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荆山塬

●刘忠虎

人民路下穿城南铁路的南延工程宣告竣工,三桥飞架东西,南北变通途。出小区向东百米跨过石川河,荆山塬就横在眼前了。

石川河西边几千米内绝无人造风景,枯竭的河床偶有一股清流,河的两岸野草、绿植倒有几分草原风貌。此处的石川河与横亘在南岸的荆山塬十分协调——古朴、深沉!

举目望去,荆山塬宛如一条巨龙,自西北向东南横卧在石川河南岸,目之所及,东西都望不到尽头。其实,所谓荆山并不是山,而是海拔375.5~595.5米的黄土高原。年长深日久,荆山塬历经千万年风雨侵蚀,塬北沟壑宽深,大大小小的窑洞遍布沟底。我曾经下到沟底,阴森恐怖的情形至今仍心有余悸。因为读过诸多关于荆山塬的文字,也听过许多关于荆山塬的传说,我断定荆山塬是一部厚厚的天书,我想努力走进荆山塬,近距离去静读。读鼎,读名,读陵!

读鼎,就是读黄帝、大禹在荆山铸鼎的文字。《史记·封禅》记载:“黄帝采首山铜,铸鼎于荆山下。”又据《左传》载:“禹铸九鼎于荆山。铸鼎象物,百物而为之备,使民知神奸。”这就是我国古代“黄帝铸三鼎”“大禹铸九鼎”的传说。一般认为,黄帝铸三鼎,象征天、地、人;大禹铸九鼎,天下分九州中华称“九州”便是因大禹铸九鼎而称的。据富平多部县志记载,荆山塬原名是“中华塬”,到北周时又设中华郡。富平历史上,荆山塬两次以“中华”命名,不能不说其承载的历史伟大而厚重。如果说秦岭是中国地理意义上的龙脉,而富平荆山塬是黄帝、大禹二皇铸鼎之地,可不可以说富平荆山塬是中华民族精神上的龙脉呢?

读名,就是读地名。在荆山塬上,为什么有铸鼎村、盘龙湾、卧龙村堡之称呢?铸鼎村,不就是黄帝、大禹铸鼎的地方?以铸鼎村流传至今,不正是为了纪念黄帝、大禹二皇铸鼎?盘龙湾遗址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被发现,大量裸露的陶片、灰层、烧炼的陶土等,无不佐证此处就是黄帝、大禹二人铸鼎的地方。

读陵,也就是读帝王陵。举目遥望西南,唐高祖李渊安睡在荆山塬上,这位大唐的开国皇帝头枕桥山,脚蹬秦岭,眼望长安已有千余年,其陵墓就是唐献陵。而在唐高祖周围的陪葬墓冢更是星罗棋布,多达数百座。荆山塬东边阎良地界,汉太上皇,也就是刘邦之父在此长眠,是谓汉万年陵。这位太上皇高枕于此,见证了大汉雄风。

一座荆山塬,就是一部中华民族发展的文明史。荆山塬,又因为“二皇铸鼎”而名扬四海,流传千古。因为崇拜和纪念,所以有了铸鼎村、卧龙和盘龙湾依然兴盛在石川河两岸。朝阳洒在荆山塬上,我看到了一条红光闪耀的绿色巨龙在自豪地腾飞……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