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党宏

李宗奇

合阳是一个厚云积岸、大水走泥的风水宝地。这儿历史悠久,典故多多,名士荟萃,文人辈出。当下,说到合阳文化人,必言党宏。

有的人,老见面记不住。党宏呢,见一面忘不了。其个头高挑,皮肤白净,人俊眼锐,生性秉直,茂密的头发里藏满故事,高高的鼻梁彰显着个性,诗人气质,文人情怀,其轻易不语,一经开腔,三句话立马静场,一分钟泾渭分明。我原以为老天爷是公平的,其实老天爷在党宏身上似乎有那么一点儿“派性”,他老人家怎么让其长相、才情、收获一应俱全,如秋天般的喜悦。诗集《太阳·爱的悲剧》好评多多,散文集《聆听心灵的回声》涟漪四起,县作协选举座不旁落,渭南师范学院“文心墨韵”回报母校书法展人气爆棚。当然啦,先天的天赋固然重要,而后天的修为、勤奋、执着、委屈、无奈、苦涩、汗水与泪水才是其精神茁壮的原动力。

其书香门第,天赋异禀,种啥啥成,干啥啥行。论散文,写《我的母亲》《老爷子的梨园情结》的亲情,写《大龙气象大河流声》《修业与情怀》《学友小聚》的友情,写《杨家庄印象》《巷事》《家乡的味道》的乡情,情情如一。说到底,亲情、友情、乡情,都是乡愁一地收。乡愁是情感的血液,细节是故事的筋脉,语言是文章的枝叶,其叙述过程总是抽丝剥茧一样徐徐道来,味道在品读中咂摸,停歇许久仍暖意不疏。论诗歌,情感在飞流中纵横,诗眼在悲悯中跳跃,韵律在色彩中升华。《处女泉赏月》《一醉方休》《云的故乡》,字里行间,无不淫浸着这种感觉。论书法,自幼承家训,青年法碑帖,中年渐开悟。其书法集起名曰《我不是书法家》,这种境界“不是马家河的马,而是高家庄的高”,其书法根植于魏碑,生发于“二王”,楷行隶篆皆修,尤以行书见长。楷书拙中见稚,隶书逸中生趣,篆书朴中寓辣,行书才情弥彰,其长波大撇,提顿起伏,筋键婉转,神采飞扬,笔墨里融入了儒家的坚毅、果敢和进取,也蕴涵了老庄的虚淡、散远与闲适,似脱缰骏马腾空而来,绝尘而去,又如蛟龙飞天流转腾挪,来自空无,归于虚旷,观之,给人一种心灵上的慰藉与精神上的愉悦。

书法是一个大写的“人”,何绍基《东洲草堂文集》中有言:“竖起脊梁,立定脚跟,书虽一艺,与性道通,固自有大根据在。”书法也如人,如人之筋骨,如人之血肉,如人之喜怒哀乐,如人之高矮胖瘦,如人之文雅粗俗。书法的本质是另一个自己,“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党宏几十年来,上大学,做记者,当编辑,搞宣传,工作之余一股脑儿把时空交给了文学与书法,文学为书法奠基,书法为文学声明,坚持苦心学艺,我文说我思,我字写我心,每幅作品都是活脱脱的原创性的心灵图腾。

党宏是个直人,不会掩饰自己的灵魂,喜欢在阳光下走路,但写好书法这个大写的“人”字,就要遵循周恩来同志的教诲“适当地发扬自己的长处,具体地纠正自己的短处”。艺无止境,党宏深知行百里者半九十的道理,跋涉的路途上没有句号。

(作者系陕西省作家协会理事,中国第三届冰心散文奖获得者)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