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太阳

秦川牛

他准备出门会朋友,下楼伸手拦住出租车,开门上车落座后,李阳就被出租车上交通广播PM90.9里的“紧急启事”吸引住了。他听着广播,面目呆滞,身子也僵硬了起来,一动不动,就连司机的问话,“先生,你准备去哪里?”他似乎也没听见。

司机侧脸看了一下他非常专注听广播的神态,微笑着说:“这是中心血站缺血了,偏偏又赶上一个小女孩急用血,血站才通过广播找血源。”经司机这么一说,李阳如梦初醒,“你在前边合适位置调头,到华山大街十字停,我要回趟家,然后送我去中心血站。”

李阳来到市中心血站,接待他的工作人员小王很吃惊,让座倒水,“李师傅,你咋来了?”

“刚才听了你们在电台发布的寻血源的启事,我一想自己正好是A型血,就回家取了献血证,直接坐车赶来了。”

“可是您上次才献过,按理说周期不到,这恐怕会……还有,别人每次献200CC,您总是献400CC,我们缺血源是不假,但也不能让您……”

李阳坚持让抽血化验配血型,工作人员扭不过他,只好先抱着试一试的做法。他们抽了血后,让李阳回家等结果。

第二天9点左右,手机响了,李阳打开一看是生号,他没接。紧跟着又响了起来,还是前面的号码打进来的,他这回接了,是一个陌生人。

接听着电话,这下可把李阳给难住了,他陷入犹豫之中。为什么呢?打电话者告诉他,自己的女儿是白血病,急需输入血小板,这次血站发启事号召全市居民献血,就是为了救他的女儿。可是,经过昨天的初步验配,只剩下三个人的血液符合要求,其中一位还是他的亲弟弟,也就是他女儿的亲叔叔。他电话里说,按照规定直系亲戚不允许献血输入,那么后备人选就剩下了李阳和另一位志愿者,偏偏他又听血站的人讲,李阳前不久才献过400CC全血,时间间隔太近,如果当下要再献血,而且不是献全血,是从血液里提留血小板,血站担心李阳身体吃不消,故不赞成李阳再献血。陌生人又说,他是哭着求着才从血站要的李阳的电话,打电话只想问一下他家住在哪里,他想亲自登门来见见李阳本人,他有话想细说。

“你不用见我面,我也是一位父亲,我知道你救女心切。别哭,想让我做什么?我怎样才能帮你?你电话里直说吧!”李阳听到电话那头一个老男人的哭声,他心里也难过起来。他赶忙回话过去,想直接知道对方打来电话的目的。

“看来李师傅不但是个好人,也是个直来直去的爽快人啊!是这,我估计他们血站不主张你再次献血,所以就没通知你今天来。李师傅,我和家人,这会儿都在血站等血,我可怜的女儿也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她这会儿还处于晕迷中。是这,李师傅,算我私下求您了,这与血站没有任何关系。真的求您了,您能救救我女儿吗?我们愿意私下给您经济补偿。三千,不!只要您现在能来中心血站献血,就说是您自愿无偿要献的,事完了我们给您,给您五千块钱咋样?我绝不让血站的人知道。行不?求求您了,李师傅!”

李阳的心立马像被蝎子蜇了一下,脸也好似被人打了一巴掌,浑身散发着一种莫名其妙的疼。他果断地挂断了电话,嘴里冷不丁冒出一句脏话,“球!这是钱的事吗?把我当成啥人了?”电话铃声接连响了两遍,李阳连挂两遍不接,而后生气地把手机重重地扔到了沙发上。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李阳在家如坐针毡,站坐都不适。他在家里客厅踱着步,翻出以前的几本献血证,用手轻轻地擦去灰尘,看着扉页上一行鲜红色的小字:“献血光荣无私奉献”,他的眼睛不由得瞟向墙上的挂钟,浑身的血液也开始沸腾,憋闷的胳膊腿也都涨疼起来,他在心里骂自己,啥怂人,咋是个贱皮子!

……

鲜红的血从李阳的左胳膊抽出,经过大型设备过滤提取,又从他的右胳膊归回到身体里,他没有感觉到一丝的不适,反倒觉得身体轻松了许多。几个小时后,当血站工作人员搀扶着他去休息室休息时,他竟然甜蜜地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眼前是一片花海,还有小姑娘的笑脸,最后是一轮红彤彤的太阳……啊,是血太阳,真美!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