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槐唱新歌


渭南日报 记者刘聪梅

“千年松,万年柏,不如老槐歇一歇”。

“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问我老家在哪里,大槐树下老鸹窝”。

槐树旺盛的生命力被视为吉祥的象征。古松古柏虽然能活千年万年,但却不及槐树歇一歇的功夫。槐树会“休眠”,树龄太老生理退化或者生病进行自我保护,进入休眠期好像枯死一样,可一旦有合适的机会,犹如枯木逢春,便会重新萌发生长。

农村有种槐树的传统,家门口、院内、街道随处可见。村里人对于槐树有着特殊的感情,甚至把一些古槐当成神树,对于古槐从来不砍不伐,并且给予保护,有道是“门前一棵槐,财源滚滚来”。农村也流传着许多故事,我们常听“南柯一梦”就是大槐树下的蚂蚁世界;在古代槐树也被称为“三公树”,象征着科第吉兆;而明朝“洪洞移民”期间民谣里唱的,槐树则是故乡的象征。

历史匆匆而过,当年的古槐早已消失在风尘中。大槐树已经成为一个文化符号,成为人们家乡情感的寄托,而虎踞乡村的古槐树则以优美的姿态在唱着新时代的歌。

冯家山空“心”“第一槐”

白水县林皋镇有个古槐村,因村中一棵老槐树而得名,号称“天下第一槐”。这棵古槐传说有千年,高约20米,根曲叶密,隐天蔽日,树茎粗壮,皮如鱼鳞,12人才可合围。树干空空如洞,可容6人同时进去。洞内根茎叠生,如嶙峋怪石。自出地面就朽空的树身如同龙爪支撑着树体,庞大的树冠据说足有600多平方米。整个古槐远望形若飞龙,又如雄鹰展翅,气势轩昂;近看如孔雀开屏,枝节蜿蜒,巍然壮观。村里人亲切地称它“老槐树”,村子也因而改称古槐村。人们叫起“老槐树”,就像“老爷爷”“老祖宗”一样,满怀尊敬和爱护。又因树干赫然入目的“心”形空洞,耐人寻味,有人颂其“心之离去,仿佛在告诉自己,向上的毅力,是活着的勇气”。

大螃蟹 宁永泉 摄

关于冯家山古槐树,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在云台山北有一清泉,泉水直泻而下莹白如玉,人称白泉。白水泉边曾住一女子,叫东宫娘娘,因常年受此甘泉孕育,貌美如仙,被黄帝发现,迎娶为妃。迎娶时,两人共同在这里栽下一棵国槐,既为爱情的见证,又为东宫娘娘乡愁的寄托。村中人为呵护老槐树,在距树不远处挖了一口井,井旁立碑记事。如今井虽已被埋,碑也不在,但50多岁的郭学军对小时候在井口大喊的情景记忆犹新,古稀老伯对碑上的内容耳熟能详。据说此井1586年4月24日挖掘,距今已有400多年,井深近百米,打水要三个人同时搅动辘轳才能完成。井水纯正甘甜,清爽可口。当地人自豪地说,有槐树的呵护,井水的滋润,这里自古多出美女。

左家山“神槐”“秀”新姿

韩城市板桥镇五四村左家山组千年古槐,与冯家山老槐有异曲同工之效。

走进村子,远远看见一棵古树树根凸出地面,形成一个巨大的根团,像一条盘龙蓄势待腾飞。走近细看,发现它具有一定的造型,而且从不同的角度看,呈现不同的造型。

这棵古槐村民称其为“神槐”,据说有千年以上的树龄,地面古树根高约1.5米,根围约1.3米。听五四村支书孙岳亭讲,每年农历九月到附近香山赏红叶时,人们都会相约到左家山村观奇景,祭拜古槐。

盘龙蓄势待腾飞 宁永泉 摄

绕着大树走一圈,奇妙的造型便产生幻觉。从东南看,就像山洞里一只母猴怀抱他的猴仔,母子相依相偎;从南边看,像静卧的大象,庞大的身躯前,长长的大鼻子特别醒目,直直地垂下来直抵地面,树的疤痕神似一只眼睛;从西南看,又似一头大水牛卧在地上,凹陷的眼睛,凸出的鼻梁和嘴巴,还有那旁溢斜上的树枝活像一只倔强昂扬的牛角;从西边看,几个方向斜伸出几只粗壮的触角,紧紧地扒着地面,好似一只大螃蟹艰难而坚定地前行。

看着眼前造型多变的千年古槐,我不禁惊叹于生命的年深历久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了。

一棵古槐满地情

朽了的树根之上再长新槐,生命生生不息,不断传承;千奇百态,妙趣横生。老村落的古树,乡愁之所在。

左家山村、冯家山村的古槐只是大地上众多魅力古槐的代表,许多古槐则散布在大地一隅,坐落在各个我们知或不知的地方。如合阳县文化广场中央古老的国槐,近看这边像龙头、那边像虎爪,远望形如孔雀开屏,整棵树枝繁叶茂,生机勃勃。虽经电击、虫蚀种种磨难,树冠被蚀空,但枝断而皮连,身空而脉通,一直活着,顽强地生长着。正像一位当地老人所说,这古树有灵性,不能破坏。

无“心”槐 记者刘聪梅 摄

老槐树或伫立道旁,或虎踞村口,古朴沧桑,都是美丽的一道风景。立夏前后,它冒出一撮一撮嫩绿,青翠欲滴,如同返老还童,让人忘记疲惫,重整心情,再度出发。酷暑中,它如一把巨伞遮起一片荫凉,成为孩子们的乐园,村民们品论时事、闲聊家长的理想场所。春冬时节,绿叶落尽,凸现沧桑与挺拔。它的博大与壮丽,映射着一个村子的发展。

每一棵古槐,或大或小都有一个故事。它们静默伫立,和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一起守卫家园,和谐共生。而人们也在竭力保护古树,竭力守卫着共同的的精神家园。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