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馆随笔

市公安局经开分局 宁蕊

今年机缘巧合下,我有幸参观了贾平凹文化艺术馆。说来也奇怪,这座艺术馆并不像我想象中的应该坐落在钟灵毓秀的商洛,而是修建在具有汉唐风韵的骊山脚下。提起临潼,满眼青石、处处古灯、黛瓦飞檐,秦俑威震六国的气势跃跃欲出;凉亭莲池,琼台楼宇,华清宫中笙箫散……这是临潼的记忆,也是历史对它的馈赠。

与这些宏伟的历史遗迹相比,我对贾平凹文化艺术馆知之甚少,当然这其中有历史和客观的一些缘故。从游客的神情中,我约莫估计大部分人也是偶然际遇这座艺术馆,心中流露出既兴奋又惊讶的情绪,仿佛捡到“珍宝”,迫不及待想要一探究竟。这座艺术馆外形并不显眼,取贾平凹先生名字中的“凹”字为轮廓,全身裹满了黄土色,前门结构延续了关中一带的民俗风格,整体给人一种简朴、内敛的感觉。馆内参观的人并不多,现代科技色彩与光影技术的合力打造下呈现出的时光隧道,镌刻着贾平凹先生的生平事迹。

记得初识贾平凹先生是在上中学那会,当时老师推荐了一本叫《美文》的杂志,这是贾平凹先生主编的杂志。这本文学杂志陪我度过大大小小的考试,对我的写作有着启蒙作用。后来才知道这种散文叫“大散文”,旨在摆脱散文甜腻,小家子气的风格,倡导散文的大气、清正和自然。那个时候,我们的阅读基本以散文为主,对小说的概念还很模糊。直到在课外读本上读到贾平凹先生创作的短篇小说《人病》后,我才渐渐发现小说的魔法。它可以把偌大一个社会缩小在几页纸中,可以窥探人心的冷暖,可以刻画苦难的形状。再后来,上大学读研,我集中阅读了贾平凹先生的一些作品,也接触了文学史、文学理论、文学批评等书籍,对贾平凹先生的作品风格、创作特点以及主题内涵有了更深的认识。印象最深的应该是《废都》这部长篇小说,“废都”是一种精神困境的象征,当小说的主人公庄之蝶跌跌撞撞扶着残缺的古城墙去看历史与人生,过去与现在为我们勾勒的灵魂浮沉图。在历史与现实中,他选择的是历史;在城市与乡村中,他选择的是乡村。这是“废都”给出的选择和答案。

随着时间的流逝,“废都”中的精神困境渐渐被解锁。这座艺术馆中除了集中收纳和展示贾平凹先生一些作品和字画外,还摆放一些纺车、织布机、泥人等民俗物件以及随之带来的民俗特产。让来访游客既可以一边煮清茶,又可以一边品文学、赏字画。如果说90年代我们对商业大潮、消费主义还处于观望、怀疑、矛盾、焦虑的多重复杂心态,那么现在精英文化和商业文化显然已经握手言和。在浓郁文化氛围的熏陶下,消费也显得文雅高贵起来。其实,这几年文化艺术与商业消费联手掀起的热潮屡见不鲜,一方面高呼乡土情调,追求乡土的恬静、淳朴和自然,于是你会看到混在钢筋水泥、琉璃灯光的城市中一把茅草、一面泥墙、一个土坯这种搬来的乡村风格备受欢迎;一方面簇拥古典美学,通过宣扬古代建筑、服饰以及饮食形式等收割俘虏消费者追求高雅、寻求特色的猎奇心理。其实,消费乡土、消费古风能成为潮流的最主要原因在于背后的文化底蕴,正因为有田园诗歌、乡土文学等文学作品的支撑才会让乡土充满艺术和情调,正是因为古诗词的渲染才会让我们神往古典的美。

城市在变,时间在变,历史在变,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历史筛选、时间沉淀下来的我们津津乐道、引以为豪的文化瑰宝、精神财富正是这些文人搭建起来的精神世界。我去过的地方不多,但能够引起潮流和风尚的必然是有特色的。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城市和城市之间的差距渐渐缩小,而文人知识分子的魔力就在于他可以把一方水土、一段乡音、一首民谣变为人人向往、追寻的游览佳地。崔颢的一首《黄鹤楼》让黄鹤楼举世闻名,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张继的《枫桥夜泊》等都使一方水土载入史册、声名远播。我想,这或许也是贾平凹文化艺术馆修建的意义之一。从馆内布置来看,这里经常开展一些字画展、读书交流活动。这让我看到至少有一部分人一直在坚持修砌我们的精神之堤,续写属于我们的文化历史、文化观念、文化特色……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