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父母是“同事”

肖春荣

去年我将父母从农村老家接到市里和我们一起居住。他们在农村生活习惯了,很久都适应不了城市生活。父亲除了种地没别的爱好,不会下棋,不喜钓鱼,连打门球也不会。我建议他不会可以学,再说坐一旁看别人玩也是一种乐趣。但父亲就是不愿出去,他说和城里这帮老头儿没有共同语言。

母亲也和父亲一样,别说让她跳广场舞了,她听到广场舞音乐便心跳加速,受不了那噪音。每天父母除了在家帮我们做饭打扫卫生,闲暇时便结伴到外面捡垃圾换钱,父亲有时还背着我外出打零工。为这事我没少说他俩,让外人看到,还以为我不孝顺呢。可父母嘴上答应好好的,我前脚上班,他俩后脚便拎着蛇皮袋出来了。

有一次,父亲在垃圾箱里翻找瓶子,被我撞见了,我火气上窜,言语重了些。父亲一赌气,竟说要回老家,还说,他和母亲早就在这里住够了,即便天天吃御膳,他们也咀嚼不出香味儿,混吃等死的日子一点意思也没有。

我思来想去,只好和父母妥协,他们年龄大了,回老家居住是不行,我工作忙,没时间两头跑。和妻子商量后,我决定让父母去我厂子里打工。说是厂子,其实是十几个人的小作坊,父母去了也帮不上忙,不过为了给他们找点儿事做。我让母亲替我管理仓库,让父亲负责看大门。每月支付工资,干好了和其他职工一样,还有奖金。

父母一听有活干,立马来了精神,说,啥钱不钱的,能帮我干点事就行。父母上班后,除了自己本职工资,还这里转转那里看看,替我“把关”。有时父亲还替我出主意,虽然他是外行,说的都是外行话,但只要我有时间,也乐意和他聊一会儿,权当哄老爷子高兴。母亲更闲不住了,这里扫扫,那里收拾,还在院墙边开垦了几垄菜地,农村那套活儿都拿起来了。

只要我不出差,上下班我都开车拉着父母,渐渐父亲也摸通了厂子里的生产流程,只要和我在一起便聊厂子里的事,母亲也略知一二,向来不爱说话的父母,如今和我有说不完的话。用妻子的话说,同事之间是没有代沟的。

我按月给父母工资,可过几个月,他们便递给我一张存单,虽然钱从我口袋流出,又变成存单上的数字回到了我手里,但对父母而言,意义重大,工作不仅让他们生活充实了,而且还获得了尊严。最关键天天和我在一起,见识也广了,脑子里不仅装着土地还装着商机。父亲现在出门都有人问他,那个部门退休的?母亲说,这老头子,进城后,气质提升了不少。

原来以为,将父母接来城里,让他们吃好喝好便是孝顺,岂不知,孝顺首先是让父母活得自在,让他们找到活着的乐趣和意义。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