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

杨俊武

“老杨,你们家的征地赔偿款下来了,赶快来领!”村支书对父亲说。当时,父亲正夹着烟卷走在回家的路上。

“叔,你这一下子挣了几十万,成了富翁,也不说请大家吃个饭……”村长打趣地说道。

父亲似乎并不那么乐意,眼瞅着果园里硕果累累的梨树,在人们聒噪一片的热议声中默不作声,继续吸着手中劣质的纸烟。没有人能够明白他的惆怅。这时,果树开始在机器的轰鸣中一棵棵倒下,父亲在地头徘徊,默不作声。

“清溪流过碧山头,空水澄鲜一色秋。”泛黄的仲秋早已没有了酷夏的激情,落日的余晖洒满了田野,染红了耷拉的枝头,缥缈的雾霭在秋风里缓缓飘荡,弥漫在通往田野的乡间小道上。秋天,一个收获的季节,对于父亲而言,也是全新的一个开始。

时光在一叶知秋的季节里轻轻地流淌,叫醒了沉睡的大地。这片土地孕育了父亲,也孕育了我,在这里,儿时的我倾听蝉鸣,捕捉知了。秋风拂起父亲稀疏的银发,一根根在他的头上挣扎,酷似田间的草根。落光叶子的枝丫,则像秃顶的老人露出生命的底色,凝望着远处的田野。

回眸,希望就在每一片悸动的叶子里,希望就在远山和田野里,希望就在父亲凝神的双眸间,这是一个耕者灵魂深处的呐喊。读懂了这凝神的目光,也就读懂了父亲。一刹那,父亲似乎释然了。无需太多的解释,机器轰鸣的田野里,父亲在规划着属于自己的未来。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