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海钩沉|蕴空山上看悬棺


通讯员郭永利 渭南日报 记者刘聪梅文/图

“天也奇,地也奇,大清地盘竖起大明旗……”

“说也怪,唱也怪,得了大明宫,死棺悬空中。”

流传在华州大明民间的民谣,说的是明朝末代皇帝朱由检四太子朱慈烺“反清复明”的活动,和“生不做清官,死不沾清土”的铮铮风骨。

在大明镇境内有座蕴空山,山上有座寺庙,寺庙有座灵骨塔,塔下,一棺木被铁链悬在离地面约20厘米的空中。这就是大明悬棺,也叫蕴空山悬棺。蕴空山南接秦岭,北瞰渭河,原名凤凰山,因“此山似凤凰,天成仙气旺,其上建禅院,佛事千秋长”而得名。蕴空禅院原名云寂寺,因云雾缭绕清幽而取名。

相传,明朝末年闯王李自成率领农民起义军,打进北京城,35岁的崇祯皇帝万念俱灰,慌忙命人将皇子朱慈烺、朱慈炯、朱慈炤连夜送出宫门,然后手持宝剑逼皇后自尽,刺杀了自己的大儿子,砍断了大女儿长平公主的左臂,再杀了小女儿昭仁公主后,最终无面目见祖宗于地下的绝望中,逃出故宫后门,在煤山一棵歪脖槐树上自缢身亡。

自此大明江山云烟已去,李自成君临天下,努尔哈赤关外摩拳擦掌,在这样一个兵荒马乱的岁月里,泱泱的九州大地,山河纵横,哪里藏得下几千人马呢?

成了“大顺国”漏网之鱼的四皇子朱慈烺一路南逃,辗转至华州大明镇一带躲藏,隐姓埋名住了下来。令四皇子没有想到的是,“大顺国”竟是一个短命儿,40多天后就被大清王朝取而代之。此刻,四皇子的家仇国恨又多了一道使命——反清复明。据说,四皇子在大明寺稳定下来之后,就开始谋划恢复大明江山的规划,为了便于唤起百姓对大明江山的拥戴,首先在方圆建造寺庙来保护自己的身份,短时间内相继建起兴国寺、护国寺、兰若寺等庙宇。随着势力的进一步壮大,又将驻地与周围的村庄随即命名为大明、崇宁、崇安。庙宇文化对周围百姓的教化在逐步加强,百姓对四皇子的拥戴也在急剧升温。

随着时间的延续,四皇子按计划实施反清复明的第二个实质性步骤。兴建寺庙不论怎么说,都是唤起百姓的初期行为,要恢复大明社稷,只有招兵买马才能在军队的呐喊搏杀中取得成功。四皇子熟知大明王朝的兴衰史,一定要将雄心变为严格的军事操练。一个真理:没有兵权,一切都是空谈。随后,四皇子在清凉山下建了一个十里马场,就是现在的马场村,招兵买马,训练军队。又在练兵场的西南方向建起四四方方的营寨,就是今天的方寨村。当四皇子竖起反清复明的招兵大旗之后,周围百姓由于对当时清廷统治汉人的传统偏见,对四皇子的招兵买马一呼百应,军队几乎到了全民皆兵的阵势。不久,四皇子反清复明的奏折传到了康熙皇帝的御案上,即派大将率兵前往征剿,却被四皇子打得落花流水。一连三次,清兵均是落荒而归。

康熙十四年(1675)清兵败后,为了不再扩大双方的伤亡,康熙皇帝决定用议和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遂派官员前往协商,只要四皇子不称帝,就把大明这块地方赐给他。随着大清王朝越来越兴盛,反清复明成了泡影,虽然殚精竭虑,但无力回天。形势越来越让他清楚,如果再和清廷对抗,无疑是以卵击石。第四次战败后,他作出了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决定,接受清政府议和,不能让跟随他多年的明室官兵和百姓,在改朝换代的腥风血雨中,再去做无谓的牺牲。父皇临死时在衣襟遗诏上对李自成“朕死……勿伤百姓一人”的乞求,竟也成了他此刻对部下官兵和百姓的长远设想,只有自己把家仇、国仇、民族仇集于一身,出家为僧,超度众生,才是唯一出路。当年农历三月十七,朱慈烺上大明寺西南约3公里处凤凰山云寂寺削发为僧,不再去想红尘之事,但是郁闷、超脱、悲愤、无奈的情愫,时时交织在一起,不断叩击着他的心灵,使他在每天的木鱼声和夜晚的青灯中无法平静。1701年,73岁的四皇子圆寂前夕,自觉力不从心,唤来众弟子,盘膝围坐曰:“吾乃天数已满,力不从心。寝宫建成,棺材悬空。誓生大业未能如愿,从今后‘蕴空’二字取代‘凤凰’二字,以了心愿。”遵照普乾法师遗嘱,弟子们将师傅的灵棺用铁锁悬挂在空中,意为“生不做清臣,死不沾清土”。

从此,黄河流域空前绝后地出现了一具“悬棺”。后人为了纪念四皇子,就把每年的农历三月十七,也就是四皇子出家日定为蕴空山的庙会日。

每年农历三月十七,方圆百里总有数以千计的信徒、游客远道而来,祈福许愿。山上山下,沟内沟外行人不断,山下的生意人不失时机搭起帐篷吆喝叫卖,五颜六色的服装与物品,商贩、杂耍、自乐班、秧歌、锣鼓、社火、地摊问诊等五花八门,形成集市般的人流。山上击磬诵经,香烟弥漫,锣鼓喧天,鞭炮震耳,热闹非凡。

从山下到山上,人们攀登“之”形的十八盘,途经一对大石,传说四皇子朱慈烺从山下背粮路过此石时,遇见两只老虎面对面而卧,挡住去路,吓得他急忙将粮食放在路边,只身逃离。后来,再次下山,才将粮食背上山。人们为了纪念这件事,才把这两块石头叫作“歇虎石”。传说,在山顶庙的东侧,有一清泉,当时云寂和尚来到此处,没有水喝,到处找水。后来,在东侧的山沟里用镢头无意挖出一眼清泉,至今泉水淙淙,长流不息,这也就是大明境内何以清泉之多了。

悬棺,一个传奇、悲愤、大义、无奈的殡葬形式,也是黄河流域绝无仅有的殡葬奇观。蕴空山,一座神秘的山,集神话、悲壮于一体。悠悠往事,滔滔东流。然而历史的传说,在当地民间绵延流传。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