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闺蜜在武汉

文 / 曹琳娟

我的闺蜜陈张琴,冯原镇徐卓村人,陕西省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是陕西省NCP救治组成员,在疫情肆虐时一直奔波在第一线督导省内各医院的疫情防控及治疗方案的制定,同时参与会诊、救治等各方面工作。2月15日,临危受命担任陕西省第三批援鄂医疗队副领队,带领全省103名医疗队队员赴武汉,现在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方舱医院参加救治工作。

2月16日上午,在新闻中突然看到她出行武汉的消息和照片,我禁不住泪流满面,心像被无形的手撕扯得生疼。此前在网上看到其他医护人员去武汉时,自己心中涌起的是敬佩和感动,但看到我的闺蜜熟悉的身影,我的心里更是夹杂了难过和不舍,牵挂着她的工作,揪心着她的安危。

老公下班回来后看到我脸上的泪痕,忙问我怎么啦。我给他说了张琴去武汉的事。随后我们俩探讨着这场罕见的病毒,感叹着祖国的凝聚力,感恩着国家的强大。谈论着这样的疫情如果发生在解放前,几乎就是灭顶之灾。疫情过处常常是十室九空、灭门绝户、覆族而亡、尸横遍野,是“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悲惨景象。共产党真正好,一声令下,全国上下统一行动,同舟共济、共克时艰,封城、封村、封小区,最大限度地控制了疫情蔓延。也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执行到这个层面,才能真正实现国家的治理体系和能力。这次国难当头,张琴和全国千千万万共产党员一样,他们都做到了义无反顾、勇上战场,把大爱留在人间,这种义举必将载入史册。

记得刚上高中,我们都分在高一二班。进入了崭新的环境,由于脾性投合,张琴、淑琴和我经常在一起。我们生活中同甘共苦,谁从家里带来好吃的一起分享,学习上互帮互助、共同进步。晚饭后我们经常沿着校外的小路一起漫步,或谈天说地,或背诵功课。运动会上,我们团结协作、配合默契,取得了短跑接力赛女子组第一名的优异成绩。王庄中学的窑洞通铺宿舍、青砖瓦房教室、土墙土操场、校外乡间小路留下了我们纯真的友情和难忘的青春岁月。高中毕业后,张琴考上了徐州医学院,淑琴考上了南京理工大学,我考上了陕西财专(西安财经学院前身)。虽不在一个城市,但我们频繁通信联络,互相诉说学业上的进步,生活中的悲喜。大学毕业后,张琴进入省二院工作,淑琴进入军工单位工作,我回到县城进入地税局工作。此后随着各自家庭的组建,孩子的出生,生活的奔波,通讯的不便,我们渐渐少了联系。但由于高中时代深切的友谊,我们一直在心底里互相牵挂着对方。记得有次我晚上做梦梦到了她们,梦醒后回忆起我们上学的时光,心里非常难过,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回忆过去,盈满心怀,往事历历,感慨万千。同学少年,朝夕相处,豆蔻年华,如海深情。同榻住宿,夜半私语,野外漫步,畅谈人生。遇到美食,一同分享,学习难题,共同探讨。君上徐州(南京),我上西安,鸿雁往来,依依情深。步入社会,杂事纷扰,结婚生子,身心俱疲。昔日好友,音讯渐渺,午夜梦回,泪湿沾巾。”

非常感谢现在通讯的发达,自从2013年我们有了微信互加好友后,联系起来方便多了。即使不能常常见面,但从各自的微信中能看到彼此的日常生活,总觉得我们还像生活在一起一样。

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这个城里住着你想念的人。”自从我的闺蜜张琴去了武汉,我更加密切地关注着武汉每日的疫情。病人增加则忧,病人减少则喜。看到为了方便工作,一向爱美的她毅然剪掉了乌黑的长发,短发的她在我心中更美了!她和她领导下的队员们个个像极了勇士,与病毒顽强搏斗,神色中写满了“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誓不还”的坚毅!

据报道,武汉目前已进入了疫情总攻阶段,心中倍感欣慰。期待我的闺蜜以及所有援鄂的医护人员早日彻底降服病魔,班师回朝、凯旋归来!我也坚信风雨过后是彩虹,彩虹常在有新天,愿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在白衣天使的呵护下永远欣欣向荣、健康平安、和谐美满!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