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娃

田光明

强娃,是我在塬上扶贫户王福的儿子。他常和我联系,家有啥事了,都要给我说一声。

三年前,精准扶贫工作开始,我到强娃家。家中有父亲、母亲、强娃和两岁的女儿。父亲王福帮人干活出了意外,把腿摔坏了,花了不少钱,刚出医院不久;母亲中风后遗症,长期服药;媳妇是外地人,受不了这穷日子煎熬,扔下孩子走了一年多。老的老,小的小,强娃也就走不出,窝在家里,耕种着几亩薄地,没有稳定的经济收入,生活陷入了困境。

强娃三十出头,家道的不顺使他对未来的生活没了想法,人像霜打了一样,蔫蔫的,没有了年轻人的活力。他们一家人咋走出困境?我和他们商量,想着办法,仅凭出苦力不行。我反反复复思考,后来,想到了让强娃学一门技术。我就为强娃联系了职业技能培训学校,把他送去学习工程机械操作。

学习结业后,强娃取得了操作证书。我又推荐他到建筑公司上班。公司老板是我同学赵宏发。正好公司又添置了一台挖掘机,就让强娃去操作。

在城里上班,离家又不远,能照顾父母,这工作就可以干。这是强娃告诉我的。我就鼓励他,坚持好好干。两年过去了,强娃也成了建筑公司的骨干。宏发多次在我面前表扬强娃,说他肯吃苦、人诚实,家里日子也好了。我听了,心里也甜滋滋的,想着过年时,再去他家里看看。

突然,疫情爆发,把计划搅乱了,我也没和强娃联系。

疫情之下,人们都很焦虑。宏发不停给我打电话,询问强娃最近的情况,把我弄蒙了。宏发说他给强娃打电话,没有打通,发红包,他也不收。强娃是不是来年要跳槽?企业不开工,老板担心工人流失,像强娃这样优秀的员工流失了,那是割肉般的痛。

我也奇怪,强娃也长时间没给我打电话了。我拿起电话给强娃拨了过去,仍然无法接通,他怎么了?

过了一阵,我突然接到了强娃打过来的电话。他向我问好!

“你干啥了?电话咋打不通。”

“对不起,我走得匆忙,没有告诉你,我去武汉了。”强娃浑厚的声音有点沙哑。

“你去武汉了?”我吃惊地问。

“是的,我去武汉火神山医院工地干活了。我同学在那工地上当技术员。大年三十那天,他告诉我,建筑工地上缺大型机械操作人员,我就赶了过去。刚到工地上干活,就把手机摔坏了。特殊时期,没有修手机的,也没有卖的,把人煎熬得没办法。工程结束了,我昨天刚回到市里,政府安排我隔离,等结束了,我就去看你。”

“哎呀!你咋不早说,我来看你。”

“不用,你也出不了小区,咱们都按政府要求办。”他坚决地说。

天空乌云散去,太阳露出了笑脸。沐浴着久违的暖阳,我心里感觉无限的温暖。

疫情风险降低,政府要求企业复产复工。几天后,宏发的建筑工地上来了几名市里的领导,给王强娃同志送来了慰问金,还有优秀青年证书。

当电视台记者采访他时,他真诚地说:“我家是贫困户,在我们最难的时候,是党扶贫政策帮了我,在国家有需要时,我也应该出点力,尽点义务……”

这画面,我是在秦东新闻里看到的。我看了一次又一次。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