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畔麦香

李艳丽

又到了麦香飘溢的季节……

清晨,我躺在沙发上,沐浴着初夏的阳光,身体无比轻暖,心情如夏风般舒畅,脚上的刺痛感竟莫名消失了。

“叮铃铃”,手机响了,瞥了一眼,母亲打过来的,拿起来,放下。

“叮铃铃”,手机又响了,瞥了一眼,还是母亲,拿起来,又放下。

“叮铃铃……”手机顽固地响着,母亲好执着,有些无奈,还是接吧!

“娃呀,最近忙啥?打电话不接也不回?没啥事吧?”母亲一连串地问道。

“没事。妈,单位最近比较忙,我好着呢!”我淡淡地回道。

“哦!没事你这周回来。”

“我……”电话这头,我莫名间鼻头发酸。“妈,我脚扭伤了,不碍事的,已做了石膏处理,医生让静养。”

电话那头,母亲顿了一下,再说话,声调降低了:“我过去看你,等着啊……”

没等我说话,电话挂断了。

中午,“啪啪啪”,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正在休息的我和朋友,四目相对:“谁呀,这样敲门?”

打开门一看,是母亲。平时爱干净的母亲鞋都顾不得换,快步走到沙发前,轻轻地揭开毛毯,“咋伤成这了……”母亲小心翼翼地给我盖好毛毯,转过头,流泪了。

“没事没事,你女儿坚强着呢,这点小伤算什么……”说着感觉眼眶湿润,赶快仰起头,硬是没让眼泪流出来。

母亲家并不远,离我工作的地方差不多有20公里,因为最近工作忙,周末回家已经是一种奢望。唉,想想心里也不是滋味。吃过午饭,执拗不过倔强的母亲,收拾行李跟随母亲一起回家。

黄昏时分,车刚到村口,远远地便望见了站在家门口的父亲。未等车停稳,父亲已跑到跟前,“娃回来没?”急切地问。

“回来了,回来了。”母亲高兴地说,进门安顿我在床上坐好。“你洗水果,我去下碗面。”母亲给父亲说。

听母亲说父亲这几天腿关节不舒服,我疼惜地看着他乐呵呵地忙来忙去。很快,洗干净的各样水果已放到我面前。

“先吃点水果,面马上好。”话音刚落,母亲端着鸡蛋面进来了,“来,快吃!”

不知是天热的原因,还是急切的心情,父母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清晰可见,我端着香喷喷的鸡蛋面,瞬间泪流满面。

“咋了?哭啥?我娃不哭,人这一辈子,谁都会遭遇一些挫折和小灾小难啥的……”父亲坐到床边一边看着我吃一边轻声安慰着,我再次泪崩。

生长在一个多子女的家庭,作为长女的我,在父母跟前玩矫情,对我来说,从小到大都是一种奢望。父母今天这样子,瞬间戳中了我的泪点。

自打记事起,父母就特别勤劳,辛苦,但苦于农作物价格低廉,还要供养弟妹4人上学,日子过得捉襟见肘。不得已,父母让我停学,早早去工作,上大学就只能是我的一个梦想了。

好在弟弟妹妹都很争气,考上大学,家里日子日渐好转,但长期的劳累和生活压力导致父母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弟弟妹妹都在外面上学、工作,家庭所有的压力都在我身上,我曾经也抱怨过,埋怨父母拖累了自己。久而久之,倔强、独立、不服输的个性愈演愈烈,“家是温柔的避风港”之类的话对我来说是毫无概念。

日子一天天过去,弟弟妹妹先后上学、工作、成家立业。也不知道从哪天起,父母脸上的笑容多了,身体也好了,给我打电话的次数也多了,电话内容也变了,从“买这、要那、缺这、缺那”变成“在外工作、自己吃好、把娃管好、把身体养好、不要操心”等等。电话这头的我,倒有点不适应了。突然之间就觉得,被父母照顾得感觉,真好!

哪个孩子不是父母的心头肉,只是他们也有不得已的苦衷!曾经的不愉快,随着一碗喷香的鸡蛋面下肚,瞬间烟消云散,心中也释然了。

看一眼时钟,已经是子夜时分。折腾了一天的母亲,在我旁边睡着了,发出了轻微的鼾声。母亲太累了,她也心疼自己的女儿啊!我甚至觉得,以前“被父母打扰”,变成了一种幸福和留恋呢。

夜已深,我却没有一丁点睡意。窗外,布谷鸟叫了几声,飘来了淡淡的麦香味……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