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土

田小勇

老汉经不住儿子的劝说,拎了一包丢不下的东西住进了城。

没多久,楼上楼下的生活,就让他厌烦了。闹着要回农村老家去,儿子和儿媳的脸色马上不好看了,吓得他再也不敢提这事。可孙子一上学,儿子儿媳一上班,一百多平方米的房子里空落落,静寂寂地让人心慌。

午饭时,儿子搬回几个花盆,说是专门给他买的,让养花怡性,随后会再买几包养花的土。老汉一听就笑了,“啥?买土。这城里屙屎撒尿要花钱,抠一点土也要钱?你走吧,这点事交给我。”儿子笑了笑,欲言又止地转身出了门。

老汉把花盆摆在阳台上,手插在腰里,眯着眼睛,心想着这是他耕作了一辈子的土地,一片片麦苗绿茵茵地漫到了天边,一行行玉米的清香随风扑面,几十株茄子树一会儿露出一会儿藏起紫莹莹的茄子……想着想着就不由得笑出了声。

他从厨房找了一个塑料袋,又偷偷地把儿媳妇炒菜用的不锈钢锅铲放进袋子里,铲土没个顺手的家伙可不行。

到楼下,他才发现绿化带边竟全部用绿色的铁丝网隔离着。这是一个高档社区,每一棵树下都放着一个铸铁的网,想挪开那个铸铁网还真不容易。好不容易发现一块没安装铁丝网的花圃,土地上是绿茵茵的草坪,虽然是大冬天,可是那草坪上的草竟然生机勃勃,一块牌子上写着:“小草有感觉,你踩它也疼”。老汉心里说“屁,我割麦子割草一辈子,都没听说草会疼”。算了吧,老汉也不忍心在那可爱的小草下取土。

在小区转了一大圈,竟然没发现可以取土的地方。老汉不服气,就背着手来到大街上,站在路边看过去,四下里都是干干净净的水泥地,树根下都放着铸铁网。马路中间的隔离带倒是可以取土,只是马路上的车和流水一样,也不敢冒险去隔离带取土。于是他背着手继续朝前走,远远看见一大堆土,堆得和小山一样,老汉高兴地走了过去。来到跟前他才发现取土根本不可能,两米高的蓝色铁皮围墙把土堆遮挡得严严实实,大门口有一个戴着黄色安全帽手拿红绿小旗子的人在指挥卡车进进出出,门口立着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非工作人员免进!”

老汉怏怏地继续朝前走,身上的犟劲又犯了。“我就不信找不到土!”

老汉走啊走,前面有一个公园,公园里面的大树黑绿黑绿,远远看就如同一座座连绵不断的小山岗。老汉心里一阵高兴,公园里有土。进到公园里,老汉低着头四下察看,不由得感叹伺候花草的工人做活细致。

好不容易发现一片裸露出的土地,老汉蹲下来用锅铲铲土,大冬天,土地变得异常坚硬,锅铲只能铲起一点点表层的浮土。

老汉心想要是有一把镢头就好了,两下就能搞定。正弯着腰铲土时,一位胸前挂着牌牌的小伙跑过来,大声喊:“你干啥哩!”老汉吃了一惊,小心地赔着笑脸说:“给家里的花盆弄一点点土。”说完扬了扬手里的塑料袋,他的意思是只弄一点点土。

“赶紧走!这里是公园,你知道那土里有没有明年要发芽的花种子?你保证这一铲子下去不会挖断名贵花木的根?你这是破坏公共设施!”

从公园里出来,老汉有点灰头土脸。刚才让人一顿猛训,心里有些不高兴,可毕竟自己理亏。公园是公家的,那土也是公家的,公家的便宜咱不能占,可挖一点点土咋就是破坏公共设施?吓唬谁哩。老汉想起在农村时挨家挨户推销日用品的推销员,他们每个人胸前都挂着一个和刚才那个小伙胸前一样的牌牌。不就一个推销员嘛!老汉给自己找面子。

站在公交站牌下,老汉想着该去哪里找土,不知不觉,身后站了一堆人。一辆大公交车停在了面前。车门“嗤”的一声打开了,后面的人簇拥着老汉上车了,老汉急忙回身想下去,后面的年轻人不停地说赶紧上,司机也说请给老人让座,身边的一位小伙子不由分说把老汉扶到座位上。

老汉没法子,只好心不在焉地坐了几站路。一路上还在想,走得远一点发现土的机会就多一点。下得车来,老汉在附近踅摸了几个来回,还是没找到可以挖到的土。算了,先回去吧,明天再说。

冬季的天短,街道上路灯次第亮了,一盏一盏一直绵延到远山的黛影下,身边的店铺里也是灯火通明。

老汉突然有点惊慌,一摸兜里竟然没有拿手机。环顾四周,老汉分辨不出东西南北,刚才从哪里坐车的?他也没注意,这会看哪里都像他刚来的地方。这可咋办?老汉心跳得厉害。想给儿子打个电话,老汉又没记住儿子的号码。儿子把自己的号码给他存在手机里了,名字是“a”,可这会去哪里点这个“a”?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估计快八点了吧,老汉还在那里不辨南北地转悠,肚子也饿得咕咕叫。

“叔,你咋又到这里了?还没找到土?”老汉抬头一看,这不是下午公园里挂牌牌的那个小伙子吗?我没挖公园的土,你竟然不依不饶撵到这里训我?老汉因为找不到回去的路正烦恼,一见小伙子问他话不由得气愤地扬了扬手里的塑料袋和锅铲。

当然,最后还是这个小伙子把老汉送回去了,并约定明天让老汉来公园,他给老汉送一包花土,叮嘱老汉以后不要跑太远,免得迷路。

老汉心里暖暖的,错怪了小伙,心里有点内疚。

回到家里,儿子儿媳陪孙子上补课班还没回来,老汉赶紧放好锅铲,拿了一个馒头啃起来。

明天取土时给那个挂牌牌的小伙带点什么礼物?把儿子的酒拿一瓶?满大街都是卖酒的,而土却是那么金贵。对,给小伙拿一瓶好酒。唉!土装好之后,花盆里是种菜好还是种花好?老汉蹲在花盆前边啃馒头边想。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