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病

阮红松

同事到家里聚会,热闹非常。

母亲好客,很高兴,张罗着给客人端茶送水。有个同事很搞笑,说了不少趣事,一屋人笑得东倒西歪。瞧大伙那疯样,我说:“晕。”那天下午我说了多少次“晕”,已记不清了,算是搭讪吧!

客人走后,母亲忽然叫住我,摸我额头,搞得我莫名其妙。

“妈,你干啥呢?”我躲闪着问。母亲神色凝重地说:“你年纪轻轻的,咋动不动就犯晕呢?是不是贫血?”我愣了一下,才明白是咋回事。母亲长期住在山里,来城里不久。我知道母亲误会了,也没在意,便笑着跑开了。

第二天,母亲起了个大早,特意从菜市场买回一只乌鸡,还从药店买了一包天麻。用文火炖烂了,让我喝。说这是山里的方子,治晕病。母亲认定我工作太累。

我瞧母亲认真的样子,心里一热。耐心解释说:“妈,我说的晕不是那意思,这个词的意思是……”

“晕就是晕,还有啥别的意思?”母亲挥挥手说。

是啊,晕还有别的意思么?

我哭笑不得,再次解释说:“妈,我说的晕,是高兴得发昏的意思。跟您说的晕不是一回事。”母亲眨巴着眼,想了想说:“我咋听,还是晕的意思噻。”

我儿子在一边写作业,母亲便问他:“小乖乖,你爸说来说去还是晕,对吧?”

儿子嘴瘪得像个瓢,对奶奶的问题非常不屑,讥笑道:“晕。”

母亲吓了一跳。“小乖乖,你也晕?”又自言自语道:“天没亮就起床上学,天黑还做作业,不晕才怪!”

儿子闻到喷香的鸡锅,又看了看正在鸡锅里捞鸡吃的我,忽然跳起来嚷道:“是啊,奶奶,爸爸是假晕,我是真晕。来,把鸡腿给我,我得补补。”

我只捞了一小块鸡肉,鸡锅便被儿子霸占了,再想捞一块,儿子用小屁股对着我。

瞧着我和儿子抱着鸡锅抢鸡吃,母亲急得脱口冒出一句:“我晕。”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