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恼

潘红业

时间久了我都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每天忙着构思创作。脑子空空无物的时候刻刻木头写写字,看看竹子吹吹笛。外面虽然万丈红尘倒还没有影响我几分,日子过得倒也安然。

一天家里突然来了我们村的一个老汉,彻底打乱了我的生活。

那天门外进来一个人,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就坐在我的书桌旁,拿起桌上的香烟点起一根说:“你现在是咱们村的文化人哩!我准备写家谱,想以后死了有个人念叨。你娃给我就写。”我听了他的话不由得蹙起了眉头,这……这……他看我愣在那里,有些生气地说:“你咋哩?叫你给写个东西你犯啥愣哩?你现在就赶紧写,几天能写好?”

我和这个老汉平常没有交集,很少打交道,我知道不能得罪他,就回答说:“我这几天脑袋昏沉沉的,连我的小说都没法写,你这家谱我一个月以后给你写。”老汉听了突然站起来盯住我说:“我啥时候能求到你娃门上,今天叫你给写个东西,你看你这样子。你娃等着!”说完大踏步出门而去。

到了晚上,一阵打门声,我放下电脑键盘赶紧出去。开门一看是杨老汉二十出头的三娃子。他看我开了门怒目圆睁唾沫星子乱飞:“你骂我大嗨!你为啥骂他哩?你娃胆子咋就那么大呢?我今天来把你娃的牙给拔了!”我看麻烦来了,赶紧解释中午的事情。他不听,抓住我的领口就要动手。多亏邻居们赶紧上前拉开。

我的心跳得通通直响,哪里能对付了那彪悍的儿子,轻了人家会把我打得在地上找眼镜,重了还得找牙,千万不敢和人家起冲突。完了三彪子留下话,三天之内要给老爷子一个圆满答复。我的爷呀!咋样答复呢,我回到家里陷入无尽的烦恼之中。

老汉的三个儿子在村里都是强势人,老大还是村上的干部。这老汉平常走路不是暴风骤雨的激进,就是仰头摆尾的横着走,村民们平常尽量避免招惹他们。

第二天我无法创作,满脑子都是杨老汉的影子,也不知道还准备给我出啥幺蛾子。

下午了我还是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惶惶不可终日,突然传来敲门声,我哆哆嗦嗦地到门口,怯怯地问是谁呀。门外传来一声:“我!老边。”老边是我们村的驻村书记,我一下子放下心来,急忙打开门把他迎了进来。我有了好运气,在这节骨眼上就来了这么一位救星。

还没有等边书记坐下,我就把昨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给他诉说一遍。边书记听完我的叙述哈哈大笑说:“人常说,秀才不出门便知天下事。现在全国到处都在打黑除恶,你不知道?”我苦笑一下,给他沏上茶水放到他的面前说:“他们就是普通的老百姓,哪里就是黑恶了,老汉要写家谱也是正经事情,这和黑恶沾不上。”

“他和黑恶沾不上,但他儿子却沾上了。看你吓得慌慌的,我一说,你还替人家辩护。哎!”边书记给我发了一支烟继续说:“这回国家下重力气扫黑除恶就是要保护弱势群体,要真正的和谐社会。你不要怕,我现在就去找杨老汉的大儿子,给你把这难题解决了。”说完边书记连一口水都没有喝就急匆匆地出去了。

到了晚上,边书记和杨老汉的大儿子来了,进了门,杨老汉的大儿子首先给我赔情道歉。说当时不了解情况,还以为我真的骂他父亲了,也太张了,给点颜色看看。这时门响了,大家回头看,原来是他老爷子,只见他一进门就双手抱拳说道:“老侄,都怪我,这里给你赔不是了!”我赶紧拉他坐下。就这样我们终于冰释前嫌。老汉临走时对我说:“老侄,咱们说好,你写完小说后得给我写家谱,怎么样?”我满口答应:“一定的,没问题。”

大家都笑了……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