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鸟儿和谐“同居”的日子

渭南日报 记者 左超君

时值仲夏,万物葱茏,如今也到了鸟儿“生儿育女”的季节。近日,一对珠颈斑鸠夫妇就将家安在了渭南城区乐天花园小区刘立峰的家中,每天忙着搭建鸟巢,准备繁育下一代。记者调查采访发现,随着我市生态环境的日益改善,鸟与人 “同居”的现象越发常见。

“起初,有两只像鸽子一样的鸟,经常在我们家窗外飞来飞去,好像是在寻找安家的最佳位置。从4月24日就开始在我家窗台上筑巢!”刘立峰兴奋不已地说,这两只看似“野鸽子”的小鸟借用了他家北侧的一个窗台。

刘立峰告诉记者,有一天他发现窗台上面每天都会无缘无故地多出一些干枯的树枝。起初,他心里很是纳闷:“这些树枝是从哪里来的呢?”经过仔细观察,他才知道是小鸟叼回来筑巢的。

从此,刘立峰的家变得热闹起来。他的两个孩子更是欢天喜地,大女儿优优把“野鸽子”阳台筑窝产蛋的故事带到学校分享给同学听,小女儿果果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要看“鸟鸟”。

对于“不速之客”的光临,刘立峰一家人既忧又喜。忧的是,怕鸟儿不堪打扰。喜的是,小区优美的环境,引得鸟儿上门。

为了让鸟儿安宁生活,刘立峰向家人下达“命令”:不许打扰鸟儿!

就这样,鸟儿和刘立峰一家人彼此小心翼翼地过着各自安生的日子,谁也不去打扰谁。

突然有一天,刘立峰惊奇地发现,鸟儿下蛋了!两枚颜色白净的鸟蛋,让人欣喜不已。

“4月26日,我终于见到了正在孵化鸟蛋的雌鸟,并仔细观察了好几天,这个鸟和鸽子长得很像,体长30厘米左右,通体褐色,颈部两侧为黑色,密布白色斑点,网上说这种鸟叫珠颈斑鸠,也就是‘野鸽子’。”说话之间,刘立峰带着记者来到窗台边。

记者看到,窗台角的鸟窝里卧着两只羽翼刚刚丰满的小鸽子,它们优雅地晃动身躯,伸展翅膀。见到有人靠近,两只小家伙警惕地盯着来人,身体紧贴,羽翅膨胀,脖子快速耸立,好像随时会啄你一口似的。

为了不惊扰两个小家伙,我们退回客厅。刘立峰向记者缓缓讲述了珠颈斑鸠孵化“子女”的有趣故事。

4月27日,孵化期开始。也许是鸟儿熟悉了家的环境,也许是为了完成作为父母的重大使命,两只珠颈斑鸠少了以前的警惕和惊恐,安安静静地孵化鸟蛋。

一天、两天,三天……十几天过去了!

这一天,刘立峰下班归来,母亲满脸笑容地说:“鸟蛋破壳,小鸟出生了!老人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听到喜讯,刘立峰心里激动不已,蹑手蹑脚地走到窗台,偷偷地看着刚刚来到世间的两只小珠颈斑鸠。

只见两只小珠颈斑鸠,浑身上下长满黑灰色的羽毛,两只眼睛东瞅瞅西瞧瞧,看着这个新奇而温暖的世界!

正当刘立峰想走近鸟巢,好好端详两只小鸟时,意想不到的事突然发生,雌性珠颈斑鸠猛地抬起双翅,将两只幼鸟包得严严实实,鸟头左右晃动,两眼凝视前方,看样子随时会进攻“侵犯来敌”。

见此情景,刘立峰心头一震,心想,母性是天性,更是万物的本性,在危难来临之时,母亲都会义无反顾地保护自己的孩子!

于是,刘立峰退出珠颈斑鸠一家的“领地”,不再善意地去打扰鸟儿一家的幸福时光。


专家建议:不去打扰

为了弄清珠颈斑鸠的“身世”,刘立峰带着照片找到了渭南市野生动物保护站综合科科长何冰。

看到照片后,何冰一眼就认出了这只鸟的身份。“太熟悉了,它们叫珠颈斑鸠。”

珠颈斑鸠,又名鸪雕、鸪鸟、中斑、花斑鸠、花脖斑鸠、珍珠鸠、斑颈鸠、珠颈鸽、斑甲,是分布在南亚、东南亚地区以及中国南方广大地区的一种常见的斑鸠。最引人注意的是它的颈部两侧为黑色,密布白色斑点,像许许多多的“珍珠”散落在颈部,为本种最为显著的特征,因而得名珠颈斑鸠。

“之前,咱们渭南发生过多起珠颈斑鸠频繁借宿居民家中的事情,这也是渭南生态环境明显好转的有力见证。”何冰说,随着生态环境日益改善,渭南的留鸟逐渐增多,鸟与人和谐相处的场景越来越常见。

同时,何冰建议,一般小鸟在没独立觅食之前,人类尽量不要去干扰,尤其不能把幼鸟抱离鸟巢等。如果鸟爸爸、鸟妈妈过多地感受到人类的威胁,可能就会不回来喂食幼鸟。人类如果不去触碰这些鸟儿,也不用过多担心传染病菌。

“跟鸟儿最好的相处方式,就是不予理睬,不要喂养,让它们自己干自己的事情,充分享受自己的生活方式。”何冰给出了人与鸟儿和谐相处的最佳方案。

准备发稿时,刘立峰致电记者:“已经长大的珠颈斑鸠飞走了……”

从刘立峰的语气中,记者感受了他对幼鸟飞回自然的欣慰,还有对鸟儿离去的不舍。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