了。儿时的快乐日子伴着我们渐渐成人,外出上学、工作,一路走来,总是令人无限怀念。

后来到城里工作了,我发现城里的元宵节比在村里过年还热闹。白天大街上有踩高跷、舞狮子、划旱船、花车巡游、表演,大街上人山人海。许多单位后半天也不上班了,离城近的乡里人也成群结队地赶到城里,拥挤到街道两边看热闹。我时常怀疑美国迪士尼乐园的花车巡游节目,也许是从中国元宵节移植过去的。晚上许多单位举办灯谜晚会,至今仍清晰地记得我抱着才两三岁的孩子,在一组组花灯间游弋的幸福情景。还有大型焰火燃放,各种栩栩如生的焰火造型在高空中竞相燃放,整个城市夜若白昼,即使到了午夜,大街上仍然人头攒动,到处都是水泄不通。

一晃几十年就这样过去了。到了新世纪啥都不缺,社会发展进步了很多,但是也不知为什么,这些年的城里或乡里,再也没那些热闹可看了。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