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父亲

魏志强

最近一次回家看望母亲,走时母亲叮嘱我“10月15日是星期一,你忙就不用回来了。”其实这个日子我一直记着,便答应母亲不管再忙都要回去、一定回去。

10月15日,农历10月15日,这是一个曾令我哀痛欲绝,而又铭记难忘的日子……五年前的这天,我的父亲陡然离我而去,走的“匆忙”竟未留下只字片语,留给我的只是不尽的念想和想念……

父亲离开我们不觉已有整整五年了,可父亲的音容笑貌、父亲的身影、父亲说过的一些话、做过的一些事,早已深深地刻在了我的脑海里,储藏于我的内心深处,就像一部保管的很好的电影胶卷,时时在我的眼前反复映现,那份熟悉的亲切感伸手可触,就像父亲未曾离开过一样。

父恩似海。父亲的一生是艰辛、执着的,也是最难、最不易的。我们兄弟姊妹多年龄小,缺劳力,挣得工分自然就少,生产队按工分多少分口粮,尽管母亲精打细算,也维持不了几个月,粮食接不住是常有的事;柴米油盐、行门户全靠父亲一个月几十块钱的工资,也常常出现钱荒。从我记事起,父亲总是从亲戚家、熟人家借粮、借钱,有时还不得不借东家还西家,借的次数多了,又按时还不上,人家自然不爱,为这没少被人家奚落。但为了子女、为了生活、为了这个家,父亲吃再多的苦、犯再多的难、受再多的委屈,也未在我们跟前流露出半点,常常独自一人抽闷烟,叹叹气。当时我们年龄小、不大懂事,吃的穿的都不如别人家的孩子,有时还埋怨这个家穷、埋怨父亲没“本事”。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每每想起这些,总会情不自禁地呜咽抽泣,为自己年幼无知、埋怨误解父亲感到懊悔,但也为父亲的坚强、执着感到由衷的敬佩。

父爱如山。父亲的一生是勤劳、能干的,也是最宽厚、最仁慈的。他对子女爱护有加,却也严格要求。父亲教我背《三字经》《百家姓》《弟子规》,经常讲历史典故和名人故事,教我做人做事。父亲让我熟读《千字文》,说《千字文》是一篇由一千字组成的韵文,古代的诗词曲赋、铭文祭文都讲究押韵,耐心讲解韵文,讲怎样写韵文。祖父去世时父亲写的《悼念父亲》和老屋修房子时写的《重修老屋记》两篇就是以“ang”押运的韵文,读起来朗朗上口、颇有韵味。父亲还写一手好字,不论钢笔字还是毛笔字看起来都苍劲有力。

父亲教我割麦子、装麦车、扬场,教我“接麦穗”、缠扫帚、绑笤帚,教我从小养成爱劳动的好习惯。所谓接麦穗就是将一节断了的绳子接在一起,接的时候首先要将断了头的绳子的残损部分剪齐,用水蘸湿,再拧开松动十几厘米,然后反复巧掏、互压将两节绳子连接起来,接好那段呈麦穗状,因而就叫“接麦穗”,再把它放在地上用脚踩着来回滚动压实,就会结实如初。这确实是一门技术活,一下子想学会还真不容易,要想掌握技巧还真不容易,但父亲总是耐心地讲解,手把手地教,拿粗细不同的麻绳反复演示,终使我掌握了这门技术。回想起来父亲教会我的又何止这些……父亲无“鱼”,却赐我以更多的“渔”,让我在人生的道路上多了几分自信。

我无限思念我的父亲。每周回家看望母亲时,总会到父亲的主前敬上三炷香,磕个头,看着父亲的遗像默默地待上一会儿。像上的父亲始终是微笑地看着我,而我却难以用同样的表情回赠父亲,内心反而一阵阵酸楚,眼泪随即盈满眼眶,一味地回味着父亲与我们在一起的日日夜夜、点点滴滴,回味着父亲的恩情,回味着父亲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寒衣节(农历10月1日)、农历10月15日(父亲的忌日)、冬至、春节、正月廿八(父亲的生日)、清明……这几年我总是清楚地记着这些日子,盼望着与父亲见“面”。每到这些日子都要在父亲的主前,或去父亲的坟前烧些纸钱和冥币,与父亲说说家里的情况、说说兄弟姊妹间的事,也给父亲说些祝福的话,走的时候不忘给父亲磕个头、作个揖,既算是刚刚请安道别,又期盼着下一次的见“面”。

逝者已去,怀念永远。我想,对父亲最好的怀念,就是赡养孝敬好母亲,不但让母亲生活上幸福,更让母亲精神上愉悦;就是与兄弟姊妹和睦相处、相互帮助、共同进步;就是教育、抚养好子女,让他们做对家庭、对社会有用的人。

我深深怀念我的父亲,盼望在云里、在风里、在雨里或是在梦里还能听见父亲的唤儿声。愿父亲在那边安好,一切如我期盼的那样好!

(作者系合阳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员工)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