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妈

徐玉虎

端午节的早晨,我刚睡醒,就给住在泰安民生景园的母亲打个电话。

无人接听。我有些着急,继续拨打了多次,结果还是无人接听。想起前一天晚上,我们从华阴游玩回来时已经晚上10点了,母亲有点不舒服,儿媳把她送到楼上。回来后,我有些不放心,便打电话问情况,母亲说,她没事,躺在沙发上歇着呢。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担心起来。会不会出现意外?“那你赶紧过去看下。”在妻子的催促中,我急忙穿好衣服,冲出房门。母亲家离我家不远,只需20多分钟。

母亲和弟媳住一起,那天晚上正好弟媳有事不在家。一路上,我有无数个猜想,最为强烈的是母亲可能出现了意外,因为,她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从华阴回来时,由于310国道车太多,我们走渭河大坝。谁知,一下子就走了两个小时。假如母亲因为坐车劳累出现意外,那可不得了。想起母亲一生操劳,拉扯我们姊妹5个长大成人的艰辛;想起父亲去世后,母亲的孤独生活;想起2013年四弟不幸罹难,母亲遭受晚年失子的伤痛……我的心不禁涌出一股酸楚。

这次出行,是我前几天吃饭时,不经意地说了句:“你婆想去玉泉院转转。”儿子儿媳便记在心里,才商量着安排了这次行程。想起当天下午,我们陪着母亲走上玉泉院的台阶,她气喘吁吁的模样;想着我和儿子为母亲拍照后,让她看照片时脸上的微笑;想起妻子、儿媳在母亲上下台阶时搀扶母亲的情景……我加快了步伐。

我使劲地拍打着房门,大声地叫着,还不断打着电话,可是没人应声。我更加着急了,无奈地忙拍打东西邻居的房门。过一会儿,门开了。我问:“见到我妈了吗?”都说没见到。我正想着让开锁公司来人开门,西邻的女士建议去物业办看下监控。

于是,我便匆匆下楼去了物业办。工作人员忙打开监控,问我从几点调,我想起母亲有早起的习惯,便说从6点开始。看着电梯闪动的画面,我多么想快点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呀!但是,6点过去,7点多了,还是不见母亲的身影。

我更加着急了,抱着侥幸的心理,抖动着手,再次拨打母亲的电话。令我激动的是,听到了母亲熟悉的声音!“你跑哪里去了?妈!”责怪地问完,我的眼泪溢出眼眶。我感激地向物业办人员道谢,工作人员开玩笑地说:“没必要那么担心吧?”我抹了把泪说:“你们不知道我母亲她患有心脏病。”说完便匆匆下楼,向母亲家奔去。

按着熟悉的门铃,进了母亲的房门。我同母亲一起坐在沙发上,望着她因病肿胀的脸,拉着她干瘦的手,久久不愿松开。

我向母亲叙述着这一个多小时惊心动魄的寻找过程,她却微笑着说:“我没事,有啥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我反驳说:“到时就怕你连拿电话的能力都没有。”母亲听完后,把我的手握得更紧了……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