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做记者

程瑾

黄叶飘飞的季节,迎来了第二十个记者节。

其实,我实在是一个没有仪式感的人,不过生日,亦没有什么纪念日,因为真的发自内心的认为,每一天都值得被好好对待。

或者还有一个理由,我可能有社交恐惧症,特别害怕美好的情感被正儿八经的仪式感消费与透支。

之所以想写这一篇,不过是那天在全市道德模范的颁奖礼上遇见了刘永生,我过去打个招呼,他转过头的时候特别高兴,一脸真诚地笑:“竟然在这看见你,今天我们要握个手啊!”

要知道像我这种装在套子里不会自来熟的人,把喜欢藏在心底深处、语言表达呆滞的人,突然遇到这样热情真诚的亲切问候,心里也会莫名感动。

那一刻,突然觉得做记者,挺好的。

其实,我一直处于自我身份认同障碍中。因为在我心里,记者应该是那种学富五车、才高八斗而且反应机智、巧舌如簧的人,可我,什么都没有,一个条件都不符合。

想起上学时老师讲新闻采访,说起自己住在老乡家里采访,盖的被子里面有跳蚤,却因为写的稿子被表扬时满脸洋溢着自豪感。我却在翻英语书的间隙,抬起头偷偷拉同桌的衣角:“有跳蚤咋睡觉?新闻工作一定要这样?”同桌戳我一下:“怎么抓不住重点?重点是采访工作怎么做!只有这样,才能写出好新闻啊。你以为是心情日志吗?无病呻吟。”我被怼得无力还击,但在心底偷偷决定,一定不能当记者。

可是人生的际遇真是神奇。我毕业的时候,竟然考进了报社,莫名其妙地成了一名党报记者。我实在是不信自己能干好这份工作,甚至最初别人叫我程记者的时候,心里都会胆怯,反复强调叫名字就好。毕竟,记者这两个字在我心里,肩负着记录时代的使命,我显然没有这种能力。但好在我还算一个比较认真且不愿意轻易放弃的人,虽然充满不安、忐忑,但还是勉励自己要好好工作,我虽不能记录大时代,但是若能通过自己的笔传递微而小的普通大众真善美的一面,想来也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但其实在实际工作中,采访的收获绝不仅仅是一篇稿件,更重要的是帮你探索人生中的各种可能性,有时候你明明和采访对象面对面坐着,却真切的觉得两人分隔于两个不同世界。

就好像刘永生,他把自家的房子送给了同村的谢双喜,带着一家老小搬进了破旧的卫生室,一住就是几十年,如今谢双喜的儿子已经在那栋房子里面结婚生子。就这件事,我不止采访了刘永生,也采访了谢双喜:“既然如今你有了能力,又脱了贫,有没有想过把刘永生的房子还给他呢?”谢双喜愣了,摇摇头:“以前想过,后来还是没有想过了。”听他这样说,我实在感到愤怒,觉得他不懂感恩。后来又问刘永生:“他到底有没有提过归还房子这件事情?”刘永生笑了:“他还有一家子人要住呢,把房子给我他们咋住?”那一刻,突然觉得自己异常渺小,不是每个人在做好事的时候都抱有希望获得同等甚至更多的回报,无论何时勿忘心安就好。我不想说他有多好,不过觉得他有一颗简单的心,这颗心也许就是同理心。

还记得2015年做过一个老军人的专栏,特别喜欢那个笑眯眯的老王爷爷,他很质疑地问:“这稿子你们真能发啊?”快结束的时候,再认真地叮嘱一遍:“我只是一个兵娃子,虽然参加过战争,但只是一个通讯员并没有上过前线,还有,我真的没有做过什么,你们一定不要太夸张。”他完全接受自己是个小兵,一点也不愿夸大为英雄。想起现在的很多人,总是嫌弃自己的平凡,总仰望别人却从不懂得接受自己、提高自己。

我们带着问题去,想要得到答案,可往往被超乎自己想象的生活真相吸引,那是一道没有标准答案的论述题,他们那样存在,那样生活,就是生命最合理的回答。

我看到许多住在大山深处的留守儿童,小小年纪便学会一切生活技能,家庭破碎依然求知若渴,总记得那个小姑娘说自己是石缝里的草,想要顽强生长。

采访过一位善良妈妈,收养脑瘫弃婴十几年,把孩子养的白白胖胖,采访全程她都乐观开怀,笑靥如花。

遇见独自居住的留守老人,热心于村里的公益事业,在自家隔壁办起图书室,想尽办法从各地募捐各类书籍,尽管书上落满灰尘,老人依旧目光虔诚。见过博学且亲切的男神,记得他告诉我,不论何时,总该有自己的坚持和原则,需要有不被外界左右和干扰的决心。

撑不下去的时候,便会感激有这样的机会去认识这些人,看看他们是怎么熬过生活里的苦,还能满怀感恩之情,期盼未来的日子。想要了解他们生活的心战胜了我对“跳蚤”之类的恐惧之心,大冬天冷风吹着坐在三轮车里发抖、夏日炎炎坐在摩的后面满头大汗,也遇见过采访对象心情不好无缘无故发脾气,被拒之门外的情况,可是现在想起来,都会觉得是生活馈赠给成长的“礼物”。

忘记在哪看过这样的话,秋天短到没有,你我短到不能回头。但愿在这短到不能回头的岁月里,用自己微小的力量、虔诚的心、矜持的态度,做好每一次采访,写好每一篇稿件,尽力去做一个让人信赖并且产生期待的记者。莫名想起一位记者的记者节感言,喜欢这份艰辛,尊重这份使命,所以固守这份责任。直到现在,我才稍微理解了这句话。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