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的母亲

张屹

今年,母亲八十多岁了,她总为我操心,我时常牵挂着她。要是我一两个礼拜不回家看看,她就坐在大门口的小板凳上一天天地等着、唸叨着。

老家距离县城三十多里路,家里四间桩子,前后有宽敞的院子。门前的柿子树旁种着各种蔬菜,院子中间靠东墙的一棵杜仲树非常茂盛。后院是母亲栽种的枣、桃、杏、香椿、核桃、花椒等各样的树,最为显眼的是一丛丛青竹,每逢谁家女儿出嫁,就央求母亲砍两根为撑门帘用,给钱母亲从来都没要过。

好大的一个家,就母亲一个人独守。她每天天不亮起床走一会路,扫净院落,侍弄她的小菜园,浇水施肥捉虫,甚是忙活。早上九点多,邻居们就来玩麻将,这也是母亲每天的必修课。

母亲最开心的时候是儿女们逢年过节像鸽子一样飞回家。儿女孙子一大堆,好像大房子都不够用了。当然,回家来免不了都是大包小包的给母亲买些东西。而母亲在儿女们走时总是岔开将东西都给带回去,还有家产的柿子、枣、杏、蔬菜等。虽然给每家拿的都不多,但看着母亲兴奋的笑容,大家都欣然接受了。

冬天,农村虽然有热炕,但整个屋里还是冰冷的。我就接她到城里住几个月,春节刚一过,她就闹着要回村里去,说老家有热炕有熟人,心里畅快,我扭不过只好将她送回乡下老家。

去年,我因病住院两个多月,没回家看望她,姊妹们哄她说,我给娃装房子,起初她信了,后来她觉得不对劲,装房子有多么紧的,抽空回来一会总可以吧!孙子回去看她,流着泪求孙子拉她去见我。就在她八十三岁生日时,我从医院赶回去参加了寿宴,她见我人好好的,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一次次回家探望,一回回离家进城,我发现母亲最幸福的是给我说家长里短,和村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我耐着性子倾听,她唠叨着说,我不时插话逗她笑。看着慢慢糊涂的她我心里充满了惆怅,可她待我还像小孩子那样疼爱。我装着什么都不会,顺着她的意来,别提母亲有多高兴。她还对我们说,现在你们都有家有舍,有儿有女有孙子,忙工作忙挣钱,没事就少回来,我一个人挺好的,别太操心啦!

父亲病逝早,母亲操持这个家实在不容易,儿女们像燕子一样都飞走了,她独自坚守乡下老家,想证明有她在,这个家就不会散。每当我工作不努力,怠工赖政,虚度光阴时,想起乡下母亲的爱,以及哺育我成长的那片土地,我就变得勤勉起来,告诫自己一定要变得更好!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