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门嫂子

若雨

离开家乡二十余年了。从离开的那天起,萦绕在心头的还是村头的那条路、那条巷,还有那群不知热冷的小伙伴……但最清晰的还是对门嫂子那张永远微笑的面容和爽朗的笑声。

对门嫂子人送外号“能能”,虽也是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但在一群干活的女人当中她最显眼:匀称的身材,永远干净合体的衣着,白皙的皮肤,美丽的眼睛和乌黑发亮的双辫。不论是地里活家里活她样样能干,年纪轻轻就成了村里的妇女队长。

嫂子手巧。那时候家里都穷,五谷杂粮天天见面,清汤寡水谁也没法,但只要嫂子在,几家人围坐在大门口总能吃出无穷的快乐。嫂子喜欢做花样饭,每次总要给我留一份,至今还记得她做的红薯面搅团,热热的、辣辣的,飘着一股子焦葱花香味。现在我也经常有意去吃,却怎么也吃不出当年的那股味了!

嫂子敢爱。记忆清晰的还是嫂子那段感人的爱情故事。那时的农村,最让人渴望的娱乐活动就是看戏、看电影了。一群姑娘小伙相跟上走几里路到外村看电影,一路上欢歌笑语,无忧无虑,至今想起来还令人神往。嫂子就是那时偶遇我家对门猪娃哥,一见倾心的。父母万般无奈,只得顺从了她。每次说起她的男人,总是眉开眼笑,她说自己没文化,就是喜欢高中毕业的猪娃哥:斯斯文文,戴着眼镜,上衣口袋总是别着一支钢笔,俨然一幅文化人的模样。结婚时猪娃哥家穷,没有啥彩礼,一只毛驴就将她驮回了村子,成为她这一辈子的荣光。婚后她一口气生了四个男娃,赶上计划生育手术非做不可时,她二话不说,未等男人表态就直接跑到医院做了结扎手术。她心疼男人,见不得男人受罪。巷里人都笑话她“爱老汉”,嫂子嘴一撇:“自家男人,咱就这命。”

嫂子不易。这么多年,我总是多方打听嫂子的近况,也晓得她辛辛苦苦、省吃俭用,给娃们都娶上了媳妇,生活也宽松了许多。可惜天不遂人愿,一场大病夺去了猪娃哥的生命,年纪轻轻的她竟失去了生命中的爱人。我远在他乡,听到这个消息也万分悲痛,久久不能平静。

前几年,思乡心切,抽空回了趟老家。踏上故土,我心潮澎湃,想起了梦中的校园、梦中的家,情不能已。可是一下车就懵了,一切都变了,路宽了,房新了,人也陌生了,就连家门都找不到了,一股莫名的忧伤油然而生。正在犹豫徘徊间,迎面走来一位清瘦的妇人,待要开口问路,却发现似曾相识,正是嫂子。那双美丽的眼睛已然黯淡,白发盈头,皱纹爬满了额头。“嫂子”,我轻唤一声,已不知再说什么。“娃,是你回来了,赶快来屋里坐,嫂子给你擀面吃。”望着嫂子那微微弯曲的腰身,忙碌的背影,满脸的高兴劲,我的眼睛湿润了……

啥都变了,不变的还是那个人,还有那双不知疲倦的双手!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