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渭南丨华州人的秦腔情结

秦获幸

华州区是八百里秦川上的一块风水宝地,这里有流传千年的秦腔家族迷胡戏和碗碗腔。这块沃土上,文艺人才辈出。1949年前剧作家王辅臣老先生在西安尚友社任编剧。1949年后,老一代有下庙胡村农民剧作家孙秉灵、柳枝南关村民间艺人栗步才、自学成才的著名导演王世魁、《大将郭子仪》的编剧王世忠、板胡大师吉喆、著名演员王荣华和雷涛,后起之秀有陕西戏曲研究院小梅花剧团二胡演奏员秦敏等等。

根植于华州民间的秦腔艺术有深厚的群众基础。皮影碗碗腔,以高塘塬区为最多,迷胡戏以田村、老官台为代表。遍布各地的自乐班是秦腔迷胡传承的最佳形式。

本文就柳枝镇渭河南岸人民的秦腔情结做个回顾。

“福字老碗咥黏面,河滩地里唱乱弹!”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秦腔爱好者们不满足于自乐班的小打小闹,他们也想走上舞台,提袍甩袖,官帽翅一闪,吹胡子瞪眼,过一把演员瘾。于是,由琴师、王宿街的富家子弟周相乾老先生牵头,从西安请来了秦腔大师李正敏的真传弟子张朝选,组建秦家王宿北刘钟张四大自然村业余剧团。

1950年至1953年是业余剧团初创磨合期,1953年开始排演秦腔全本大戏。剧目有:《白蛇传》、《宝莲灯》、《刘红香》、《打金枝》、《铡美案》、《游西湖》、《游龟山》、《三世仇》、《蟠桃园》、《五典坡》全本、李自成题材的本戏等。这些都是张朝选老先生从1950年开始呕心沥血取得的丰硕成果。这10多年间,圆了很多戏曲爱好者的演员梦。有好几个形象俊美、嗓音清脆的男旦,都是敏腔传人张朝选的得意弟子,间接地传承了敏腔。他们的男旦表演,深得观众喜爱。除了老艺人柳家村柳桂林在西安学习敏腔以外,还有秦家村程全生、秦志旗,年长的秦国柱,柳家村乔林德,当红小生有北王村王文辉、钟张村任志英、弋家巷黄德胜、王宿街潘正午、李家前村胡宽五,南王村王家贞更是小生须生的后起之秀。板胡琴师有王宿街张五省、老堡子张高军、北王村王增州、柳家村柳广正、王宿街孙登州等。武场面有北刘家刘兴汉,河头村刘赶年兼为演员,任志英、程全生、秦志旗都是身兼演员。业余剧团的导演是王宿街上刘鸿军老先生。他在兰州时就是有名的票友,身兼导演并登场表演,是一名难得的秦腔传人。张朝选先生作为敏腔的真传弟子,传承大师衣钵,将大师的艺术真谛表演得淋漓尽致。

当时东片的北拾彭村拾村、中部新店毕家孟村、西片秦家王宿钟张北刘,各自组成业余剧团,3家业余剧团以张朝选老先生指导的西片人才最多,排练的本戏也最多。东部中部两家由于规模和人才相对较弱,始终没有排演出本戏来。东片剧团一位叫胜山的爱好者在《激友》中表演得很有特色。中部剧团的毕炳炎是西安尚友社的票友,工大花脸,扮相和苏育民十分相像,其水平在毕家地区首屈一指,有时也会和西片剧团合作演出。3家剧团存在了10多年,共有100多人参加。西片剧团人数最多,有40多人。1963年,文艺路线有变化,不准演出才子佳人、帝王将相和牛鬼蛇神,所有业余剧团全部解散。至此,红红火火的毕家地区业余剧团活动画了一个大句号。

岁月流逝,斗转星移,改革开放以来,农村人吃饱了,穿暖了,物质生活充裕,开始寻求精神食粮,各地自乐班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

拾村大队自乐班、孟村毕家的毕孟自乐班、秦家王宿北刘的三星自乐班,是毕家乡改革开放后的三大班社。回顾历史,会发现一个现象,1949年前的戏剧舞台上多是男性,旦角演员全是男旦。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妇女翻了身,开始逐渐走上舞台。青年妇女踊跃参加自乐班,无论有无基础都热心参与,涌现出许多各有特色的女演员。

因此,有必要推出毕家地区秦腔界的群芳谱。

群芳谱魁首应推毕家村的刘凤玲女士,她和丈夫是一对文艺夫妻,绝配搭档,近十年来一直活跃在“二华”一带红白喜事和各种活动的舞台上。刘凤玲有艺术天赋,悟性极高,戏剧歌曲、传统现代、舞台表演全面掌握,很有发展前途。李三女,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在大队宣传队成长起来的文艺骨干,在《砍门槛》唱段表演中完全达到了忘我境界,声情并茂,如泣如诉,把苦命祥林嫂刻画得入木三分,取得了绝佳的艺术效果。毕芳琴,自幼热爱艺术,在华县戏校接受过专业训练,艺术素养深厚,又有一口好嗓子,经常担纲主要角色。刘桂芬,声腔高昂,极有感染力,最钟爱定谱戏,能将声腔发挥得很好。樊凤丽,和名家王玉琴声带相似,极具特色。王翠利,身材不高音调高,传统现代和歌曲,涉猎广泛。马淑琴、孙夏雀、秦巧云,这三位巾帼不让须眉,都是唱生角的最佳演员。

笔者之所以要展示这幅群芳谱,主要是她们都能与时俱进,迅速接受新事物。以上的旦角演员都是传统戏和现代戏的传承者,是同行中的佼佼者,热爱秦腔,热爱表演,因此,更希望她们在秦腔艺术的道路上走得更好、更远。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