灶具的变迁

赵鹏

我是一个农村出来的穷孩子,小时候,全家人每天能吃上一顿饱饭就都心满意足了,灶具没什么讲究。

印象中,我家的那个土锅台就在低矮的土坯房里,我们称其为灶房。锅台是父亲用土坯垒砌起来的,外形方正,中间是一个大圆圈,刚好把大铁锅放上去。锅下面用几根铁棍做成炉篦子,烟囱顺着墙壁垒砌而成。锅灶旁安放着一个风箱,靠人来回拉动把风吹进灶膛里,而烧的燃料全是庄稼的秸秆和根茎。

母亲是烧锅做饭的主妇。她先把柴火抱进灶房,然后生火。那些秸秆燃烧很快,尤其是豆秸,放进灶膛里不一会儿就着完了。母亲在大锅里煮面条,在小锅上烙饼子,常常忙不过来。

土锅台养育了我们,也给我带来了无尽的烦恼。几次因灶膛里的柴火掉出来,引燃了屋子里堆放的柴草,几经扑救才免于火灾。当然,遇到潮湿的秸秆就麻烦了,只冒烟不出火,很急人的。风箱不停地拉,烟气就越来越大,整个屋子弥漫着呛人的烟雾。一顿饭下来,母亲就鼻灰脸灰,眼泪直流。

1984年春节,我家有了烧炭锅台。父亲买来砖块,又买来水泥,和泥巴糊炉子,全家人都高兴地跟着忙活。父亲糊炉子比较内行,他说,糊炉子的泥巴很讲究,软了不行,太硬了也不行。泥土里还要掺进一些麦草类的东西,这样做成的炉膛不容易烧裂。父亲把泥巴摔成一块一块的,放在煤炭炉子旁,就像豆腐块一样。然后,用手沾着水一点一点往炉膛里贴,垒平口后就伸进拳头把泥巴做成的炉膛撑大,再把上沿均匀地挖出一道小沟沟,便于通风。自从有了煤炭锅台,烧水、做饭、炒菜都方便了,冬天锅台通炕还可以用来取暖。星期天早上我们赖在被窝不想起床,父亲就给灶膛里添一把柴,把我们的棉衣都烤热,我们兄妹就嘻嘻哈哈地争着穿起了衣服。我们可以在炭锅台的下面烤馒头、烤红薯、烤洋芋吃,黄澄澄的馒头,热乎乎的红薯和洋芋至今仍保留在我的记忆中。

1996年的麦黄时节,我在县城工作了,家也搬到了县城,罐装煤气灶开始流行起来,我和妻子一合计也购置了一套煤气灶,不用柴火,不用油,也不烧炭,用手一转旋钮开关,灶膛里火苗子立即呼呼地冒出来,炒菜、做饭干净卫生。我一下子买来两个煤气罐,轮换着用。随之,一些电气灶具,电饭锅、电炒锅、电磁炉等也步入我的家中。当我第一次在商店里看到电磁炉时,还以为是体秤,想起都好笑。

现在我家天然气、电气,双气同用,电饭锅、高压锅、热水器、电水壶、豆浆机等等,一应俱全。妻子上班时将米下锅,下了班打开就能吃,不用担心烧过了还是欠火,我们时时感受到现代的生活气息。

40年弹指一挥间。我家灶具的变迁,不正是祖国改革开放40多年辉煌成就的一个小小的缩影吗?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