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剃刀

牛纲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满大街都是各式各样充满时尚潮流元素的发型设计工作室。而儿时记忆里,姥爷和父亲离不开的剃刀却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

当面对镜子用剃须刀清理胡须时,我才发现自己已经走过了人生中的30个春秋,刹那间,儿时的记忆泛上心头,怀念父亲和姥爷经常光顾的理发店,锃亮的剃刀、涂满肥皂沫的胡刷、热气腾腾的毛巾,还有等待时口袋里那舍不得吃的喔喔佳佳奶糖。

剃刀,对于我来说永远停留在姥爷和父亲坚硬的胡茬上,从儿时起,姥爷的胡茬最大作用就是扎我和表哥,而父亲的胡茬则和满面油彩连在一起,因为他是戏曲演员,演出的准备工作就有剃掉胡子这一项。

我们住的地方有一间理发店,里面的布置很简单。两张已经生锈的理发椅,一面雾气朦胧的大镜子,热水凉水相兑的铁皮水箱,还有磨刀带、剃刀、推子、热水瓶。理发师是一位40多岁的伯伯,有时候忙不过来他媳妇儿也会帮忙给顾客刮胡子。轮到我了,父亲总是一句话:“小平头”。理发师傅也不说话总是笑着给我围上白色的披布,利索地拍去椅子上的发屑,随后清脆明快的推剪声在我耳边响起,推子推掉的头发茬子,飘飘洒洒地落在我的脸上、耳朵里。

推完头发,寒光逼人的剃刀就登场了。我最怕给我剃脖子上的汗毛,当听到刀口在磨刀带上刮磨的唰唰声,我脖子上的汗毛都会竖起来,毛孔会张开。因为听过一个故事,说有一个徒弟学剃头,师傅教他先用剃刀在冬瓜上练习。一会儿,师傅让他去打水,他应了一声,将剃刀插在冬瓜上,转身就去打水。久而久之,养成了习惯。学习期满,徒弟正式给人剃头。这时,师傅又叫他去打水,他便随手将剃刀插在人的头上……这当然只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了,那时剃刀划破皮肤的事虽屡见不鲜,但再蹩脚的剃头师傅也是不会把人的头颅剖开的,我在剃刀下那个担惊受怕完全是多余的。

一晃20几年过去了,理发这个行业也随着社会大潮不断变化,各种发型应有尽有,各种新鲜名词不断变换,“发道”“发艺”“造型中心”“美容院”叫得我有点晕。每次理发的时候,我都要定睛看一看是不是理发的,怕走错门,怕搞错里面的服务内容。

难寻儿时的理发店,但我怀念里面那份熟悉的祥和,还有满面白色泡沫等待刮胡子的姥爷和父亲。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