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暑盛夏话乘凉

丁继坤

进入七月份,火球一样的太阳像发了疯似的,日甚一日,炙烤着大地,晒得河里的水烫手,地里的土冒烟。随着气温不断升高,从早到晚到处笼罩着抖动的热浪,闷热的天气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我在家里享受空调、电扇带来的舒适凉爽时,不由让人回忆起孩童时那酷暑盛夏乘凉酸甜苦辣的往事。

小时候在那酷暑盛夏的季节,太阳无情地喷吐着热气,树叶被烈日晒得卷了起来,庄稼被晒得耷拉着脑袋,就连地上的黄土都烧得直烫脚。没有人了解气温到底有多少度,总感觉天气非常炎热。大家见面,互相问候的不再是“吃饭了没有”,最多的则是“天气真的好热,如果能下一场透雨就好了。”那时农村没有通电,乘凉时根本谈不上电扇、空调之类的家用电器,用“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形容再恰当不过了。

每当到了三伏天里,小孩子们经常是赤身裸体,就连大人有的也不穿上衣。夏日的午后,热浪逼人,人们只能躲在村中那棵老槐树底下歇凉谝闲传。夜幕降临,火烧云把天边燃得红彤彤的,预示着明天又是一个艳阳天。吃过晚饭,父老乡亲三五成群地来到黄河崖边,手拿蒲扇,边唠家长里短、谝趣闻轶事,边借风纳凉。只有那些不知疲倦、调皮捣蛋的孩子们,有的捉迷藏,取笑打闹玩游戏,有的泡到涝池的水里学游泳、打水仗……直至大人呼叫时才肯回家。到家后屋内还是热浪滚滚,难以入睡,我们只好在院子里铺一张竹席,躺在上面,眼望满天的银河繁星,耳听老人讲述嫦娥奔月的神话故事,在露天乘凉中慢慢进入梦乡。夏日的夜晚,为了防止蚊虫叮咬,大人们把从黄河滩里割回的艾草晒干编成辫子,点燃后去熏蚊子。由于露天睡觉身体受外界凉气影响,第二天早上起来后,我们总感觉好似半睡半醒,全身像散了架一样难受。有时睡到半夜,天气突变,大雨来临,我们急忙抱起被单往屋里奔跑。有时跑得慢了,身上会被雨水淋透,活像一只“落汤鸡”。

每年到了三伏天,正是秋田农作物管理的关键季节。玉米地需要锄草、施肥,棉花需要打卡、治虫,果园需要喷洒农药,谷子需要间苗……农民整天忙得不亦乐乎。特别是在玉米作物长到半人高时,我们头戴草帽,顶着烈日,到地里锄草、施肥,不一会儿豆大的汗水直淌,有的人肩上撘一条毛巾,随时擦汗。劳作中裸露出的胳膊被玉米叶子划了一道又一道血印,出汗后生疼生疼的。为了赶在气温升高前把农活干完,我们经常起早摸黑,这时才能深切体验到“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真实滋味。那时夏天根本没有啤酒、冷饮等防暑降温食品,下地劳动时人们提上水罐,渴了喝一口凉开水,心慌了口含几粒仁丹药丸,就是吃西瓜的机会也不多,就这样在那酷暑盛夏的日子里熬过了一年又一年……

“扇子有风,拿在手中,有人来借,等到今冬。”这首诙谐幽默、非常有趣的打油诗写在扇子上,道出了扇子乘凉的重要。记得中午父亲从地里劳动回来,就让我给他扇风纳凉。我站在满头大汗的他前面,用力去扇。结果是父亲感觉凉快了,我却累得气喘吁吁,汗水直流。当时父亲深有感慨地说,如果能让扇子自动扇风,那该多省事呀?顿时在我的脑海里呈现出自动扇风的幻想。

如今在酷暑盛夏期间,虽然天气炎热,但不管外面气温有多高,天气有多热,空调、电扇、换气扇等家电一应俱全。现在从外面回来,一进房间,打开空调或电扇,感觉全身凉爽,与过去相比真是天地之差。这真是:酷暑盛夏三伏天,高温袭来湿衣衫;昔日天热发熬煎,如今乘凉有家电;党的富民政策好,幸福生活赛神仙。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